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转舵(1/2)

加入书签

  022、转舵

  恳求收藏,推荐。大家不过是举手之劳,醉不胜感激。

  …………………………………………………………

  马车到了孟府,苏岑自下车回碧叶居,清明看一眼醉酒未醒的孟君文,颇是为难。大爷待会必然要闹酒,身旁没人服侍哪成?

  可是大扬长而去,分明没有要管的意思。

  清明不敢胡乱揣测孟君文的心思,便扶着他的胳膊低声问道:“大爷,大自回院子了,您要去哪儿?”

  孟君文已经略微清醒了好多,看着那抹俏丽的背影越走越远,心里越发不是滋味,一扬手道:“还能去哪儿?青云阁。”

  清明犹豫着道:“大待会必然要去给夫人请安,不如您先去人夫的盛鼎居坐坐?”

  孟君文一瞪清明,道:“你小子要死是不是?少废话,赶紧滚。”他才不要见那个女人,看着就来气,好不容易能和她有交集的都做完了,以后最后连面都不见,提更不许提。

  清明缩了缩脖子,只好道:“容小的送大爷回去,立刻就滚。”

  孟君文甩开他的手道:“行了行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行动走路都要人扶,我今天也没喝多,只是喝的太急,早起又饿着肚子,所以才这么难受。咦……”

  不对啊,他这会才发现自己只着中衣,外袍哪去了?

  脑子朦朦胧胧的,心想自己去苏府之前可是没喝酒的,总不会失礼到这个份上,连衣服都不穿就去吧?不少字可是那衣服,脱到哪了?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清明见孟君文上下左右,又是抬胳膊又是抬腿,嘴里还念念有词,心想,还说自己没醉,这样子,任谁都看得出来是喝多了。

  因此只好的哄劝着:“是啊,大爷这会儿一定特别难受,小的送大爷回去,叫人煎一碗醒酒汤来,再熬些粳米粥……”

  清明不无悲哀的发现,他现在越来越娘娘腔了。这分明是近身丫头们该做的事好不好?他堂堂一个大男人,是要跟着大爷闯荡外边天地的,哪能连这些琐碎小事都管,还这么事无具细的唠唠叨叨,亲力亲为的。

  一时又想到都是大撒手不管,这倒霉差事才落到他头上,可是一想大才过门就受到大爷这样的礼遇,换成神佛也有脾气,又怎么怪大呢?

  清明看着孟君文叹了口气,主子们的事,他什么心?服侍好大爷才是他的本份。

  将孟君文送回青云阁,自有丫头上前来服侍他更衣、洗漱,也有丫头去端醒酒汤和解酒的白米粥。

  孟君文换了衣服,歪在床上倒头就睡,一直睡到近傍晚时分才醒。

  床边坐着一个人,见他醒了,脸上便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大爷,你醒了?”眼睛红肿,脸上犹自带着泪痕,却是春柳。

  孟君文心下大大的不喜,他才做了个梦,春柳侍宠而骄,竟当着他的面耍脸子,他又干又渴,她却扣着茶就是不给他喝。一腔邪火无处发呢,她倒自己送上门了。

  孟君文脸一沉,问:“你怎么在这?”

  春柳见孟君文神色不对,便小心翼翼的回道:“奴婢听说大爷醉了,想着身旁没有知心人照料,故此前来……”

  “那你哭什么?我又没死……”女人就是不能给她脸,不然她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他想要女人在身旁是让他放松开心的,不是娶回祖宗来供着的。

  春柳吓的一激灵,绽出柔媚的笑,解释道:“奴婢没有,只是看着大爷醉梦里转转难受,心疼罢了。”

  孟君文冷笑一声,道:“你还真是有心……”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平时怎么就不知道她是这样阳奉违的人呢?替他难受,怕是替她自己安危担心吧。

  孟君文不耐烦的道:“我现下没事了,你回去吧。”

  春柳一咬牙,可怜兮兮的瞥向孟君文,小脸半仰,斜斜的是个45度角,正露着她那尖俏的下巴:“大爷,不如由奴婢服侍您沐浴,也好清爽清爽,晚上奴婢亲自给您做几个小菜……”

  孟君文已经从床榻上翻身下地,趿上鞋道:“不必了,我身旁自有人服侍。”想着除了春柳,便是夏莲,不知怎么竟觉得烦躁起来。一个一个,几乎如出一辙,整日里所有的心思都在他身上打转,除了会装娇弱可怜,便是假笑着谄媚,看着就心生腻烦。

  也就除了脸不一样,剩下的还有哪不一样?

  春柳碰壁,还要再说话,孟君文却一转身进了内室。

  她怏怏的坐了半晌,知道孟君文气还没消,还在为她办事不利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