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孤胆王城!血与情(6节)(1/2)

加入书签

  ()

  未待他喊叫,火符在他的背上砰然炸响,击穿了心肺,即而似人偶般的堆倒在地上。

  耀英自是天下少有的勇猛战将,而含微虽亦非等闲,但在他的面前依旧是小巫见大巫,她一次又一次的被他撞开,一次又一次的被他压倒,每一招每一式的比对都显得那么的勉强,那么的凶险。

  而正当她退无可退,招架不及的时候,妙兰和他的宝宝们及时地挡在了她的面前:“还活着么?”

  他背对着她,面对着耀英,她看到他那遍体鳞伤的背影,但是感到的却是那前方的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和魂魄。

  “白羽你听我说……!”

  含微急切地说,他要让他知道,他现在不应该还在这,继续这一场毫无意义的争斗。

  但是他并没有听她把话说完,只是留下了他的骷髅和神兽,自己却闪身而逝。神兽并着骷髅亡灵合力与耀英战在一处,她慌忙地四处搜寻他的踪影,他已经冲向了天傲!口甩了过去,同时箭步飞身,突入了天傲的**!殿墙壁。而此时妙兰的银蛇已经电闪而来,天傲举刀一搪,银蛇力斩屠龙刀身,溅出星点火花,“镗”一声脆响,剑刃上的豁口骤然破裂开,银蛇无奈的断作两截!疲力竭,奄奄一息,又怎能再与那举世无双的神兵屠龙相抗。

  天傲见妙兰断剑,跨步上前,发一声吼,一招“恒刀逐日”爆发而出:那是源于“烈火剑法”,但却比烈火更烈火的战技奥义!但不同与烈火的是,它可以将凝聚与刀身的烈炎瞬间击发出去,击穿更坚固的障碍防御,击溃距离更远的敌人!

  妙兰躲闪未及,忙用断剑相抵,但面对如此强大猛烈的刀火冲击,自是螳臂当车,直教那逐日烈焰击飞出去,跌倒在地,双臂顿时烧伤半片,一口鲜血从喉中喷涌而出!

  危急之下他连忙忍痛为自己升起一环群体治愈的光环……幸亏天傲也只是新修得此绝世刀法,只炼成基本,尚未演成火候,否则这一刀便足以置妙兰于死地,好不霸道的神技!

  “白羽——!!”

  含微惊得一声尖叫,慌忙跑到了他的身边,将他搀扶了起来。本杀不了他!花舞已经离开沙巴克了,她去了赤月峡谷,她是去找你了呀!!”

  他震惊了,呆望着她:“含微,你说真的么??”

  他看到她那泪湿的双眼,里面充满了懊悔和哀惋。他看到她不住地拼命的用力点着头,他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但是此时,如鬼神般赫立于他们面前的天傲却似乎并不会给予他的对手任何的机会,正如他曾经所战胜过的每一个对手,他从来斩尽杀绝,毫不留情。外众将士听令,叛我叛城,弑我兄弟,杀无赦!”外所有的沙巴克军士皆齐齐地亮出了他们的兵器!,乱刀斩杀这两个王城叛逆的时候,竟从他们的中间又传出了一片喊杀声!

  妙兰和含微闻声望去,只见两名沙巴克的士兵跌入殿内,倒地身亡!那个带着骷髅亡灵,提着带血降魔,只身抵挡在门口的道士,正是恶三颠!

  “白羽!你他ma还没歇够啊!我这可撑不了多久,识相的你就马上给我再爬起来!我的女人可以为了你把命搭在这里,你要是也敢死在这儿我们作鬼也不轻饶了你!”

  恶三颠挡在那儿,任虞渐从眼中这突如其来的光景中醒悟的周围的沙巴克士兵们向他涌来,任他们的刀剑魔法在他的身上开出一朵朵鲜艳的花儿,硬是不肯退后半步,硬是用他那单薄的身躯为他支撑着通向归路的最后的关门!

  “恶三颠?”

  妙兰自然是惊异,但更惊异的却是含微。

  但是她很快的意识到,现在不是废话多想的情势,她知道恶三颠真的跟本支撑不了多久,他们很快的就会突破他那道单薄的防线,胜负在争分夺秒!

  “剑!”

  她回首飞快地扫视着殿内:已经击溃了骷髅亡灵,正在与神兽作着最后拼搏的耀英。铁面擎刀,正在一步步向他们逼近的天傲。四溅的血迹,和四圣兽的尸体,还有……朱雀死后掉在身边的那把银蛇!门口一推,自己冲向了相反的方向,飞身扑向朱雀身边的银蛇,抓在手心,就势一个翻滚挺起身来,挥手向他掷去:“快走!”

  妙兰接剑在手,望了一眼含微,她的目光在对他说:不要管她,快从这儿出去,去追他想找的人。门,将肩并在了恶三颠的肩头。

  “你总算出来了……”气:“你要是……再晚出来一会儿,三哥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