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暗恨(1/2)

加入书签

  011、暗恨

  打滚收藏,求推荐。

  ………………………………………………………………

  孟君文被烫伤的事很快传扬的阖府尽知。

  孟老夫人正歪在榻上装病,心想等着孙子过来时便好好的叫上一回屈,一定要把那个臭丫头骂的狗血淋头不可。

  谁知小丫头在门口嘀嘀咕咕的,听着让人烦心。

  老夫人不禁皱紧了眉头,问身边的长青:“谁在外面?”

  长松走进来回道:“老夫人,听说大爷在碧叶居被滚烫的茶给烫了呢……”

  “什么,烫了?”老夫人忽一下就翻身坐了起来,两眼都瞪直了:“可是烫坏了?烫的重不重,请太医了没有?不行,我亲自。”

  在这儿问也是白问,等丫头们传话回来,什么都晚了。

  长青、长松知道劝不住,慌的忙上来服侍老夫人穿衣打扮。老夫人心里记挂孙子,便全然忘了装病这事,也不呻吟,也不要人扶,径直出了院门就往碧叶居的方向走。

  还是长青劝住老夫人:“老夫人,大的碧叶居离这里可元着呢,您这么过去得走到什么时辰?还是稍等等,奴婢去安排个软轿来。”

  老夫人急的挥手:“那还不快去,等什么?”

  长青自去安排,老夫人等不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不住的念叨:“文儿不知道受不受得住,这可怎么好,若是烫坏了留了疤,这以后……”

  刚要说“以后便娶不着媳妇了”,立时想起他是已经成亲的人了。

  可这会也突然想起来问:“他是在碧叶居烫的?”

  长松不敢不答,却只是含糊的唔了一声。

  老夫人立刻就翻了,破口大骂:“我就知道,那女人不是个好相与的,她就压没存什么好心眼,这坏了心肠的小蹄子,看我不拿拐杖打她几十下,好为我的乖孙子报仇……”

  老夫人口中啰哩啰嗦个没完,把早间的事也翻出来一并说了,言而总之,就是这个孙媳妇百般不好,从她到孟君文,是半拉眼珠都看不上也就是了。

  这时长青安排的软轿到了。在诸下人面老,孟老夫人立时闭了嘴。再不好,那也是家事,不能叫下人们指指点点,背后议论。

  沉默的坐上软轿,一直巅的骨架子都要散了,才听长青道:“老夫人,碧叶居到了。”

  屋里真是热闹,孟夫人腿脚利便,又先于孟老夫人知道此事,因此一待丁香说要冰,待问情事由,不由的就又气又疼。

  一阵风似的旋来,看见孟君文腿上的烫伤,就心肝叫的大哭了一场。

  孟君文被哭的实在耐不过,道:“娘,你哭什么,不过是皮伤,一点都不妨碍我走路,不信我走给你看。”

  孟夫人吓的魂飞魄散,慌忙按住孟君文的肩膀,又是一痛心肝叫:“我的儿啊,你可别逞强,虽说是皮之伤,若是调理不好,可要落下病的。我可怜的儿子……”

  苏岑原本还乍着手在孟君文旁边装模作样,涕泪横流,不忍卒睹的样子,等孟夫人一来,就被孟夫人挤到了后边。

  苏岑乐得清闲,袖着手看着这一幕母慈子孝。

  孟夫人事事想要亲自动手,孟君文不肯,孟夫人又招呼着丫头们上前,可是玫瑰、丁香、冬忍都各司其职,已经忙的团团转了,就算是答应了,也没法按照孟夫人的要求即刻就照办的妥贴周到。

  孟夫人便招呼自己身边的水仙。

  一时屋子里人来人往,乱成一锅粥。

  孟君文叹口气,道:“娘,我头疼。”

  孟夫人大惊:“啊,好好的怎么头也疼了,可是烫到哪了?”伸手就来探孟君文的额头。孟君文微微闪躲,道:“娘你叫人都出去吧,我看着人多就头疼。”

  正这时孟老夫人来了。

  孟夫人只得收了泪,出去相迎,苏岑葳蕤着跟在孟夫人后头。她知道孟夫人心计深沉,在势态未明之前,不会当众发作她。

  可是老夫人不一样,那是早就宣布过她的态度的了:不喜欢。

  如今又借着这事由,肯定要给自己当众没脸。

  她也不怕什么。真论起来,只是一时失手,要说她心狠手辣,心地歹毒,她是不认的。孟君文的腿她看了,只是一片红,并没什么大碍。

  这会虽是初春,毕竟乍暖还寒,孟君文的衣服并不是特别单薄。况且他一个大男人家,这点小伤算什么。

  孟老夫人正眼都不看孟夫,更别提看苏岑了,推开众人,道:“我知道你们个个都不安好心,想要毒害了我的孙子,就是看我们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