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章,我的野蛮伙伴(3节)(1/2)

加入书签

  ()又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夕阳忽然放下一直拿在他手中的茶碗说,他的朋友来了。

  我随着他指给我的方向看去,村口处走来两个人。

  当他们走近我们的时候我才开始看清他们的样子。前面的一个,27、8岁左右,满面春风,穿着一身墨绿色的重凯甲,披着黑色的披风,背上背着1把炼狱。

  我惊了,那不就是之前在比奇骗过我的那个骗子吗!

  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男孩,他的年龄看上去比我还要小一些,带着未脱的稚气,穿着一身和我作工质地差不多的男式布甲,手里拿着一把铜剑。

  铜剑?天!铜剑!那把剑我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它曾经救过我的命呀。那是我的呀!

  “怎么是你!?”

  我急忙跳起来,用憎恶的目光瞪着他:“我的于哥哥呀,你可叫我等得你好苦呀!”

  “啊!?咋是你??”

  他顿时满脸的大惊失色,指着我:“咋会在这里碰上你!”

  这时夕阳也走了过来,接着他又指着夕阳:“你……?”

  然后惊慌失措的在我们两个之间指来指去:“你咋和你!?……唉,俺晕倒!!”

  “怎么了?你们认识?”

  夕阳不以为然,不过看我的表情,很快地开始有些意识到了事情的缘纬。

  “美都,你可别告诉我他就是之前骗你东西那人啊?”

  “不是他,那就是他的双胞胎弟弟干的。他说他叫痰盂!”

  我嚷道:“我看哪,你就是人如其名!说好帮我修剑,拿去修好了很快就回来还我,结果就一去不回,害的我傻站那儿等那么久!喏,就是他手上这把!”

  我把手指向那个男孩手里的剑。男孩有些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情景惑住了,呆站那儿一言不发。

  “你还先晕倒?该晕倒的人是我!”

  我鼓起腮梆怒道。

  “你们都晕倒,我狂倒!”

  夕阳哭笑不得。

  “我说老于啊老于,你什么时候学会干这缺德事的本事来啦?唉,你在本大少心目中的残存的那么点儿剩余形象,现在什么都没了。再着说了,你说你就是骗吧,那你还把真名暴给人家,起码也改改换换哪。”

  谭于满是羞愧,脸色变的比当初我取笑他名字的时候还要红艳。不过看样子那还真就是他的真实姓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