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章,七独(1节)(1/2)

加入书签

  ()锐的一支部队,不需要太多人数,但却会凝缩最强大的战斗力。所谓兵中之王,战场上的佼佼者,生死之间的无敌勇士,等等。沙巴克的第七独立兵团正是如此,是王城中最锐的劲旅,简称“七独”。

  ——正文——

  烟雨红楼的中军大帐内,廖乘风与众将领会议一堂。

  “长空,纤楠的伤势怎么样了?”

  廖乘风端坐帐堂正中,望一眼一旁愁雾满面的简世忠,关切地问道。

  “已经无碍了,由舍妹亲自照看着,再休养几天,便可以复归前线。”

  沐长空回答说。

  “究竟是什么人干的?遇敌状况查清楚了没有?”

  “幸存回来的人说,对方是一个人,一个妖艳女子,而且还是个法师。”

  “女法师!?一个人!?”

  廖乘风顿时感到一阵惊恐,想那沙巴克竟还有这等他不知道的如此厉害的角色。原本在他的心里是早已经盘算好了全部的攻城步骤的,但是在那一刻,仿佛在此之前他所自定的所有军略计划皆被掀翻了过来。他意识到自己似乎忽略了非常关键的一件事,那就是在战场上比拼的并不单单只是兵力人数与战略布阵,一旦战况陷入势均力敌的胶着状态,任何一个看似细微的环节都有可能颠覆局面,左右胜负。比如,一个具有异常强大的战斗力的个人。

  “阿弥驼佛,如果洒家没估量错,长空所说此女,想必就是那沙巴克号称最高战斗力的三大将之一,妖妃翼飞鸿。”

  灯虚听闻沐长空所言,若有所思道:“我虽未亲眼见过此女,不过在比奇边境的法师之家的一位姿深前辈那儿略曾听闻过。相传这翼妃乃是沙巴克城主天傲的许嫁,更是当年三英雄之一的法神的嫡系传人,且拥有法神套装护体,等级高深莫测,堪称是当今天下最强的法师啊。”

  “原来如此,看来我们对沙巴克之战力的情报收集的尚且不够哇……”

  ……

  翌日,天色刚刚发亮,沙巴克的各个军营便开始了匆匆忙碌的调动。

  天娇今天起的很早,却无所事事的游荡在城中街角,看着一队队整装的士兵陆陆续续从身边不远处经过,心里,是淡淡的寂寞。

  “娇惯女,一个人在那边闲逛什么呢?”

  天娇随声望去,街边的石岈边上不知何时已有一个男孩儿伫立着,初升的清凌日光下稚气未消的面孔上却流露出丝丝沉着的冷傲。一件看上去尺寸因宽松而似是并不十分合适的黑色幽灵战衣套在他那小巧的身躯之上,各种高等道士装备首饰完备,腰中佩带着一柄打造致的极品银蛇,倒也穿戴得整齐。最令人感到惊奇的是,这个正太看上去也就只有十一、二岁的模样,却是一头斑白的银发,与说话时那老成的语气一起,显得与他的年龄非常的不相符。

  “蛋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望见他,她柔嫩的脸蛋儿上惆怅顿消,泛起一汪活泼的纯媚。

  “我说你那个称呼就不能改改嘛?如果是当着我的兵你还这么叫,那我多没面子。”

  他走过来,略带些不悦的神色抬头看着她:“你应该叫我夏侯统领。不过看在你是娇惯女的份儿上,小爷我也不勉强你,就破例允许你直接称呼我的名字雪鹿吧。”

  “知道你是堂堂七独的统领,可我就是偏喜欢叫你蛋蛋。”

  天娇调皮一笑,伸出手去在他的小鼻尖儿上轻轻捏了一下。

  “你……!?”

  夏侯雪鹿气得两眼一瞪,愤愤地凶盯着她。

  “嘻嘻,对了,你还没告诉我呢,什么时候回来的?”

  天娇一副满不在乎的可爱模样,问道。

  “我回来一定要通知你吗?”

  他向一旁扭过半张脸去,还在为她的放肆而置气。

  “切,那我不问了呢。”

  天娇也不示弱,也扭过半张脸去。

  “快打仗了,一场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大仗。”

  他说,倔强的语气中却带些隐隐的关切:“近来城里城外都不怎么安逸,你最好乖乖呆在王里,不要出来到处乱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