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撒泼(1/2)

加入书签

  002、撒泼

  打滚求推荐,求收藏,求支持,也好让醉有动力写下去啊。

  ………………………………………………

  苏岑的运气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她到了老夫人的颐年居时,孟君文还在。老太太看孙子,那是越看越爱。可是看着这新进门的孙媳妇,就不是那么顺眼了。

  头发梳的太张扬了,衣服颜色太鲜亮了,走路的姿势太轻盈了,脸上的笑太明显了,衣服太瘦了,她的腰肢太纤细了,脂粉太淡了,衬着那张脸太过素净,眼睛更大,眉毛更秀气……可分明每个动作都透着一股媚劲。

  这是给谁看呢?是显摆她年轻,显摆她是新媳妇呗。

  当年她老人家进门的时候,那可是……

  老夫人在心里想了一连串低调、谦卑的成语,又是感叹又是遗憾,最后总结为苏岑太不知道内敛为媳妇的第一美德了。

  苏岑虽不知道孟老夫人在想什么,但辩颜辩色,也知道她对自己不太满意。见老夫人停了话头,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自己,眼神中满是严厉的挑剔,不由的就心头发怵。

  那双老眼并不混浊,甚至带了点过度的凌厉,仿佛x光,将自己穿透了一般。保养的很好的嘴角微微下垂,带了点不悦出来,仿佛一出口就是对自己的指责。

  苏岑不由得的挺直了肩背。从来没打过这样的硬仗,只怕还没正面相遇就已经输了。可是输阵不输人,老夫人没有多少时光,她却有着漫长的一生,她不能让自己后半辈子都葬送在这了。

  苏岑上前行礼:“孙媳给祖母请安。”

  孟老夫人从鼻子里嗯了一声,并不接腔,只是那审视的眼神却一直没离开过苏岑。笑话,不战而屈人之兵,这话不是没道理的,她倒要看看这苏氏有没有眼色,下回还敢不敢这么恣意。

  苏岑又给孟君文见礼:“相公福安。”

  孟君文一点颜面都不给,将头直接一扭,朝着孟老夫人亲昵的道:“,我还有事,等我回来再陪您说话。”

  孟老夫人这才收回视线,一脸慈爱的道:“去吧,你母亲身子不好,多过去陪陪她,我这把老骨头没的讨人嫌,就不必你们往这来了。”

  孟君文转身就走。

  苏岑一咬牙,抢一步拦住孟君文道:“相公请等等。”他要走了,她还怎么在这孟府待下去?不如抹脖子算了。

  孟君文尚未发作,孟老夫人先冷笑一声,把眼睛一瞪道:“苏氏,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只管和我老婆子说。虽说老婆子一把年纪了,还没到老脉糊涂的时候。君文是男人家,别事事都烦他。”

  孟君文连眼皮都不抬,噙着笑道:“还是明事理。”

  这祖孙俩一唱一和,几句话就将苏岑批驳的一文不值,百般不是。

  刚过门的新媳妇,就不安于室,气病了婆婆,敢跟太婆婆诉苦抱怨,又不够贤淑,总想缠着男人家……

  这样的媳妇,就是立刻休离了都不足为惜了。

  苏岑恨的直咬牙。她还什么都没说,就被冠了这么多顶莫须有的大帽子,还让不让人活了?

  她却不肯让,直挡着孟君文的路,脸朝着孟老夫人,道:“祖母在上,孙媳还的确是有件事想请祖母做主。”

  孟老夫人哼了一声,道:“男人的事是大事,君文,你且先去吧。”

  苏岑道:“祖母容禀,这件事,相公也跟着听听的好。”

  “放肆。”孟老夫人一拍桌案,震的茶碗叮当作响:“苏氏,你到底有没有规矩?苏家就是这么教你目无尊长、以小犯上的?我还没死呢,说话你就不听了?既入我孟家门,就是我孟家的人,少不得我打点起神替孟家的列祖列宗教训你这不懂事的媳妇,也好过被世人笑话,让祖宗蒙羞。来人哪,请家法。”

  一句话,不容苏岑辩驳,直接将她打入了地狱。

  玫瑰扑通一声跪下道:“老夫人,大年幼,不懂规矩,您仔细教着,可千万看在我家老爷和夫人的份上……”

  孟君文呵笑一声道:“你是谁家的奴才?不懂事倒也罢了,又偏这么没眼色,来人,拖下去。”

  立时有两个媳妇子拥上来,不由分说掩了玫瑰的嘴直接往外拖。

  苏岑气不打一处来。这显见得是孟家啊,老的昏庸,只知护短,小的浑蛋,就知道杀一儆百,她苏家从上到下就都不是人,凭他们欺负拿捏。

  苏岑掏出帕子,掩住眼睛,忽然就放声大哭:“爹,娘,女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