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章,彩虹(1/2)

加入书签

  ()

  ——章引——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人间,有悲欢与离合。

  ——正文——

  盟重土城还是老样子,就像它周边的沙漠,貌似永远都不会改变它的颓废和荒凉。人们在颓废中享受着简易自由的生活,在荒凉中练就了不拔与顽强。

  马帮亦未变,只是我已经不在他们当中,但马帮还是马帮,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的离去而改变了它的模样。况且,夕阳从死亡山谷带回的新的伙伴似乎将很快的取代我曾经在那里的位置。

  她在人们的眼中和她的嗜魂法杖一样,无处不散发着一种强大的引力,吸引着周围的人,和他们的视线。他们会很快的接纳她,就像他们曾很快的接纳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一样。

  尽管没有人问过她的年龄,也没有人追究过她的来历。他们只知道她是一位绝世的顶尖法师,她一个人杀掉了暗之触龙神,她送他命运之刃,并被他请回了这里,成为了他们新的伙伴。

  人们只看到她的现在,但对她的过去一无所知,但是这里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在他们的眼里,那不重要。

  她叫冰泪。一个除了那玉洁的名字之外,一切都十分神秘但又那么诱人的迷。

  ……

  已是深冬,青竹走在茂密无边的沃玛森林深中,眺望远处,一片林海茫茫。早已被磨花的皮靴显着他已经走了多久多远的路途。

  “大姐大——!!你在哪儿哇——!!”

  远近无人,亦无回音,只有萧萧的寒风,和他自己的呼唤,在空中游荡。然而在这广阔的人魔天下,在那纷乱的传奇人海,他依旧不懈地寻找着我的下落……

  ……

  误闯虎卫堂事件后,天尊大病了一场,三、五天都是卧榻不起。

  其实他是在装病,因为怕那天追我未遂的洛子宣询问他这一系列的闹剧究竟事出何因。我和梨贞则负责早晚轮流留在天尊的身边照顾他的“病体”,梨真和以往一样早起夜归,而到了晚上,我会去替他,然后继续给天尊送去酒和。

  于是一切几乎又都恢复了正常,只是洛子宣最近看我的眼神又变了许多,变得越来越苛刻,越来越令人胆寒。

  几天后,我向天尊讲述了自己心中还有很多需要去解的结,告诉他我该回去沙巴克了,那里有人在等我。他貌似很不舍得,但也没有刻意挽留。我答应他,等我应该去作的事都可以告一个段落的时候一定会常回来看他。并拜托梨贞以后代替我好好地侍奉他老人家。

  ……

  临走那天,我没有去天尊观和他话别,因为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久,但却彼此都很喜欢对方,而我自己,也是十分不舍得的。

  我只是远远地望着他的观宇,在心中默默地道一声珍重,感到那来自那个檀香屋中的那份无声的寂寞,作别那些短暂却又难忘的温馨与欢乐……

  ……

  不过我想我会很快再回来这里的。因为对于我来说,妙兰始终都是我现在最放不下的一桩心事。

  是的,我们萍水相逢。然而,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或许,我对妙兰的执黝也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些。我承认我是有私心的,起初,可能是因为他太迷人。当然,我所说的这个“迷”,并不单纯只是指他的长相和本领。还有他那一身令人不得不为之吸引的深远的东西,一种气息,一种气质。

  我一直是一个喜欢探求所有心中的“为什么”的人,而他带给我的那些“为什么”,则自然成了我所说的这个眼下最希望得到答案的迷。

  在干爷爷给我的那个梦境世界里,我看到了他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过去。还有那些生、又死在他的过去里面的人。于是我便在修行的这段日子里,反复的揣测着他那貌似难以除及的内心世界。用自己善感的心,试着去体会他心中的那些被血和泪洗过的情怀,孤独,还有伤感。

  那么现在,我的目的明确了。就是帮他截开这个心结,以为我想,无论是这次的赤月峡谷之行,或是我以后的征途上,如果能够有他一道同行,那么,我曾经的梦,便将不再是梦。,没有风,下着小雨夹雪。

  城内的一切都未改变,药店前,街边处,却没了倩儿的身影。那令我的心,感到一阵贸然的冷,我的预感告诉我说,她一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