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调理(1/2)

加入书签

  023、调理

  非常感谢大家的推荐票,恳请大家继续支持,求收藏,求推荐。

  …………………………………………

  苏岑换过衣服,就独自前往盛鼎居去给孟夫人请安。

  孟夫人才午休醒了,正在议事厅听府里的管事妈妈们回话。长春亲自迎出来,笑道:“大回来了?夫人正在厅里说事儿呢,您跟着奴婢在这边稍等一会。”

  苏岑行礼:“有劳妈妈。”

  长春亲自奉上茶,垂手站在一边,恭敬之极。苏岑暗里思忖:从前她来,不过是夫人身边的大丫头迎她,如今却换成了孟夫人最倚重的妈妈长春……

  虽然只是细微差别,个中含意却丰富。

  苏岑见自己此来所受待遇大不相同,不禁也想到了李氏的那些话。莫非夫人真有意将这府里的中馈交与她不成?

  苏岑喝茶,与长春闲话,问了老夫人、孟夫人的一天饮食起居,极尽为人媳的孝道。长春一一应了,并不多话。

  这时孟夫人身边的大丫头茉莉过来传话:“夫人说了,都是府里有脸面的妈妈、媳妇们,叫大过去见见,以后办事说话也好方便,但凡夫人不便时,大也可以替夫人缓急相济。”

  这种倚重相托之意便很明显了,苏岑眼中掠过一抹惊讶,却还是落落大方的起身,道:“有劳妈妈、姐姐带路。”

  苏岑只听不说,沉静的旁观着孟夫人如何行事。

  孟夫人虽然说话轻声细语,却柔中带刚,处事极为利落。

  苏岑不由的暗自点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话不错。孟夫人的确可以称之为她学习的楷模,从不与别人交恶,又工于心计,不肯轻易吃亏,真是难得。

  她与老夫人素来不睦,却也并不见得就多受几分委屈和气苦。她又与孟老爷感情甚笃,无形之中加重了自己在府中的地位。

  孟夫人处理了日常事宜,这才转过头来和苏岑说话。问了问小夫妻回家的情形,便道:“你也累了,先回去歇着吧,等哪天闲了我再找你说话。”

  苏岑便行礼告退。

  孟夫人问长春:“你看如何?”

  长春道:“大为人稳重,处变不惊,的确可当重任。”难得的是宠辱不惊,很有当家人的风范。

  孟夫人却并不为听长春对苏岑的赞誉,因此只是沉吟不语。

  长春道:“夫人,听说大爷醉了。”

  孟夫人抬头,看向长春,问:“现在他在哪呢?身边是谁在服侍?”

  长春道:“奴婢也是听二门小厮传来的消息,清明把大爷送回了青云阁,稍事洗漱,喝了醒酒汤就睡下了。”

  孟夫人不由的就挑了挑眉。这么说来,苏氏竟是把君文扔下的了。她也个太强了些,竟不知柔顺二字的含义。夫君是天,做对是对,做错亦是对,岂能如她这般明目张胆的挑衅夫君的尊严?

  如此看来,她并非君文良配。

  长春悄无声息的咽了口唾沫,想着把到了喉咙处的话咽下去,可是眼皮子一撩门外站着的几个丫头,又觉得为着新进门的大隐瞒实在不智。

  夫人的耳目众多,总会有人将消息一字不差的送过来,到那时夫人责她不够忠心,可就得不偿失了。

  长春便刻意的笑了下,道:“大爷和大是年少夫妻,正是斗气斗嘴的时候,听说今儿在车上,两人就吵起来了……”

  孟夫人含笑道:“哦?是为的什么事?怎么吵的?”竟是兴味盎然的样子。

  长春解释道:“听说是大爷闹酒,不知怎么在车里就吐了。大帮忙,他又闹子百般不肯,后来竟然连外衣都吐的都是脏污……真难为大如何忍得了……”

  苏岑回到碧叶居,捶着自己的腿和玫瑰抱怨:“每天就这么来回几趟的到处请安,我什么都不用做了。”就算自我安慰说是权当锻炼了,可是这一来一往,实在是又费时间又费力,完全是无意义的白做功。

  碧叶居实在太偏了,不要说苏岑,就是玫瑰等人做活惯了的仍然觉得疲惫。玫瑰便建议道:“大,奴婢今天特意问过紫荆姐姐,好像说那消息是从长春妈妈那传出来的,瞧今儿的意思,应该是错不了的了。不如到时候和夫人建议一下,就说为了方便,咱们换个地方?”

  苏岑喝着茶,很坚定的道:“会的,我们不可能永远窝在这个地方。”前路崎岖,可是前途光明。就算是弃妇,她也不甘心做个怨妇。

  苏岑歪着书,玫瑰来回:“,荷田院的夏姨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