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仿佛(1/2)

加入书签

  018、仿佛

  求收藏,求推荐。感谢亲们的支持。

  ……………………………………

  苏岑既然做了决定,就没想着拖延,不管孟君文是什么态度,她的态度很明确。

  因此一行人很快就到了荷田院。

  小丫头荷叶见是大亲自来了,慌忙开门行礼。

  玫瑰便问:“大爷呢?”她也有气,看着姨娘生气,好歹是半个主子,她说不上话,可是发作一个姨娘的丫头,她自认还是有资格的。

  荷叶道:“大爷正在梳洗。”她很配合,自是知道惹不起大身边的大丫环,不如夹着尾巴,缩起脖子来做人。

  玫瑰倒有气使不得,只好看一眼苏岑。却见苏岑的眼神里是说不出来的无耐、愤恨、凄苦。

  苏岑直瞪瞪的盯着那门缠在一起的俊男美女,心里冷嘲的想,她若再早来一步或是再晚来一步,只怕真要应了那句“捉奸在床”了。

  孟君文真是欺人太甚,把她苏岑的脸面踩到泥里还不甘,竟然要当着阖府众人,再肆意的拧上几拧,生怕她不知道疼一般。

  孟君文并不怕她,脸上就带了几分嘲弄,倒要看看她能如何?

  夏莲不由自主的要往后缩,可是自己的手还在孟君文的手里呢,因此只得僵持着不动。

  苏岑一步步行来。

  玫瑰等人不敢跟上来,只远远的看着。

  这条路不算太长,苏岑却觉得是一条荆棘路,步步生疼,步步带血,一直染到她心里都麻木了,这才算完。

  她站在台阶之下,仰起头看着石阶上的这一对男女,动了动唇,却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她恨,她委屈,她不甘心啊。

  究竟她在这一场婚姻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不经自知,便被判处了无期徒刑,尚且不曾犯下过失,便被打成弃妇的烙印,她不服。

  她不是后来的在有情人中间的第三者,分明她和孟君文有父母之命,媒灼之言在先,她是他名媒正娶的妻子。

  这些个女人,才是破坏她的婚姻的第三者。

  不是她瞧不起做姨娘做妾的女人,她们自小服侍,纵然有情份在里边,可是孟君文选在成亲前一天将她们收房,分明就是做给她看的。

  他踩踏倒也罢了,这些女人柔弱如菟丝花,只有男人傍身却可以这样颐指气使的将她一并踩踏,凭什么?

  是可忍,孰不可忍,她苏岑不是软骨头,被人这样欺负,却连一声都不敢吭。

  如果孟君文这样想,那他就错了,大错特错。她可以忍,可是要看是什么事,要看对方是否领情。

  否则,她不忍。

  苏岑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收了眼中的所有情绪,换上了一片澄明,当先礼貌的对孟君文道:“大爷早,妾身前来恭请夫君。”

  孟君文懒洋洋的道:“有劳。不知你这么早来,有什么事?”

  明知顾问苏岑眼中便露出了不屑,很平静的道:“夫君事务繁忙,家事琐事,理当妾身提醒打点,只可惜妾身无才无德,夫君身边又没有一两个得力的帮手,实在妾身之错。从明日起,妾身会努力的为夫君寻一个身家清白、德艺双馨的女子,替妾身尽提醒之职。”

  夏莲果然脸上变色。

  苏岑当着她的面说要重新替孟君文纳妾,分明是没把她放在眼里,委婉的提醒着她和孟君文,不管别人怎么认为,她这个大没把她当成姨娘。

  她不认,夏莲还就真没办法,她再指望着孟君文也没用。

  就连孟君文都是一怔。这苏岑分明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人,他这几天故意的挑衅也很有效的提醒着苏岑他不缺女人,他压没把他这个正妻放在眼里,没有他,她什么都不是。

  她居然主动要替他纳妾?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孟君文怎么会是那种任别人掌控的人,立时就眯了眼道:“不劳你费心。”她算什么东西,敢管他的事?

  苏岑笑一声道:“这可不由夫君说了算,妾身自尽其职,夫君领不领情,妾身不计较。”她的身份地位在这,不由他承认不承认,这与她不承认他的姨娘还不是一码事。

  孟君文心中恼怒,随即倒也释然。连她他都不放在心上,不当一回事,她随便再添多少女人,又能抵什么用?不过是多几个人分散他的心罢了,对她并无益处,难道她还能指望谁能帮她挽回他的心?真是天真、幼稚、愚蠢。

  夏莲却听的心惊跳,哀声求着孟君文:“大爷,您不会真的再为奴婢们添几个姐妹吧?不少字大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