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刨坟(1/2)

加入书签

  第九十四章刨坟

  月思行

  “你是什么人?”

  南柔柔冷喝之后,两名民警皆都停住脚步,因为美女警督那种不怒自威的形象完全让他们感觉到了压力。请使用访问本站。同样,下令抓人的牛所长也是眉头紧皱,定睛细细打量之后,才惊觉南柔柔身上那股警察特有的英姿飒爽,虽然没有穿着警服上衣,但她上身的紧身t恤,还有下身的警服裤子,明显都是公安系统的制服。难道面前这个的女人也是警察?想到这里,牛所长为了不至于惹到不该惹的人,还是很小心的问道。

  “我是天南省凤凰市市局副局长南柔柔!”

  南柔柔一脸严肃的说出自己的身份。

  “……外省的警局领导?不对吧?请出示你的证件!”

  听到南柔柔报出自己的身份,牛所长倒吸了一口凉气,市局副局长,比自己这个派出所所长大着不是一星半点。想到这里,牛所长还真有些紧张,可是转念一想,马上察觉到不对劲,首先,天南省凤凰市市局局长怎么会跑到岭南这里的穷山沟里?难不成她和这姓钱的家有亲戚?不可能,如果有亲戚,姓钱的一家岂会过的如此窘迫?其次,堂堂一位市局副局长出行,至少会有专车,专门的警员陪同,可是瞧遍了四周,哪有半个警员随从的影子。最后,无论他的警衔多高,官多大,跨省办案,都必须提前知会当地的警方给以协助配合,至少也会有当地的警察陪同,可是,面前这个女人竟然是孤身一身,衣衫不整,甚至连警服外套也没有,瞧身上那沾灰挂草的模样,倒是像深夜和男人跑到野外悠会打野战后的模样,没瞧她那嘴唇都被亲的红肿起来吃烧烫的……

  “这个……我的证件没有带在身上!”

  听到证件,南柔柔习惯的往上衣兜里一,才恍然想起,自己的证件放在上衣兜里,银行大劫案时,脱下去便再也没有来得及穿上,只能脸上略显无奈的道:“如果你不相信,可以马上往上面拨打电话,查一查就能知道,我的警号是005802……”

  “哈哈,还说不是撒谎,明明知道这种穷山沟里是没有信号的,还要让我查你的身份,你以为山里的人都是这么好骗?开什么玩笑?你这样的岁数能当上市局副局长,那我还是省厅厅长呢?”

  牛所长哈哈大笑,断定南柔柔是在撒谎后,心中悬的大石也会放下,其中最本的原因,凤凰市和他秀水乡八杆子打不到,虽然同属公安系统,却本不是一个省份的,谁也管不到谁。

  “你……你这是什么工作态度?身为人民警察,一定要严格按照法律制度办案,调查取证,搞清楚事情真相后才可以抓人。”

  没有想到自己亮出身份非但不好使,反而遭到如此鄙视,南柔柔顿时急了。

  “,老子干警察这么多年了,还用你个娘们教吗?现场人证、凶器都在,伤者已经被送往乡卫生院抢救,打人凶手就在眼前,我难道抓的不对吗?钱钱夜闯民宅,手持菜刀将村长苟盛一只右手砍掉,这还不能抓吗?钱小妹以嫁给苟村长的儿子苟世为借口,先后诈骗了苟家十多万元钱,这还没应该抓吗?你当众冒充警察,还拿不出证件来证明自己的身份?难道不能抓吗?”牛所长毫不客气的脏话出口,然后例举出大堆的理由,四个人无一遗漏,竟然全都有非常合理的犯案理由。

  “身为警察,你要有法可依,执法必严,不应该这样随意冤枉好人,那两个臭男人被抓也就算了,可钱小妹的诈骗罪名从何而来?”

  南柔柔表情越来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