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小妹(中)(1/2)

加入书签

  第八十八章小妹中

  月思行

  苟村村长家中办喜事,这种大事,整个秀水乡人尽皆知,就连秀水乡政府里的干部,也由一位副乡长亲自带队跑来给苟扒皮贺喜,如此可见苟家五狼在这一代的势力也不容小覻。请使用访问本站。

  穷山沟的婚礼仪式可没有那么讲究,也不分中式,西式。只要主家摆出丰盛的露天酒席,然后酒席开始前再放几挂大红鞭,找个主婚人直接当着众道贺宾客的面,让新人拜过天地,儿媳妇给公公婆婆点过烟,改口叫声爸妈就算礼成!

  就算婚礼仪式简单,但是苟家的露天酒水喜宴也是从清早六点,一直摆了傍晚临近。

  最后一轮酒水宴罢,前来忙喜的近亲、友朋家的毛头小伙子们也都喝的昏昏糊糊,纷纷叼着香烟叫嚷着收拾酒宴上租借的桌椅板凳,处理那些存留下的残羹剩菜,当然,时不时也将那些启封的酒再对着嘴灌上两口,村长家的喜宴菜可以不怎么好,但是烟酒绝对必须是村里no1,平日里都不舍得买盒烟抽的小伙子们,今天总算抽个够……

  “tm的,全村人一个不少,家家最少五十,就村西头苟二娃子家的小媳妇抠抠嗦嗦拿了三十块来喝喜酒,真的丢我们苟姓大户的人!……”

  满身酒气,嘴里叼着竹牙签的苟扒皮光着膀子,坐在自家房内一张大圆酒桌前,桌上酒菜都都没有动几口,但是人都基本上走光了。

  酒桌上已经没有外人,只余下苟扒皮和他的老婆,此时的扒皮正用手壶嘴对嘴喝着上好的茶水,一边翻看着面前的礼单臭骂道。

  “可能是因为上个月,二娃子结婚,咱们家随礼也随了三十,他们是照着那三十回的吧?”

  苟扒皮的老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看起来就是那种夫唱妇随的农妇。

  “,你个老娘们懂个吊,苟二娃他算个鸟,我一个村长随了他三十,算很给他面子,要不是看他也是苟姓本家,我惯他个鸟,那天他结婚要不是他爹娘拖老支书来请我,我都不稀的去!咋的,他这结婚还不到一个月,按照规矩,我随了他三十,苟二娃如果识趣就应该回咱家六十,这叫喜事成双!”听到老婆说出原因,苟扒皮更加生气的骂道。

  正在这时,房间门被人大力推开,贺二愣从外面晃晃悠悠走了进来,一瞧大哥正在怒火头上,马上嘿嘿笑道:“大哥,不就是一个贺二娃子吗?你等着,他敢如此不给大哥你面子,我贺二愣让他知道知道咱的历害!明天找个时间,我叫上苟赖几个好好教训一顿二娃子!要是他还不识趣,m的,老子找人轮女干了他媳妇!”

  瞧见苟二愣从外面醉熏熏的进来,对于自己兄弟的狠话,苟扒皮并没有在意,而是关心的问道:“老二,把爸妈送到家了吗?”

  “嗝!咱爹?你还不知道吗?这回高兴又喝高了,说咱哥五个就我没出息,所以把我臭骂一顿撵回来了,老三和老三媳妇陪着回去的,没事!你和大嫂放心好了!”

  苟二愣很是委屈的挠了挠他那昨天岁剃的秃头说道。

  “二弟,你快坐下来吃点吧!从大清早就开始忙,到现在连口热乎饭都没有进肚呢?我去瞧瞧厨房里还有什么热乎的菜没有,给你端过来!”正在这时,苟扒皮的老婆很是温柔善良的边说边站起来。

  “嘿嘿,还是大嫂心疼我,不用麻烦了,这不是有满桌子菜吗?我凑和着吃两口就行了!”

  一边回答着苟扒皮老婆的话,苟二愣一边直接用手撕下来只腿,边啃边端起桌上的酒碗坐下,然后大吃大喝起来。

  苟二愣啃完了两只腿,风卷残云的吃了许多菜喝了半瓶白酒后,旁边苟扒皮也将今天礼单看了一遍,然后将礼单交给老婆后说道:“老二,一会儿吃完饭让你大嫂给你拿六千块钱和几条好烟,你留一千零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