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章,七独(3节)(1/2)

加入书签

  “剑笙,怎么又在那儿一个人忧声叹气呀”

  言语间走出一个长者,年貌皆在四十后半,一身道袍甲胄,腰间一柄降魔。此人名叫成诚现在等级lv38级、道士,乃是烟雨红楼五大长老之一的行会元老:“自从我军陆续进省,你也先后率队更换了几处营寨驻地,却始终离不开依水而置。怎么喜欢上这盟重海了”

  “我刚才观气候天象,忽然有种不详的气氛由心而上,想必是我军进来的战事会有不利呀。”

  起这萧剑笙的出身,可谓是比奇城中远近闻名的富贵门廷。父亲乃是王国退伍军官,母亲也是商旅世,自己则算得上是个宽裕忧的员外公子。自幼饱读诗书,涵养极高,倒却也对天下英雄事甚感兴趣。

  10岁时,他被父亲送进白日门道士学院修行,拜在天尊第二门徒燕凌宵门下为徒苦学五年本领后出师还,故而对奇门遁甲和天象占卜之术犹为精通。18岁时离开门,开始步入外世行走江湖。如今年方21岁,便已经是名闻天下的一代少年英杰。

  “你算的不假啊。”

  成诚来到他的身后,侃侃道:“刚才接到的两则战报,皆是噩耗啊。一则是昨夜廖副掌门在与长空他们汇军之际,前往出迎的纤楠遭遇敌军高手,随行精锐骑兵死伤十之,纤楠自己也是身负重伤险些丧命。二则是今日午前驻扎在祖玛寺庙部队再次遭到敌军的袭击,折损官兵不下三百多人,冲儿也不幸在战斗中阵亡了”

  “陈冲他阵亡了”

  萧剑笙听罢顿时一番惊谔,揪心悲痛随之而来:“红楼兄弟姐妹同手足,如今攻城尚为开始,竟先走一人,何等念呐朝颜姐若得知此事,唉”

  “是啊,朝颜一向重义,如今冲儿命丧敌手,想必她定然是悲痛欲绝啊”

  成诚也是连连颔首哀声道:“我军自入省以来,各处阵营皆是捷报连连,从未有过如此事态。而如今却突然连连遭遇失利,难道是由于佯攻城池的部队已经没有了,天得以出兵开始向我们发动反击而致”

  “我军此番虽然势大,又连连取得一些战果,所谓兵骄必败呀。沙巴克毕竟是纵横天下二十余年不败的史上强之城,天身边更是卧虎藏龙,兵强将广看来,以后的战事,会越打越艰难,我们也该更加心谨慎才是。”

  萧剑笙着,横扫一眼面前的碧波沧海:“长老时才的不假,我是真心喜欢上这盟重海了。一眼望去,远接苍天,上穹尽,辽阔边。不知这海的那一头,是不是也有另外一方异国疆土。”

  “天下之大,非凡人一眼可望尽,亦非我等此一生即可踏遍寻尽啊。”

  成诚与他同观远海,出口感慨:“所以我们才要先占得那沙巴克,得沙巴克者方能得法玛之天下,或许以后有朝一日,我们也可以乘帆远洋,一同去看更广阔的天下啊。”

  盟重以男的海岸线上,“狂战士”轩辕火烈现在等级40级、战士正率领着他的部下们和两百多名沙城兵将,沿着滩头前进搜索着。时隔三年,作为目前七独中资格老的统领,如今他变的更加成熟老练了。

  很快的,一个探哨兵飞马来报,前方岸滩上发现了烟雨红楼的营寨残骸。

  轩辕率众赶到时,只见在岸边不远处的一座巨大沙丘下面,依着一片沙漠石岩的凹型地界上,一个明显是被安扎过营寨的痕迹被遗留在那儿。甚至还有很多尚未来得及带走的桩木和锅灶散乱在地上,有的被黄沙半掩着,但是环望四周,却不见任何一个敌军兵士的影子。

  “看来我们来晚了,他们已经拔了寨子,想必也已经走远,如今再去追赶也晚了。”

  轩辕略有些不甘,但还是很快接受了事实从而让自己的心保持着冷静。

  是的,这里就是之前萧剑笙安扎营寨的地方,也就是廖乘风曾经在毒蛇山谷初览兵力排布地图时,所发现的那个存在着安全隐患的位置。

  “统领,那,我们是即刻回城,还是派人再去打探一下对方的去向再作计议”

  跟在他身边的一名本部亲卫怔怔地问道。

  “我们是负责杀敌、伤敌,而测敌之事,就交给欧阳和他的隐密部队去作吧。”

  轩辕虽对未能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