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章,天道同门(2节)(1/2)

加入书签

  ()

  “刚才团队频道里面除了妙兰之外,其它人都没有反应了……”

  我正打算再在频道里唤他们一次,“啾”一声利器划空而来的金鸣,我眼前一亮,急忙伸手捉住那雪亮的寒光:“银蛇!?”

  浮游从剩下的垃圾堆里面站直了身,嘴角浮起一系得意之色:“这个大家伙爆出来的!看来咱们也没白费了这一番工夫。”

  “以妙兄的身手,自然不用我们替他担心。”

  夕阳环视四周,警觉地听着黑暗中的动静。

  “其它人就不好说了……不过,要是真到了最后关头,他们会用回程保命的。眼下我们应该在惊动其它怪物尽快离开这里,先找个容易占据的角落休整一下,等他们来和我们合流。”

  “我知道前面不远有一个地方可以去。”

  泪拭了拭额尖的汗珠,抖了抖衣裳祛边的脏尘。

  “我们出入赤月峡谷的蜘蛛,从来没有谁能靠近那里,即使是诸如血巨人或者血僵尸这类强大的魔怪也一样的。那里终年被一方坚固的道术结界护着,可以容身,只是很隐蔽,很少被来这里的人发现。”

  “那事不宜迟,我们先去那里避一避,等等其它的人。”

  ……

  “日!”

  回程点上终于响起了第一个康健的骂声,谭于坐在那儿,目中仍残留着恐怖的残象,数秒钟前,他就坐在挤满了杀机的蛛群里,现在,他幸运地返回了被日光烤得温热的青石地上,身上只受了几处轻伤。

  “好球变态!幸亏俺跑地快哦,晚一步就死翘翘哦……”

  他定了定神,巡视了身周:童猛、小乐子、青竹,他的三个小弟皆是身受重创,惨惨兮兮地倒在那儿,徘徊于生死之间,天尊的门徒们正在竭力的帮助他们同死神作着艰难的抵抗……

  “小猛子……?小乐子……?小竹子……!?你们怎么都成这样啦!?日哦!!”

  他丢了炼狱,爬向他们,面色变的煞青。

  “不是告诉你们要飞就快飞不能犹豫嘛,怎么搞的嘛!你们、你们可不能死哇,老大还在哪,你们先死了可就是不孝哇!!”

  “好了,你这么吵,师兄弟们要分神了。”

  沈知初训斥道:“安静一会儿,如果凭我们的医术都救不回来,那恐怕这天下间也再没有什么人能救得了他们了。”

  “你且说,你们现在到了哪里?”

  莫子宣走到弟弟面前,严肃冷峻的面孔俯看足前这个已经在忧心与哀痛中失了体面的男人:“这前后不到半个时辰就先后回来了三个,且都是如此伤势,我那不孝师弟和捣蛋徒侄女岂是安好?”

  “不晓得……”

  弟弟显然已经难以忆清当时的状况。

  “俺开始还一直跟着大姐,临到去一个叫什么抉择之地的回廊外头给冲散啦。俺落了单儿,又给蜘蛛围了,妙兰之前说了,要是落单儿被围就赶紧回程,俺就索逃命要紧哇。”

  ……森漆黑的环境,却不知为何惟独这里却多了一些宁静祥和。在地中,如监牢的栅栏一般封堵着。我顿时明白了这里为什么没有魔物接近的原由,那是锁魔道术:“捆魔咒”。

  我们走了进去,那光咒只对纯粹的妖魔起作用,而对于我们和半人半魔的泪却形如空气般畅通放行。只是为什么会在这种魔域深处会有常年的“捆魔咒”呢?

  “今夜月圆,十年不遇,我只当是师兄因此开心……”

  影中传了出来:“原来如此。想不到,他是欣然之意不在圆月啊……”

  “谁?”

  泪挥手,点一簇火墙,火光照映,那声音,原是来自一个布衣的老人。只见他身着脏兮破烂的灰衣灰帽,身材单薄,削瘦如柴,身边放着一个大包裹,手中一本黄褪的古书,若非火光明亮,当真分不清那究竟是人还是鬼。

  “老头儿!你怎么会窝在这鬼地方?到底是人还是魔?”

  浮游走上去指着他说道:“难不成你也是半人半魔的灵蛛?”

  “呵呵呵,老道是人,非魔也。”

  老人笑道:“所谓灵蛛,我也曾见过几个,不过像面前这位生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