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梅花三弄(1/2)

加入书签

  第二十七章梅花三弄

  月思行

  梅花一弄恋无欢,白绫七尺自轻生,邪魔临顶无怒处,三分利剑血屠空。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梅花二弄死别离,断桥楼台情绝地,阳天隔泪织牛,人生似梦哀苍凉。

  梅花三弄问道途,拨云逐日逆风笑,我欲霸世何无力,逍遥凝笔绘千秋。

  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起,仙妻何处渺茫茫……

  一曲玉箫之音打断了现场人间惨剧的发生,所有人都被这曲萧音将魂勾走般,都显得目光呆滞,此曲之凄怆之感催人泪落,众人举目四顾萧音何处……

  就在这时,厂房的大门无风自开,在漆黑的夜空掩映中,飘荡荡,荡飘飘的出现一个特别的男人!

  一袭白衣穿在他身上无风自动,显得气质飘逸中多出几分超然物外的潇洒,俊伟修长的身形透着一股浓郁的阳刚气息,剑眉微挑有些淡淡的怒意,星目微眯间几道锋芒毕露,鼻如悬胆,唇若朱涂,用帅气形容显得不如他成熟稳重,用冷酷形容他不如他透出几分洒脱随,用仪表不凡来形容他不如他的这份淡定惬意。

  仅仅往那里一站,便足以瞬息间成为所有人目光中的焦点,彰显个的乌黑长发披扰在脑后,几屡墨丝无意中飘在额旁,虽然厂房内的灯光有些昏暗闪烁,却让明显察觉到这个男人那种放荡不羁却又逍遥随意的情,同时,也能从他身上感觉到一股压得在场所有人停滞呼吸喘不过气来的气势。

  “人有时候错在追求了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没有知足,知不足!我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你曾跪在我面前说,你的命是属于我的!所以,你的命无人可以拿走,包括你自己……”白衣男人从天而降,及时雨般的阻止了一场人间悲剧的发生,同时,也将装死夫妻二人从死亡前沿拉了回来。他竟然无视现场众人,非常淡定随意的走到了被吊在空中的装死身前,话语中透着几分特有语气,讲出自己前来救人的原因,然后随手一挥手中的玉箫,装死身上的链锁寸寸崩裂。

  “老公!你醒醒!不要吓我……呜呜!”

  与此同时,装死的妻子林歆婷也趁着青狼手下人没注意,飞快的跑到丈夫近前,扶住了装死摇摇欲坠的身体,夫妻二人再次跨过生死间隔抱在一起,妻子林歆婷激动同时,也呜呜大哭……

  “老婆,我……我们没有死……您……您是神……”

  傻子般瞧着面前负手而立的白衣男人,身上锁链尽去的装死如梦初醒。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奇迹的发生,虽然面前的这个白衣男人和在医院见到的神医模样完全不能合在一起,可是,刚刚白衣男人所说的话音里,明明就是神医,特别是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装死终于都不会忘记,自己临被抓回警局前确实跪在神医面前发誓,自己的命是属于神医的,但当时却被神医无视。搞得的自己还以为热脸贴了冷屁股般尴尬。

  “哼!如果你还有说话的力气,就像个男人一样抱上妻子跟我离开,小心,她已经动了胎气!”白衣男人眼扫装死,一股不容违逆的语气说完,便迈步向外面飘去……

  “……我……我……是男人吗?我当然是男人!……啊!什么?……老婆,你动了胎气?疼的历害吗?”

  在地狱里走了一遭,装死还没有醒过味来,更对白衣男人的话回味之间,却惊醒于其提及妻子动了胎气的话,装死瞬间回过神,慌张的瞧着怀中妻子那紧皱的眉头痛若锥心的表情,已经浑身无力的他再现雄獅猛虎的血,仇视着刚刚要撕扯自己妻子衣服的青狼及其属下所有人,牙关紧咬中,真的很想用尽余下的身体内殆尽的力气冲上去和他们拼了。可是,理智告诉他现在不是时候,别说自己的身体已经濒临崩溃半死不活的状态,妻子的安危在自己心中更为重要,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迅速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