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章,销魂妖妃(1节)(1/2)

加入书签

  ()的凉。狂吹,风声起,掀起滚滚的黄沙,然后扑向那早已沉寂的疆场,埋了那一片凄惨的狼籍……

  ——正文——

  沙巴克城外的战火终于在黄昏下停息,耀英站在城头,望着下面,一支残破的战旗歪斜着在那儿,微微地燃烧着,周围是堆累着的尸。

  一队沙巴克的士兵在战场中巡游,一名战士来到那旗下,抬头看了看,上面的字已经被烧焦了一大半。他轻蔑地撇了下嘴,将那奄奄一息但却仍然擎着战旗的旗手挥刀斩杀,然后冷冷地看着那旗在风中倒下去……

  “耀副城主,战损计算已经出来了。”

  一个身批漆黑色战神盔甲的青年将领来到耀英的身边,面容方正,身材匀称,浓眉大眼,剔着利落的平头,看上去很神,活力充沛。那正是当年含微身边的骁将古禹,如今他已经转副为正,身背含微曾经的井中月爱刀,成了沙巴克第一铁骑兵团的新统领。

  “烟云碧寒阁的攻城部队基本已被我军全歼,共计杀敌1180人,我方阵亡226人,获全胜。不过领军的掌门人扈彩虹和大约十数名亲卫在混战中走脱,我们没能将其擒获。请副城主恕我等属下无能。”

  “罢了,你们打得很好,何罪之有?”

  耀英和颜悦色,转过脸来看了看他,接着在他的肩上重重地拍了一下,迈步离去:“这次只是敌人的杂牌军给我们上的前菜,主食还在后面,所以立功的机会还很多,不用急于一时。”

  ……

  日落,盟重省境的丛林中,一支步骑正在徐徐行进。火光将他们的红色军服映得格外鲜艳,仿佛一条长长的红蛇在林中缓缓地游动着。

  这一支队伍,前前后后共计大约3000步骑。人尽红装,马皆红枣,乍看上去,颇具声势。

  队伍的前锋,一名年过四十的将领当头而行。披挂整齐,手握缰绳,背着炼狱,一双历眼炯炯有神,不住地环视着前方周围的林间动静,正是烟雨红楼五大长老之一的国渊。

  队伍的中段,几名将领端坐马上。为首的,正是烟雨红楼的副掌门人,廖乘风。他的右手边跟随着他忠实的副官韩卫,左手边,则是列位行会首席长老的简世忠。

  在他们的身后跟着另外三人。当头一个汉子,正直壮年,络腮的针胡,虎背熊腰,眉目凶煞,身披战神盔甲,手提一柄炼狱大斧,乃是烟雨红楼五大长老之一的宋秉元。

  在他的左手边,战马上坐着一个光头和尚,一手拎着一条魔杖,一手捏着一串佛珠,口中轻声地背着经文,乃是烟雨红楼十二门将之一的灯虚和尚。

  右手边,一个年近三十的冷面男子,腰间别着一柄降魔,正在马背上一边听着和尚念经,一边闭目养神,乃是烟雨红楼十二门将之一的楚歌。

  “廖副长门,出丛林后,再西南行军二十里,就可以看到长空他们重新换设的营寨。刚刚接到通讯,他们现在正在派出一支50人的骑兵向我们这边迎过来,带队的是纤楠姑娘。”

  韩卫指着隐约可见的丛林尽头,对廖乘风说道。

  “报——!!十万火急——!!”

  韩卫的话刚说完,便听到一阵高呼,响彻林间,一匹战报快马由远而近,从队列的前方飞驰而来。

  “廖副掌门,各位长老、将军,军情急报!”

  马上跳下一名通讯兵,飞快地来至廖乘风等人的马前。

  “说,什么情况?”

  廖乘风锁着眉目,问道。那是事先前锋部队派出去的先行哨骑,只看他那一脸紧张的**,便已知此战报绝非吉报。

  “就在方才,我们在先方林外大约十数里处发现一处小规模的战斗痕迹,我方马队遭遇敌军袭击模样,想必是前来迎接我军大部队的马队在中途遭遇了敌军!”

  “什么!?”

  简世忠听后大吃一惊:“战况如何?带队的简纤楠将军现在身在何处?”

  “回禀简长老,战斗貌似已经在我等赶至战场前结束。现场只留下30多具我军骑兵人马尸身,简将军和剩余人马现在不知所踪!”

  “纤楠……”

  简世忠惊叹一声,挂念女儿的安危,顿时心急如焚。

  “老长老莫急,以纤楠的手段和经验,不会这么轻易有事的。”

  廖乘风神色镇定,出言劝慰道。

  “我问你,以你对现场的观察,对遭遇的敌人有没有什么判断?对方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比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