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互利(1/2)

加入书签

  016、互利

  求收藏,求推荐。大家只是举手之劳,对醉来说却是莫大的鼓励和支持,还望不吝抬手。

  ………………………………………………

  李氏虽然出身也算得上世家,怎耐沾了个庶字,家里又姐妹众多,争风吃醋、献勤讨巧,各个都是十八般武艺,因此她争破了头,也不过是勉强在众姐妹中占有一席之地罢了。

  因不被重视,又从小被姨娘带着,除了做针线,竟是一天私塾都没上过,大字认不得两个,就是自己的名字,还是偶然一次李尚书醉酒,她在一旁尽心服侍,李尚书兴起,在纸上写了个绣字,教她认识的。

  嫁的虽是高门大户,怎耐不过是个庶子,将来分家是什么都分不到,府中事务更轮不到她来料理,因此一听说了这个消息,不禁羡慕嫉妒之余,便来找苏岑示好,以期在日后的相处中能多得苏岑照顾,不指望多占多少便宜,起码不能吃了亏啊。

  苏岑对这个消息却不甚热心。

  一来这不是由她决定的,再来尚未成真,现在就大肆宣扬,实在让人怀疑李氏的真心。若是听风就是雨,她先露了喜色,只会白白的让人看轻。

  因此只是淡淡一笑,道:“是吗?只怕未必是真。婆母正值壮年,我又年轻学浅,才过门,怎堪担此重任?”

  李氏不免悻悻然,道:“大嫂真是稳重谨慎,既是从夫人房里的妈妈那传来的,想必十有八九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苏岑低头思索了一会,抬起头看着李氏,半真半假的道:“我虽是你的大嫂,可年纪相当,又不比你先进门,对府中诸事、诸人都不十分了解,以后还需二婶婶多多指点。”

  这话说的含混,听在李氏耳朵里却是另一层意思。苏岑自知才过门,在府中尚未立足基,若这时掌管府中的中馈,未必是件幸事。

  为免于被人欺生,看了笑话,她有不懂的不能的,定然少不了向人讨教。

  而李氏则是最佳人选。

  一来李氏有求于苏岑,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二来是同辈,说话上少了许多顾忌。

  李氏立时笑逐颜开,道:“大嫂何必客气,以后但凡有事,尽管吩咐,我若能帮得上忙的,一定竭尽全力。”

  苏岑自然道谢不已。

  她想过了,在这府里立足不容易,能与人交好,绝对不能交恶。

  李氏想要什么,她很清楚,说实话,这孟府又不是她苏岑一个人的,就算都被人窃取去了,与她何干呢?

  况且这个时代庶子庶媳地位十分卑微,就算李氏有这个贼心,只怕也没有这个贼胆,不过是想混水鱼,占些小便宜罢了。

  现成的顺水人情她不送,白白的得罪了人,将来吃亏的是她自己。

  是以李氏上赶着来示好,她不能把人往外面推。但是事情没成定局,她便只得这么含混着应了,大家彼此心知肚明。

  李氏应承的如此气壮山河,苏岑也不能没有一点表示,叫玫瑰去抱了两匹布出来,道:“这是我娘专门请人从江南给我带回来的两匹丝绸,二婶婶不嫌,拿去做零头下脚料用,倒比一般的用着合手。”

  李氏一看这两匹布,早就知道是江南有名的丝绣,一听说是送给自己的,喜不自胜,笑着接过来道:“大嫂出手大方,倒叫我却之不恭了。”

  虽如此说,却抱的死死的不肯松手,也不嫌沉,竟然直到走才恋恋不舍的交给随身的丫头,还一路嘱咐着:“走的仔细些,小心别摔跌了,看脏了布匹。”

  送走了李氏,苏岑回内室歇着,玫瑰进来替苏岑换了茶,道:“大,二话是真的吗?”。

  当着玫瑰,苏岑倒不必隐瞒,道:“应该不错吧。”

  玫瑰立时一脸喜色:“那可太好了,有夫人如此看重大,以后咱们在孟府,也能提起气来做人了。”

  苏岑只是一声苦笑,却打起神道:“祸福相倚,未必就是好事,我若拿不住管事的妈妈们,到最后还不是要将权力交还给夫人?我们才进府,一没人脉,二没人缘,三没交情,拿什么去拿捏这些府里的老人儿?”

  她要在府里立足,固然需要相公的宠爱和公婆的支持,但是也未必非他们不可。

  玫瑰一听也是眉头微皱,轻叹一声道:“大虑的是,奴婢光顾着想好的一面了。这么说,二急着把这消息透给大,未必是安的什么好心了?”

  见苏岑没什么表情,也知道自己一个下人,不好议论二,便改了口反过来安慰苏岑:“不过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