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亲疏(1/2)

加入书签

  012、亲疏

  求收藏,求推荐。

  俺决定了,以后每天中午十二点更新。泪奔存稿去。

  ……………………………………………………

  孟老爷虽有心教训儿子,可在母亲面前,毕竟不敢明目仗胆的忤逆,只能恨恨的罢手。一撩袍子跪下,慷慨陈词:“母亲,儿子教训儿子,就是让他不至于给祖宗蒙羞……”

  老夫人哭的两泪涟涟,道:“你大了,我也管不得你,你要教训儿子,只管教训,可是文儿,我绝对不许你动他一手指头。当年你……”

  “顽劣”一词要出口,想着毕竟儿子大了,当着他的媳妇和儿子的面,自己实在不能不给他留着颜面,便半路硬生生的改了口,道:“……你爹是如何教训你的?可惜我没生出个好儿子来……你有本事,自去再生一个,虽你怎么教训,就是打死了我也不心疼……”

  一时哭得呜呜咽咽。

  孟夫人心里委屈,自己的儿子,自己竟是说不上半句话,分明像是被谁强行霸去了一般,有苦说不出,只借着这个由头发泄了出去,也是哭的哽咽难言。

  孟老爷长叹一声,心道:君文如此任,又有他祖母护着,只怕会越来越跋扈,他这个做父亲的,怎么能袖手不管?偏生妇人家没见识,三拦四阻,处处掣肘,真是可恨又可气。

  苏岑只在一边装死人。

  她心里是赞成孟老爷教训孟君文的。儿子浑蛋,老子不管,可不要让祖宗蒙羞吗?可是这孟老爷说话清楚,思维却还是有问题,出发点是对的,方式太蹩脚了。明知道老夫人护短,就该私下里教训。

  况且他寻的理由也不对。孟君文罪行累累,岂是不孝就能概全的?

  眼见得这教训是教训不了的了,众人又是哭又是叹,无法收场。

  孟君文却早就按捺不住了,愤而道:“都别哭了。我早说了,不过是小伤,并无大碍,你们就是不信。”

  话音落地,众人各自反映不同。孟老夫人和孟夫人自是又心疼又伤心,眼睛早肿的跟个核桃似的了,孟老爷则恨儿子说话太冲,一点不理解父母的心,愤慨不已。

  可若要发作,只会让现在的局势再继续下去而已。

  门口有个清脆的声音道:“回老夫人、老爷、夫人、大爷、大,太医到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立时乱成一团。

  老夫人忙指挥着:“快请太医。”

  孟夫人、苏岑则忙着避进内室,孟老爷起身整整衣衫,准备出门相迎。孟君文一脸不以为然的神情,直觉以为太小题大作了些。

  孟老夫人则坚持着按住他,像哄小孩子般的哄劝着:“乖孙子,别怕,不会很疼的……”

  孟君文哭笑不得。他都多大了,这点疼他会怕?抬头看着祖母,嘲弄的问:“,如果我乖,会不会有糖吃?”

  孟老夫人应声不迭:“有,当然有……”看着孟君文那似笑非笑,满含嘲讽的眼神,才意识到孙子是在取笑自己呢,又气又急,挥手就是一巴掌:“小兔嵬子,仔细你老子捶你。”

  太医看过孟君文的伤势,道:“并无大碍,我这里有一瓶生肌膏,每天抹上稍许,几天后便可痊愈。”

  孟夫人伸手接过去,仔细看着这白玉小瓷瓶,打开盖子闻了闻,有一股莲花般的淡香。知道是好东西,便叫一旁的长青收了。

  孟老夫人却还不放心,问太医:“还需要再开几副清火散热的药吗?”。

  孟君文翻了个白眼,孟老爷虽然嘴里说着“不必了”,却还是看向太医,神情中带了询问。

  太医知道这孟家从上到下都宠这位大爷的,也不相强,笑笑道:“大爷身子骨康健……”言词虽然简短,意思却足,但随即又说道:“我开一剂药,若是大爷愿意服就服上三天……”

  孟君文抗议:“我不愿意服。”

  孟老夫人嗔道:“胡闹,自古良药苦口,一切听大夫的。”说时又对孟老爷道:“我看他们小年轻夫妻,自己独惯了的,哪会照顾服侍人,这碧叶居里人手不够,一个个呆笨蠢的,还是把文儿搬到我那里去。”

  不由分说,就吩咐长青、长松替孟君文收拾。

  毕竟是家事,老夫人又是长辈,当着太医,孟老爷不好辩驳,只得听之任之。太医开好了方子,吹了吹纸上的墨迹,这才走过来道:“照着方子抓药就成。”

  和孟老爷寒暄着,又和孟老夫人请辞。

  苏岑在内室听的一清二楚,心里这个气啊。

  孟君文是个大男人,不过点点小伤,就弄得如此兴师动众,又是请太医、抓药,又是搬到老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