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良苦(1/2)

加入书签

  004、良苦

  苏岑垂首聆听孟夫人转述孟老爷的话时,心里却并不感激。听上去对孟君文不甚满意,可行动上仍是偏袒之至。

  他孟家娶媳妇,苏家有没有说过“尚未准备周全,故此择吉日延礼”,或是“爱女心切,故此不忍嫁之”之类的言辞?

  若是稍微有此意,孟家定然反目。

  可孟家就做得出这样的事,抬出来的理由更是可笑之至,竟说“回门之礼需用心慎重,尚缺一两样极贵重之人参”,又说“老夫人病体违和,一日不见君文便心下焦虑难安”,故此拖到后日再回门。

  孟夫人心情极是愉悦,转述了孟老爷的意思,又温言嘱咐苏岑:“你身体不适,早些回去歇着,我叫人请了太医,傍晚时分叫他替你诊诊脉……”

  苏岑更是哭笑不得。她这是撞的轻,若是再重些,当即就会口吐白沫,头晕脑胀,一步都爬不起来,等到晚上再请太医诊治,她离黄泉路也就一步之隔了。

  越是富贵簪礼之家越是虚伪虚荣,禀承着家丑不外扬的原则,所有丑陋都掩藏于黑暗之中。

  孟夫人最后又道:“君文今日是应了太子的邀约,不得不去。等他回来,我叫他过到碧叶居……”

  去做什么,孟夫人意在言外。可以说是去探病,也可以说是陪罪,更可以说是就此两人成就夫妻的周公之礼。

  苏岑只得含羞带怯的行了礼匆匆夺路而逃,脸上的红晕久久不散,才出门就吐出一口血丝来。

  玫瑰吓的大惊,苏岑却摆手道:“没事,不小心咬伤了舌尖而已。”

  她见过无耻的,却没见过孟家这么无耻的,从上到下,就没有一个有着正常点思维的人。她们分明是拿她当死人呢,只会喘气,连声都不会吱。

  苏岑回到碧叶居,玫瑰替她奉上茶。才喝了一口,苏岑便掩口将茶都吐了,疼的直吸气。玫瑰手足无措,道:“都是奴婢心急,没茶是烫是温,大,没烫着您吧?不少字我去给您拿冰块来……”

  苏岑捂着嘴,示意玫瑰回来,缓了缓才嗔道:“傻丫头,是我自己不当心,关你什么事?不是茶烫的缘故。以后且莫自乱了阵脚,做事之前先衡量好了再说,免得自讨没趣。”

  玫瑰这才自悔刚才随口说了一句“拿冰块”的话。这里不是苏家啊。脸上红了红,道:“是,奴婢就是一时心急。”

  等苏岑没事了,这才细声细气的将从紫荆那套来的话说来给她听:“大爷最爱玉兰花,说是占尽早春的风光,又细净白瓷,如同上好的白玉丝绸……大爷平日都在东院练功,最爱喝雨前龙井……”

  苏岑听来听去,都围着孟君文一个人打转,不外是他的喜好爱恶。

  想着今日他作壁上观,一副置身事外的嘴脸,苏岑就觉得他尤其可憎,明明一副人模狗样,偏偏一点责任感都没有,白瞎了他那上好的容貌。

  想让她讨好他,那也要看他是不是值得她讨好。对于这样一个只知舞枪弄,又刚愎自用,高傲不可一世的男人,她才不会在他身上多费半点心思。

  他不待见她,她没道理让他清清净净,总得给他添点恶心才算得上礼尚往来。

  想到这,苏岑提起十二分兴趣来,道:“你把芍药叫进来,我有事问她。”

  玫瑰自己说的起劲,见苏岑却没什么兴致,只得住嘴,出去把芍药叫了来。

  苏岑问芍药:“府上都哪里有白玉兰花树?”

  芍药显见得是个爱花惜花之人,一提花,她如数家珍:“因着大爷喜欢玉兰花,故此府上种了许多,不过说也奇怪,只碧叶居和大爷的青云阁里活了三株,一到春天,开满花树,远远的就能闻到淡雅的清香……”

  苏岑点头,眼神透过镂花窗棂,看向院落的那棵白玉兰,不由的就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芍药看的奇怪,联想到晨起苏岑的那句“加菜”,又见她的眼神盯着玉兰花树专注痴迷,心下突生不详预感,迟疑着道:“大,您问这个做什么?大爷最爱玉兰不过,若是……”若是有人敢动,只怕他发起脾气来,连老爷夫人都得退避三舍。

  苏岑淡然笑笑,道:“我在想,既然大爷喜欢白玉兰,我用什么法子才能让大爷满意呢?”

  芍药大喜,心下宽松,出主意道:“大,不如奴婢替您折几枝最好看不过的花枝,送到大爷的房间里去……”

  “不好,我们能想到的,几位姨自然也能想到,东施效颦,白白的落人口舌。”

  芍药听苏岑的话有道理,长眉微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