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章,死讯与婚礼(3节)(1/2)

加入书签

  ()酒过几许,含微早已是醉意盎然,便也忍不住。

  “含微今天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

  天娇说,嗤笑着含微酒量不济。

  “倩儿出去看看她吧。”

  倩说着,也随之离席,追了出去。

  她为含微感到同情和怜伤,或许现在,除了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其它人能够安慰她心中的忧愁。

  ……

  今晚的月亮很暗,灰蒙蒙地,隔着一丝淡薄的乌云。,很快的,便听到前面不远处传来的哭声。

  她看到含微已经吐翻在前面不远处的石阶上,像一滩失志的烂泥,她不停地喘息着,吃力地哽咽着,流着的,是伤心欲绝的泪。那么令人心酸。

  “怎么了,什么天塌的事儿喝成这样。”

  正当倩儿打算走上前去,一个锦装道士已经从另外的方向走到了含微的身边。

  “不是还在想那死人的事儿吧,都过去了,就忘了吧,这不像你。”

  他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那是恶三颠,他坐下来看着她,像看到一个几乎失去了生的勇气的绝望的罪人。

  “那不能怪你,要么就怪他自己,是他自己冲破了城主的界线,谁都没办法,你说你这又何必呢?”

  界线!?什么界线!?倩的直觉告诉她,她貌似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事!她想着,飞快地躲进避月的角落,继续偷听着他们的谈话。

  “那你能告诉我吗。”

  含微哭着,哭得,又是那么的懊悔。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是你?或者是其它人,鹤九天,上官凌风,他们都是疯子,为什么不是他们?为什么是最不应该去的我要去呢?”

  “因为你是沙巴克的人!”

  恶三颠答断,口中,是森森的冷。

  “大哥命你去,你就一定要去。”中的所有都推泻给了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