乞巧节(1/2)

加入书签

  “……”

  “……”

  …………………………

  “是去看泽煦吗?”未毓立在原地,对着越过自己的人道。彬旭神情微动,停顿半刻。却是什么也没说的消失在了转角处。

  “咦……亓官小姐来的真早。”笑容满面的跨过门槛,亓官璇阳款步姗姗的从里间走出来。原本的淡笑在见着彬旭后,立马退的干干净净。

  “难道像某些人看着关心无比,做的敷衍随意?”鄙夷的撇过头。彬旭置若未闻的走到她的身边。“如此说来,大小姐是最关心我们煦哥的呢。”

  “你想说什么?”璇阳毫不掩藏的怒视。

  “没~~!彬旭只是深感惭愧。身为煦哥的弟弟,却没有衣不解带的照顾着她。反倒要大小姐你为她心劳累,朝九晚五的。惭愧,惭愧!”

  “你!”璇阳半伸着手,气噎的指着彬旭。彬旭淡笑着无辜耸肩。两人僵持了一会,泽煦正经的声音就飘来了:“彬旭,莫要胡言乱语。”

  啥?彬旭状似不信的张嘴。我胡言乱语?回眸,亓官璇阳竟为这‘公道话’得意的抖起了头?少年顿时抽搐了。

  得意就得意……不用耍流氓吧?

  “本小姐还有事,桓公子请便。”璇阳心情愉悦的笑着对彬旭说。彬旭僵着脸干笑两声,小孩子啊小孩子……

  “亓官小姐走好。”有礼的对着趾高气昂的小母点头,目送其走远后。彬旭二话不说就冲进了里间。“煦哥,你们有jq。”

  “你胡说什么!”泽煦蹙眉,彬旭拉过一张椅子在床边坐下:“我那胡言乱语了?你偏心。你帮她!”某人小孩子气重的道。显然忘记前几分钟,他嘲笑了另一人是小孩子。

  泽煦动了动唇,自觉无言以对,索双目一闭,不理睬了。

  “我靠……就这样对你弟弟。”彬旭不敢相信的望着床上躺着之人。这才几天啊,就胳膊肘往外拐。以后那母嫁进门来,还有他立足之地吗!

  “好啦,能让你起的如此早。是什么事?”

  “知我者,煦哥也。这几天,她没欺负你吧?”彬旭轻扯嘴角,正经端坐。之前的孩子心收拾的干干净净。

  “没。”

  “那就好。两个月后,是乞巧节。煦哥到时伤好。不介意留下来过完节在走吧?”彬旭含笑直言。泽煦讶异的转过头。又到乞巧节了吗……

  “煦哥,给个回答啊。”彬旭张开手掌在泽煦眼前晃了晃。泽煦蓦地回神,低垂的眼微微上挑。很是温柔的笑道:“你高兴就好。”彬旭明亮的眼,眸色一沉。腾的起身,挠头。满不在乎的慵懒回道:“又是这句。算了,你答应就行。我回房补眠了。”

  “好好和未毓相处。”泽煦朝外大喊。彬旭困扰的关上门。侧过身,只见未毓清冷的倚靠在一米外的墙上。目光灼灼,似在等待谁经过。

  “……”

  “我想清楚了。”

  “说吧。”彬旭表情漠然,不在意的平了平领口。

  未毓好似要把对面的人刻印在眸子里,语调幽深而压抑:“我不会放手。你也别妄想逃离我。”

  彬旭愣了愣,似乎很久以前,也有这么一个人,霸道过……

  心情有了些颤动,面上却不曾变化一分。淡淡的背过身,掩去嘴角的弧度。留下一句简短的回答,二人便再没相见。

  直到乞巧节来临。

  “煦哥,浮陵的乞巧节倒不比朔弥的差哈。”彬旭单手搭住泽煦的肩膀。未毓静静的在后面跟着。这是他们两个在那次对话后的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