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教管(1/2)

加入书签

  020、教管

  求收藏,求推荐。

  ………………………………………………………………

  苏岑看着孟君文一脸的晦气,却是心中大畅,不由的对林之春又多了几分感激。他一个文弱书生,不畏强难,竟然肯出手替她出气,只怕亲兄妹也莫过如此了吧。

  因此只朝着林之春一笑,道:“表哥,时辰不早了,还是走吧。”何必跟孟君文这种人讲什么道理,不理他就完了。

  他们表兄妹一唱一和,分明是将孟君文当成了外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孟君文早就看的够了,况且他压不知道忍字何写。

  从小到大,他就是天之骄子,固然不是说一不二,那也是无往而不利。只有在婚事上小小的折戟沉沙了一回,他已经不甘不愿不服不愤到了极点。试想他现在面对的不过是一个书呆子加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女子,他有什么可怕的?

  孟君文当即发作,眼睛里全是不屑和轻蔑,夹杂着无数的指责和控诉,对苏岑声疾色厉:“苏氏,你是闺阁女子,却不顾身份,抛头露面,令人不齿。你与外男谈笑风声,当众掻首弄姿,简直就是有违妇德……”

  鲜亮亮一枝红杏,还是他家的,竟然明晃晃的于大庭广众之下爬到墙头上来,他要是能忍他才不是个男人呢。

  苏岑本来要上车的,忽听了孟君文这话便当即停了步子,转过身一言不发沉默的看着他,眼神里没有波动,没有情绪,也没有愤怒,只有超乎于平常的冷静,除了冷静,还是冷静。

  且不说他无理取闹,血口喷人,单单是他当众在街就出言刻薄,已经令人不齿,有违男子汉大丈夫的风范了。

  孟君文和她对视,自觉自己的形象无比的高大,所说出来的话也极具威力,是如此的义正词严,就是来讨伐她的。

  这苏氏却没有一点悔改的意思,甚至毫无羞愧可言,真是不可救药到极点。

  可是一个身负罪名、不知检点的女人,怎么可以有如此清亮的眼神?那眼神里是无畏、无惧,就像一泓清泉,照得人影分明,人心分明,竟让孟君文隐隐的有种错觉。

  他转瞬就眯起眼睛,向苏岑施加着更大的压力。

  苏岑并无示弱之意,只是眼神流转,竟露出一抹肆意的嘲讽来。这嘲讽像是一细细的尖利的金属线,撬开孟君文自以为固若金汤的防守,一直刺穿到他的内心,硬生生的将他扎了个透。

  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双臂抱拢,做了一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动作。

  苏岑却一字不说,缓缓转身,旁若无人的将手臂伸给玫瑰,踏着长凳,轻巧的一撩裙角,微弯了身子,坐进了车里。

  她的视线如清冷的利刃,掠过孟君文的脸,竟让他有一种如割般的感觉。

  他再要攻击,苏岑早就收回了视线,玫瑰替她放下车帘,隔开了两个人之间的剑拔弩张,将苏岑封闭于一个较为安全的空间,而他,却被扔在人声嘈嘈的红尘世界,人潮涌涌,却无端的凄凉。

  孟君文十分郁闷,一路上脸色都不太好,林之春自是不会贴他的冷脸,和他不远不近一前一后护送着苏岑的马车。

  苏府遥遥在望。

  这边苏府早就望穿秋水了,一见表少的马车到了,便知道是大小姐回门了,自然急忙报到里边。苏老爷苏长越携着幼子苏毓迎了出来。

  孟君文虽然对苏岑满,对苏长越却不敢不敬,不只是他是他的岳父,更回为苏长越在京中为人严肃、端正,颇有直名,是个连皇上有错都敢直言的人,刚正不阿,嫉恶如仇,很让人不寒而栗。

  苏长越与孟老爷差不多的年纪,长相倒也普通,却自有一种凛然的气质。

  孟君文上前行礼,苏长越抬手将他扶了起来,招呼着林之春:“进去说话。”

  另有小轿将苏岑一直抬进内院,自有苏夫人带着几位婶娘、伯母和几位堂小姐并苏茉一起相迎招待。

  苏岑感慨万千。

  一睁开眼,触目所及便是苏府里的一草一木,一物一设,不及三月便匆匆出嫁,如今再回来,竟有隔世的恍然之感。

  这里虽不是生她养她的家,可也是她最后的支撑和依靠了。想着自己在孟府,被当成一个外人般的欺负,回到家,一时间真是觉得委屈之至。

  苏夫人携起苏岑的手,轻声问道:“岑儿,这一向可好?”

  当着诸位婶娘和堂妹,苏岑只得垂了头轻声回道:“都好,劳娘亲挂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