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婆媳(1/2)

加入书签

  003、婆媳

  醉也不知道写的好不好,大家用行动表示一下哈,收藏推荐啥的,醉也好知道是不是要继续往下码。

  …………………………………………………………

  老夫人心里暗啐了一声。

  这个儿媳妇从来就不是省油的灯。她倒惯有眼色,很知道山高水低,在自己面前也一惯是温顺乖巧的嘴脸,从没像孙媳妇这样撒泼耍闹过。

  并不是她涵养有多好,那是因为有儿子宠着。当年但凡她稍微使点脸色,儿媳当面不哭不闹,转过身就装病,儿子便亲自上门来叫自己免了她的早安礼。

  工于心计的女人更可恨。

  如今她娶了儿媳妇,斗法也该是她们两个斗,自己一个老婆子倒身先士卒的给她打了头一阵,让她白白看了笑话不说,又来捡这现在的便宜。

  老夫人后悔不已,一时又急又气,喘息着,咳嗽的脸色红紫,半晌才吐出一口痰来,摆手道:“我管不了了,我就多余管。儿媳妇是你娶进来的儿媳妇,好了歹了,跟我老婆子有什么关系?你们一个个都最会做人,就我老婆子讨人嫌。你的孝心我也不敢领,什么葡萄我也没福受用,赶早抬出去,爱给谁给谁,我就等着眼睛一闭去见你父亲,也好跟他讨教讨教,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孟夫人微笑着道:“娘何必说这等气话,孩子们小,自然要做长辈的多教导,都是儿媳的错,儿媳在这替苏氏给您赔不是了。”

  老夫人心气难平,摆手叫她走,闭了眼,再不理人。

  孟夫人带人出来,见苏岑已经醒了,正有气无力的站在廊下,面色虚白,头上血渍洇洇,,看上去娇怯可怜。

  平心而论,苏岑长的很漂亮,但漂亮的又不是太过张扬,眉眼五官还是很温婉的。只是相貌也会骗人,她竟然这么烈的子,这场闹,也算是下了老夫人的颜面,以后再想挫磨她,老夫人也得掂量掂量。

  孟夫人微微一笑,走近前问苏岑:“你醒了?头可疼?我房里有上好的伤药,你跟我来吧。”

  老夫人扮黑脸,她便扮红脸,说几句关心的话既不会少块,又不会死人,何乐而不为?

  苏岑行礼,垂眸泣道:“都是媳妇无状,语嫣不详,才惹得祖母动怒,还要劳烦母亲来为媳妇分解,媳妇心里着不安……不知道祖母有没有生气?”

  既不诉若,也不抱屈,反正事实俱在,谁人心中都有评判,公与不公,自在人心,她争也无用。

  孟夫人柔声安慰道:“一家子至亲骨,祖母怎么会真的生气?你以后再解释也就是了。”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还是一家子和和气气。

  苏岑没法子了。这个婆婆可不比太婆婆,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激怒得了的。又兼一派温文和气,却偏不往正题上引,避重就轻的和苏岑打太极拳,让苏岑有力无处使。

  苏岑跟着孟夫人进了她的盛鼎居,自有夫人身边最得力的大丫头茉莉备好了伤药,亲自上来服侍苏岑。

  苏岑道:“不敢劳烦姐姐,还是让玫瑰来吧。”

  本想说自己来的,话到嘴边才想起来不合适,半道改成了玫瑰。

  茉莉一笑,也不抢功,将伤药递给玫瑰:“奴婢不知道大的习惯,手轻或是手重,反是不美,不如玫瑰妹妹来吧。”

  屋里只剩下了苏岑主仆两个,玫瑰替苏岑上好药,委屈的道:“大,今天还能回门吗?”。

  苏岑摇头,道:“不能回也罢,这个样子回去,少不得一番口舌。”

  玫瑰望着苏岑额头上隆起的大包,咬着牙道:“这老太婆也着实心狠……”

  苏岑嘘一声,玫瑰便住了嘴,眼中却仍是眼泪汪汪,很为苏岑不平。苏岑起身,拂了下自己的衣服,叹道:“这里也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和夫人辞行,就此回去吧。”

  两人起身出了屋,孟夫人却不在,小丫头紫荆笑道:“夫人和老爷在花厅说话呢,大再耐烦些稍等片刻。”热情的让座、沏茶,周到细致,又不显特别的谄媚。

  苏岑也就大方的坐下喝茶,四下打量着这里的摆设。

  玫瑰和紫荆退到门外说话。

  玫瑰道:“紫荆姐姐,夫人这里可真气派。”

  紫荆但笑不语,却在暗中打量玫瑰。苏家也是名门大派,大又是嫡出长女,不至于太寒酸。玫瑰是大身边的一等丫头,断不至于浅薄如斯,因此这话里倒有几分夸张,未必有几分真心。

  玫瑰又道:“夫人真是和气,又温柔又细心,姐姐能在夫人身边服侍真有福气。”

  紫荆见夸到了夫人头上,又顺带着又羡慕嫉妒自己之意,便谦逊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