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底线(1/2)

加入书签

  005、底线

  我又来更新了,是不是很没骨气啊,打滚求推荐求收藏啊。

  …………………………………………

  林之春是个聪敏无比的人,见苏岑这样,知道今天的回门是不能的了,略坐了坐便要告辞。

  苏岑心中羞愤无比。

  自己不能按时回门,已经让娘家丢尽了脸,虽然这并不是自己的错,但错就是错了。额头上撞这么个大包,再怎么解释也无法抹灭这个事实,几乎就是耻辱的代名词。

  娘家表哥上门,孟老爷是长辈,不接待勉强说得出理,可孟君文也不在,这种无形的羞辱都是针对她苏岑的。

  这府里从上到下都不待见她,连带着将她的亲戚也都轻视了,她若是让林之春就这么被打发了,才真叫坐实了这口恶气。今日忍了,还有明日,难不成她日复一日的忍下去?索今天闹也闹了,总不成闹到最后怕的人还是她。

  因此一定要留林之春在这用饭。

  林之春见苏岑坚持,眸子深处有着不可抵挡的坚韧和执着,却隐隐的透出了一丝期盼和希冀。

  林之春心一软。

  苏岑只有一个弱弟,年纪尚小,她既嫁入孟家,倘若在这府里受了委屈,挨了欺负,竟无人可以替他出头。

  他这个娘家表哥既然来了,就断然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他不替她撑腰提气,还能替她做些什么?

  林之春心里生出一抹柔情,脸上就是微微一笑,朝着苏岑道:“好啊,求之不得。”

  苏岑听他应了,立时绽出一抹笑,那笑如初春娇嫩的迎春花,暖色调里尽是强劲的生命力。

  林之春忽的生出一种感慨来。这个表妹,或许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怯懦和娇弱呢。

  苏岑特意打发了玉兰去回禀夫人,说要留表哥在这用午饭。

  玉兰原是孟夫人自小派给孟君文的丫头,成亲当日便指给了苏岑。那会苏岑没想别的,只当是她原本就服侍孟君文惯了的,如今服侍她也就算是服侍她俩。

  现在想想却本不是那么回事。

  她问过玉兰,她从前不叫这个名字的,是到了孟君文身边,夫人给改的。这府中上下谁都知道孟君文喜欢玉兰,她又叫这个名字,怎么就没能入得了孟君文的眼呢?

  现在又送到她身边,这用意也就只有孟夫人自己知晓了。

  苏岑派玉兰去找孟夫人回话,一来是让她们之间通传消息过了明路,也免得玉兰找借口时不时的往那边跑。

  再来,孟夫人能不能同意,苏岑不确定,假如同意了,大家你好我好,如果不同意,这传信的丫头少不得要受一顿排揎。

  苏岑揣着一点私心,不想让自己的丫头受了这份无妄的委屈。

  玉兰进了盛鼎居,一个挨着一个的和院子里的丫头打招呼:“百合姐姐这身衣服真漂亮,风信姐姐浇花呢?这花开的可真好,都说风信姐姐人漂亮,侍弄花也是一把好手。唔,这是什么花,闻着可真香……”

  风信瞧见是她,笑道:“你这差事可好,三两天就往夫人这跑一趟。虽说大新进门,可你也别拿她当好欺负的,就是偷懒也该在自己的院子里,别把夫人带上。”

  玉兰柳眉一挑,道:“谁说我偷懒了,是大打发我来向夫人回禀事儿的。”

  “是啊,你哪次来不是说大的吩咐,我倒没听说大怎么就有那么多事要通过你跟夫人回禀,她也未免太托大了些……”

  越说越缠杂不清了,玉兰便悻悻的道:“你要有本事就自己去问大,我是真的有事来回夫人。”

  热脸贴了冷屁股,玉兰一摔袖子,转身进了屋。

  百合晾好衣服,收好铜盆,含笑转过身对风信道:“你也是,人家好言好语的跟你打声招呼,你回一声也就是了,夹七夹八的说那么多做什么?但凡这院子里谁多一句嘴,你便两头不落好,何苦来得呢?”

  风信笑道:“你别怪我嘴欠,倒是看看那小蹄子,一副轻浮浅薄的样子,也难怪白去了趟大爷的青云阁……要我是大爷,也看不中……偏生总是兴头头的样子,装的一脸无辜纯真,其实心里想什么,别人谁不知道。我最见不得这样两头讨好的贱蹄子。”

  百合微皱眉,道:“少说两句吧。”径自走了。

  孟夫人在屋里喝茶,听闻茉莉报说玉兰来了,便让她进来。玉兰一进屋,就闻到了淡淡的檀香和茶香,看着盛装华贵的孟夫人,油然而生一种崇敬之情来。

  蹲身行礼,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