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扑空(1/2)

加入书签

  008、扑空

  打滚求收藏。实在是这几天家里事太多,所以更新的不及时,不过相信我,我一定会按时更新的。

  ………………………………………………………………

  曲一鸣不愧是生意人,几句话就将刚才还脸红勃子的男人说的重新落座,举杯换盏,言归于好。

  只是面上如春风化雨,内里却各揣心思。

  孟君文喝了三两杯,便借着要更衣净手的理由离了席。在楼角处回头瞥了一眼座中诸人,见没人注意到他,便噌噌的矫健的上了楼。

  他留了心,想着是女客,定然是在雅间。因此目不斜视,直接奔了四楼。

  这君归楼只有四楼是雅间,且这雅间名副其实,各个房间布置的都不一样,有的似江南如画,有的似流水人家,有的则是茫茫雪地,有的则是荒芜大漠,别具地域风情。

  孟君文在四楼转悠着,却不好一个挨一个的去寻。太莽撞了不说,这法子也太笨了。或许等他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两人早就走了。

  他眉头一皱,眼睛不期然的就落向迎面走来的的小二。

  小二正端着一壶烫好了的酒,低头匆匆的往这边走。孟君文装做不曾看见他,也就缩了肩,低了头,直朝着小二撞将过去。

  小二手中的托盘撒手,发出清脆的一声,酒洒了一地,酒壶也滴溜溜的翻滚到了楼下。

  孟君文一脸的吃惊和懊悔,急的直跺脚:“唉呀,瞧我,真是不小心,小兄弟,你没事吧?不少字”

  小二待要发作,一抬头看见是孟君文,他虽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可看这人华衣履,气度不凡,便知道非富即贵,不是他能惹的。

  又见孟君文态度极恳切,一脸的歉疚,主动问起自己是否有碍,便慌忙道:“是小的走路不小心撞上了大爷,还请大爷见谅。”一眼看见酒滴洒在了孟君文的衣服上,很大的一块酒渍,心下更着慌了。

  这衣料做工美,一看就价值不菲,自己一个月端酒送菜,擦桌子抹椅子,从月头到月尾才能挣几个大子,要赔可是万万也赔不起的。

  一时百转焦急,恨不能给自己两个耳刮子,忙在自己身上拭了拭手,道:“小人帮大爷擦擦衣服吧……”

  孟君文后退一步,道:“不必了不必了,原是我走路没看见人,不关你事。只是这酒,可惜了,我家娘子若是知晓,一定要骂我不知珍惜,暴殄天物,不把我骂个狗血淋头势不罢休了的……”

  小二见他只心疼这一壶酒,一时倒有些庆幸,道:“这不难,原是小人撞碎了的,自然小的来陪,小的这就去再取一壶来。”

  孟君文摇头:“赔倒不用你赔,你只要不多嘴就好。”

  小二心领神会,连连点头:“大爷放心,小人一定守口如瓶。大爷且回去坐着吧,小人一会就把酒送到晴雪阁。”

  孟君文暗自点头,原来是在晴雪阁。

  一等小二转身下楼,他便直奔晴雪阁而去。不请自入,他推门进去,屋里坐着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他。

  孟君文的视线掠过座中的男子,认得他是林家最富盛名的林之春。那一瞬,心中有什么奇异的感觉袭上心头,却不等他抓住,便倏忽一下无影无踪。

  待到视线落入另外一个人脸上时,他更是惊愕不已,脱口道:“怎么是你?”

  秦纵意悠闲的朝着孟君文露齿一笑,道:“你也来了?喝酒——”毫不客气的一指空闲着的椅子。

  林之春却已经站起来,拱手行礼:“孟大爷——”

  孟君文平时再任再冲动再胡闹再耍小脾气,做人的道理还是懂得的,这林之春从名义上来说还是他的表哥呢,冒然闯入人家的雅间已经颇为冲撞,又主动向他打招呼,他再不懂规矩也没有不言不语的道理。

  孟君文还礼:“表哥在这,可是稀客,你们两人怎么遇上的?”

  林之春笑笑:“偶然撞上的,秦将军和你一样,猛一进门,倒着实吓了我一跳。”他并不解释怎么来的,从哪来,又是和谁来的,左右孟君文看到的就是他和秦纵意,有什么疑难只管问秦纵意。

  林之春的话很含蓄婉转,话里的意思却是极有杀伤力。一个两个,不请自到,什么意思?

  孟君文呵呵一笑,一撩袍子坐下,看向秦纵意:“怎么你比我还快?”两人心照不宣都知道此来所为何事,没必要藏着瞒着。

  秦纵意一指窗户,道:“我翻上来的,自然比你快。”

  孟君文不由的暗暗纳罕,他自忖来的已经够快的了,还是略施小计才诈出了所谓的贵客在晴雪阁,这秦纵意又是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