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章,花吻(1节)(1/2)

加入书签

  ()

  ——章引——

  赤月峡谷,是凡人禁足的绝对魔域。赤月峡谷的冒险者是在对**进行着一种近乎与疯狂的苛求,他们在与一种无形的执念在进行着一场毫无意义的战斗,然后死去,接着又有人踏着他们未寒的尸骨接踵,就这样无休无止。百年来多少英雄被这片永不见天日的黑暗所淹没,然而它对人们来说至今仍然是一个迷。于是不知从何时起,揭开它的谜底,便成了所有人心目中的一个永久都无法实现的梦。

  ——正文——

  夕阳一行抵达白日门时,已是我和青竹汇合后的第五天正午。

  天尊令梨贞将他们带进来引见,我和青竹,还有妙兰则一同在天尊观内等候。梨贞去了片刻,我便听到那由远而近的坚实而熟悉的脚步声从观外传进来。

  压抑着自己久别重逢后即将可能爆发的激动的心情,我静静地坐在那儿,忐忑的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半晌。观门大开,他们现身观内:

  谭于、浮游、刀岳,还有夕阳,他们雄风依旧,个个英姿飒爽!

  我站起身,正待应上去向他们诉说这些日子以来对他们的思念与挂牵……

  一股冷风伴着刀剑出鞘的声音迅猛地从我的身后与我擦肩而过,再看时,我顿时大吃一惊:妙兰已经窜入他们的正当中,一把银蛇架在那冰泪的颈边!

  而马帮的武器也是尽数亮在手中,前后左右地架在妙兰的身上,将他用利刃团团围住!

  他们冷目互视着,一场对峙,时间仿佛停在了那里,只有森重的杀气弥漫在观内,令那逸人的檀香也被吹得挥散了去,让人触目惊心。

  “朋友,才一见面这招呼打得是不也太别致了点儿。”

  夕阳将命运之刃架在妙兰的肩上,冷冷地说。

  “你究竟是什么人?”

  妙兰面无惧色,亦没有理会夕阳,而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刀下的冰泪:“活了多少年了?”

  冰泪先是一丝惊恐,不过她的惊恐貌似并不是来自于颈边的银蛇,而是想不到自己的身份竟然只在一瞬间便被对方看穿,眼前的这个人和他的道法之高,令她感到不可思议。想必是他已经用心灵启示透过靓丽的躯壳,窥视了自己那被诅咒的灵魂。

  但是她很快又恢复了镇定,因为她从他的眼中看到的是疑惑,而不是仇恨,她知道,他不会轻易地对她下杀手。

  “她是我们的姐妹,仅此而已。”

  浮游横着炼狱,用斧刃逼在妙兰的腰上代她答道。

  “兄弟,先把刀放下。”

  刀岳的井中月指着妙兰的背心:“有什么话坐下来谈谈会比较好。”

  “都住手!!你们这是干什么!?”

  我喊道,拔刀冲到他们中间,连番挑开他们各自的武器。

  “怎么回事儿?怎么刚一见面就动刀了?妙,你是不是该先解释一下,这什么情况?”

  “霍霍霍……这个倒真是稀罕,老朽也只见过一次,已经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