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拱火(1/2)

加入书签

  006、拱火

  俺控制不住的往下码,也控制不住的渴望大家给俺收藏和推荐啊啊啊

  …………………………………………………………

  苏岑打定主意,便对林之春道:“表哥,我原本想亲自下厨,给你做几个菜来着,不过看样子,你一个人喝酒吃菜也没什么意思,不如今天表妹作东,请你到街上吃一顿……”

  不等林之春拒绝,苏岑又道:“我从来都没去街上逛过呢,你可得好好给我介绍介绍,也不枉此行。”

  林之春含笑道:“好,不过还是我请你吧,怎么说我也是你表哥。”

  苏岑便吩咐玫瑰:“走吧,记得带上些散碎银子,说不定我们买些东西回来。”

  玫瑰骇然的盯着苏岑,欲言又止。这样,怕是不好吧?不少字孟夫人连大跟表少爷多坐一会都不让,难道会准许她和表少爷出门到街上去?

  玉兰更是瞪大了眼睛,心里想,这大真是……惊世骇俗啊,她得找个什么借口去跟夫人报个信儿呢?大这次可压没提要请夫人示下的话……

  林之春自然也瞧出了玫瑰的脸色,他却不想拂了苏岑的意,便对玫瑰道:“你这丫头,表妹跟我出门你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定然会把她好好的带回来……别愣着了,替表妹准备准备……”

  玫瑰应声,转身就跑,门槛被绊的差点摔一跤。

  苏岑倒笑出来,对玉兰道:“你也回去吧,和她们几个好好守着院子,我去去就回。”

  玉兰应着退出去,到了大门外见没人注意她,便朝着孟夫人的盛鼎居快步走去。

  林之春来时自备的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孟家的小厮也只当苏岑是来送客的,早就仓皇的退到远处,把头低下,不敢正视。

  玫瑰和冬忍带着一应物是候在门口,见她二人并肩过来,忙上前侍奉。

  林之春看一眼冬忍手里的面幕,伸手拿过来,笑道:“这个倒好,颜色漂亮,又轻盈……我那有一顶细竹草编只的帽子,既可以晴日里戴,也可以下雨的时候戴,改天我替你带一顶过来。”说时亲自替苏岑戴上,替她理好飘带。

  玫瑰和冬忍看着林之春一脸温情,不由的脸红心跳,讪讪的别过了眼。

  苏岑倒没多想,心安理得的接受着表哥的照顾,笑道:“好啊,你可记得一定要带给我。”

  苏岑上了车,林之春徒步相随,后面跟着玫瑰和冬忍两个丫头。

  眼看着一行人刚走,孟夫人身边的水仙急步而来,见二门没人,不由得扬声道:“人呢,都去哪了?”

  两个小厮从远处跑过来,给她行礼:“水仙姐姐,我们两个在这呢。”

  水仙气的道:“好好的不守门,跑哪去玩了?回头我告诉夫人,看不打你们一顿板子。”

  “水仙姐姐冤枉,我们没偷懒,是刚才大过来,小的们才躲了的。”

  水仙急问:“大呢?”

  两个小厮互相看了一眼,一齐摇头:“大概、可能、似乎、仿佛、好像是跟着林大爷出去了。”

  水仙一跺脚:“你们两个废物……唉”说完转身就走。

  两个小厮头,不明所以,朝着水仙的背影伸伸舌头。

  孟夫人听了水仙的禀报,意味不明的嗯了一声。

  水仙在这寂静里请罪:“都是奴婢慢了一步,没能拦住大,请夫人责罚。”

  孟夫人呵笑一声道:“罢了,腿长在她的身上,你就算是拦了,又岂能拦得住?”

  水仙这才起身退出去。

  孟夫人缓缓的起身,对长春道:“刚才你说国泰候吴家送来了贴子?”

  长春对于夫人这种处变不惊想熟悉,因此立刻就回道:“是,二月十二花朝节,吴夫人广发花贴,请夫人、小姐、们游园、赏花、祭花神。”

  孟夫人默然一笑:“我就不凑热闹了,你把贴子给大送过去,由她代我去吧。”国泰候家还有两个儿子尚未娶妻,不过是借着这个名头相看小姐,她不去也罢。

  不过既然请了,自然不好拂了人家的好意。苏氏才过门,也该慢慢熟悉这些礼尚往来,也好接管府中的中馈。

  长春心下纳罕,问道:“夫人的意思,是要让大接管中馈?”

  孟夫人斜她一眼,轻淡的笑,道:“怎么呢?”

  “大她……终归是年轻了些。”长春话说了一半又改了口,道:“不过有夫人调理,就是个蠢人也会百伶百俐。”大与大爷感情不睦,她接管中馈,也未必能服众。夫人明知这个道理,却又为何这样做?

  “年轻么?”孟夫人笑笑,陷入回忆中:“当年我嫁过来,也是这个年纪,和花一样娇嫩。一晃,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