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出卖(1/2)

加入书签

  009、出卖

  以后会尽量定时更新,只是最近事情太多了,真的抽不开身静下心来码字啊,又木有存稿,请大家支持收藏的说。

  …………………………

  孟君文回到府里的时候,天还大亮着,一身的酒气,下了马就迈步往里冲。他身边的跟随清明忙跟上去,道:“大爷,您慢点。”这刚喝了酒,又骑马出了一身汉,小心受了寒。

  孟君文懒的理他,将马鞭随手往后一扔,道:“我去看祖母,你别跟着了。跑了一天,不嫌累么?还尽是唠叨。”

  清明慌不迭的接住马鞭,应声道:“是是是,小人这就去歇歇,明天好继续跟着大爷出去……”

  孟君文只觉得今天所有人说话都意有所指,连清明这个平时看上去极伶俐的人也这么没有眼色。这话是奉承他呢,还是骂他呢?歇够了跟他是去接着疯呢,还是准备回门了?

  孟君文真想揪着清明的脖领子让他把话说清楚点,最终只是一跺脚,步子不停的进了内院。

  刚进二门,就见一个身着粉色裙子的丫头在那来回踱步,看样子像是在等人。他定睛看时,却是从前自己院子里的叫玉兰的。

  心知一定是苏岑派她来请自己的,心下就是一阵冷笑。她想见他就想到这个程度?

  玉兰一抬头间,正看见孟君文看着自己露出一个寒凉无比的嘲笑来,吓的手足一软,差点摔在那。

  孟君文却早就越过她往前去了。

  玉兰忙提上裙子追着他的背影,嘴里喊着:“大爷,请等一等,奴婢有话说。”

  孟君文身高步子大,只不过片刻功夫,就已经落下玉兰好大一截了。玉兰不敢高声喊,孟君文就装听不见,低头前行。

  玉兰追的气喘吁吁,脸孔涨的通红,也顾不得风度,扯开嗓子喊:“大爷,奴婢有事回禀,是关于大的。”

  孟君文步子一沉,步子慢下来,玉兰趁这功夫,拔足狂奔,总算是追上了孟君文。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玉兰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看着孟君文道:“大爷,今儿个大跟着亲家表少爷出门了……”

  玉兰知道的并不多,苏岑出门又没带她,等苏岑等人回来,她故意去向玫瑰示好,想着套两句话问问她们都去了哪,又都做了什么。

  玫瑰是个极稳重的子,又对苏岑死心踏地,因此面上装着对谁都好,玉兰问什么,她却一句实底也不交待。

  玉兰不死心,想着去回禀夫人,又想她那边早就知晓了的,自己又打听不出来什么,去了也只会让夫人厌烦,不如等大爷回来,先跟大爷卖个好。

  因此她装着丢了个耳环,和玫瑰眼前告了个假,便抽空到了二门。

  她的运气实在是好,才到二门没多久,误打误撞,竟让她将孟君文给等到了。

  孟君文看她一眼,问:“出门去了哪,都做了什么?带了谁?几时出门,几时回来的?”

  玉兰早就想过了。若是夫人问和大爷问又还不一样。夫人是个女人家,掌管中馈惯了的,明察秋毫,但凡撒句谎,一听夫人就知道。

  大爷是个男人家,在外面跑惯了的,哪有女人心细如发,她就是胡乱诌一通也不会露出破绽,因此便有成竹的道:“表少爷是近午时来的,和大说了一会话,夫人要留表少爷在府中用饭,大却说要陪表少爷出去街上有名的酒楼……大只带了玫瑰和冬忍,是去的最有名的君归楼。卯时不到就回来了……”

  孟君文上下一对,果然和他碰到的时辰差不多,便知玉兰没撒谎,点点头道:“回来之后又做了什么?”

  “大推说累了,打发了奴婢等人下去自行休息……奴婢想着还是提前跟大爷说一声的好,故此就找了个差事来这等着大爷。”

  “知道了。”孟君文只说了三个字,转身就走。

  玉兰看着他的背影,痴痴的半晌都不能挪开视线。大爷是这天底下最好的男人,值得天底下最好的女人配他。可这天底下还有谁能配得上大爷?

  只恨她出身卑微,只是个丫头,除了远远的看着大爷,竟是没办尘让他在自己身上多停留一瞬。天妒红颜呵……

  玉兰在这自怨自艾,孟君文在半路上转了脚步,去了孟夫人的盛鼎居。祖母终究老了,他不可能像小时候那样,事事都去寻得祖母的庇护。

  有些事,他不可能越过父亲去,那样只会让母亲为难。虽然母亲很能够自保,在多年的与祖母相处中不曾吃了亏,但明面上没少受祖母的打压。

  年少不懂事,只想着自己平安无事就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