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亲事(1/2)

加入书签

  001、亲事

  苏子洛,苏子意,听起来像是同胞兄妹。其实不是。

  苏子洛年长两岁,是苏子意的邻居。两家父母多年比邻而居,胜过远亲。自小两人在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伙伴们常常凑趣:“你俩都姓苏,名字中又都有一个子字,将来做夫妻吧。”

  年纪小,不懂得夫妻的意思。苏子意是女孩子家,心思异常婉转敏感,未曾说话脸先羞红,别了脸不说话。苏子洛察颜观色,知道子意恼了,便跺脚啐道:“胡说八道,去去去。”

  小伙伴们作鸟兽散,却高声喊着:“苏子洛喜欢苏子意,要娶她做媳妇喽。”

  年纪渐长,苏子洛长成了修身玉立的少年,被爹娘拘着去了私塾读书。而苏子意,也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少女,只待在家里跟着苏妈妈学做些女红,两人很少见面。

  偶尔门口遇见,也只是彼此点头,低了眉睫各自撒开,连话都不曾说得。

  都以为早就忘记了年少时的戏言。

  十五岁那年,有乡里的媒人替苏子洛说亲了。

  苏子洛一向都是个白净、略带羞涩的年轻人,却在爹娘送走媒人后,脸红脖子的道:“谁叫你们擅自给我说亲的?我不娶。”

  二话不说摔门而出。

  苏家二老面面相觑,不知道子洛的怒气缘何而生。十五岁,他已经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了。从没拿他当过孩子,就是说亲也是预先告知过他的。当时的子洛腼腆而扭捏,却并没有反对的意思,还以为他的沉默便是默认。

  晚饭后,正是纳凉的时节,苏子洛的娘苏大娘便搬了小马扎在门口坐着,一摇一摇的扇着,驱赶着不时就嗡嗡来讨嫌的蚊子。

  子洛堵气跑了,晚饭都没吃,做娘的又是担心又是自责。

  苏二娘,也就是苏子意的娘站在门口,热络的招呼着苏大娘:“嫂子,过来坐。”

  苏大娘满腹心事,无处倾诉,见了苏二娘如同遇到了知己,立时搬了小马扎坐过来,问:“吃过晚饭了?你家子意呢?”

  苏二娘也坐下,手里拿的也是一柄扇子,却是极致的纸折扇,笑道:“子意在屋里画画呢,刚吃过饭,我嫌热,叫她出来凉快凉快,她不肯,说是画完了再来。”

  苏大娘不无羡慕的说:“你家子意真是乖巧。”都说女儿是爹娘的贴身小棉袄,此话不假。不像她的儿子,动不动就生气,和娘一点知心话都没有。

  苏二娘不无自豪,可是终究是女儿,酸意隐隐,便道:“乖巧是没的说,只可惜……总不如你家子洛,是个顶门立户的男子汉。”

  一言戳中苏大娘的心,不由得叹道:“长大是长大了,可是也越发的执拗了。这不,昨天我和他爹请了乡里有名的张媒婆给他说门亲事,谁知他不愿意,这不,正跟我闹心呢。”

  苏二娘又惊又羡,道:“啊呀呀,你家子洛不是才十五岁吗?这么早就要说亲了?不知道是哪家的闺女有这样的福气。我一直说,你家子洛人生的好,脾气又好,做事情也有板有眼的,是个老成的孩子,不知道谁家姑娘能嫁给你家子洛呢。”

  听人夸自己的儿子,苏大娘很是高兴,脸上的愁云慢慢弥散,道:“子洛是个好孩子,虽说才十五岁,可是马上过了年就十六了,要说亲就得趁早,不然一蹉跎就耽搁了。你家子意呢……”说时压低了声音:“我记着今年也有十三了,就没想着提早寻门亲事?”

  苏二娘轻道:“还没呢,我也正在犯愁,女孩子家不比男孩子家,如果嫁的不好,就是一辈子的苦,总要上心多考察几家。又要人生的过得去,又要子好,能对子意一心一意。唉,嫁的远了,我这当娘的不放心,近了,又一时没有合适的。”

  妯娌两个互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问题:若是把子意许给子洛,不就皆大欢喜了?

  苏大娘当即道:“我家子洛年纪貌相倒是和你家子意相衬,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入你家子意的眼。”

  她先开口,正中苏二娘下怀,立时笑盈盈的道:“那可是再好不过了,如果子意能嫁进你家,我信得过,你是断不会亏待我家子意,我们两口也老有所靠。”

  两人一拍即合,道:“这就回去和孩子爹商量。”

  苏子意在屋里画好了扇面,正准备把扇子粘好,就听见娘和隔壁的苏大娘在谈论着子洛的婚事。心神一动,隔着窗子望过去,影影绰绰的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