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章,天尊的干孙女?(2节)(1/2)

加入书签

  ()

  “可是我不是学院的门徒,不方便在这天尊观随意进出的呀,况且即使我报名学院门下,那么我的老师也应该是你的七个门徒其中的一个,不能直接受你亲传。况且既然成为门徒,貌似就更要守各种规矩,其中头一条便是天尊观重地不得擅自进入……”

  我依然还是颇有顾忌地说。

  “我认ily。”

  而且是一口生硬且并不十分流畅的鸟语。

  “啊?”

  我已经晕头转向。

  “you叫我声干爷爷。”

  他怪腔怪调地摆出一副贱相。

  “你是想占我便宜吧?”

  我气笑不能地瞥视着他。

  “nonono,you可想清楚啊,我堂堂一个天尊,好歹也算个人物。一般可不随便认亲戚,必须得是资质潜力和脸蛋儿相貌两者兼备才ok,you要是长得丑了,白给我我还不要呢。”

  他神气地撇了撇嘴,恨不能鼻孔着朝天:“you干是不干吧?”

  “好吧我承认我是个禁不住诱惑的人。”

  我无奈地说:“……干爷爷。”

  “good!乖孙女。”

  我刚叫出口,他便将那卷轴丢了过来。

  “里面有1000万经验值,能把you直接升上lv35级,等you炼成召唤神兽,在外面一般也就没什么人敢招惹you了。”

  说罢,他伸了个懒腰。

  “时候也不早了,我睡觉了,you也回去睡吧,熬夜容易张青春痘,脸蛋儿就不好look了。”

  ……

  就这样,我开始了我在道术学院的学业。每天趁其它的门徒学客还在休息的时候跑到比奇城杀**猎鹿,割些回来,在附近的林中生火,烧好了,再溜进天尊观去。

  “出手要狠,锁定要准!”

  刚一跨进观内,便会听到天尊严厉的指导。

  “灵魂火**!”

  我会将烧**像火符一样向他打过去。

  “比昨天又有长进。”

  天尊接**在手。

  “孺子可教!”

  于是一边啃着**腿,一边问:“东方的神明是what?”

  “东海的深渊神龙。”

  我一边从包裹里取出装满佳酿的小酒坛和酒碗,一边答道。

  “群体隐身术和群体治愈的最高境界在于whbsp;>控自如,随心所欲。”神剑法的最高技巧呢?”

  天尊一手抓**,一手探过来抓酒坛。

  “只取要害。”

  我则故意抓紧酒坛不放,与他对比腕力:“且在同一处同时连出两剑,以防失手。”

  “今天穿的**什么颜色?”骚扰。

  我败了,把酒坛让给了他。

  “粉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