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章,追忆那儿时的纯真(2节)(1/2)

加入书签

  ()

  “你们不是厌恶人类么?为了自保就依了它又能怎样?”

  我又问。虽然我知道,那并不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除了归属它的麾下,顽达还有一个条件。”

  萨吉说:“就是让我们交出笑笑!”

  他显得有些纠结,又带着几许憎恶。

  “塔旺异常憎恨人类,笑笑不是兽人,所以留在我们的部族里一定会惹怒它,为了表示忠心,顽达要把她的尸体送给塔旺。笑笑从小和我们的部族一起长大,笑笑过逝的父母是我们部族的大恩人,我们不能违背当年已故先代首领的遗志。再说,不能保护自己的族人也就是部族最大的耻辱,所以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顽达的条件,哪怕敌不过它们,也要战到最后一个人,保护我们的笑笑和族人们不受伤害。”

  “今天袭击她的那两个想必就是顽达的族人吧。”清了些眼下的状况。

  “它知道你们不会轻易交出笑笑,所以便派人盯着,等她出了村落的时候嗣机动手。只要没有证据证明人是它们杀的,就可以避免因为交与不交人和你们发生不必要的战事。”

  “我们知道,人类是可怕的种族,智慧要比我们先进,文明也比我们发达。法玛是弱强食的地方,人类比我们强大,所以侵占我们的土地,奴役我们的族人。我们的祖先想依仗先天的体魄战胜人类,最终还是败了,我不知道从前的战争是什么样,但是今天看到你我就知道,在比奇、或者其它的地方,一定还有更多像你一样强大的人类。无论我们统一多少个部族,组成再庞大的军队,也赢不了你们……”

  他虽有些不甘心,但也还是折服地说。

  “……笑笑的父母也和你一样,都是强大的人类,不过他们没有伤害我们的族人,反而在村落被瘟疫侵犯的时候治好了大家的病,救活了我们的族人,还为了我们仍掉了他们的武器。笑笑又这么善良可爱,我们一起长大,一起找猎物,一起吃东西,一起睡觉,一起看日出、数天上的云彩,看月亮、数天上的星星……”

  “不是谁强大,谁就可以侵犯弱者的。”

  我打断他,叹了口气,百般无奈,也同情它会有这样的想法。

  “就像我,如果今天没有遇到你和笑笑一起,也会杀了你的,只当你们和蜘蛛、毒蛇一样,是邪恶的怪物。可是现在我和你坐在这里说话,一起看着她,照顾她并为她担心。我才知道你们并不是我原本想像中的那样,除了长相有别,其实你们也和我们一样,都是有血有有思想的。你们也有好有坏,我们也一样,这个你懂得。虽然历史已成定局,很多事过去了就无法再重新改写,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再这么想,不要因为我是人类,你是半兽人的缘故而憎恶、排斥……。”

  我说的真诚,他听的真挚,祖辈们的是非恩怨,为什么要无辜的后代们继续为之偿还?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成为朋友?而一定要相互敌视仇杀?

  “……我和你一样,都有自己的名字,我叫夜美都,夜是姓氏,我的朋友们都直呼我的名字美都。不管人类和半兽人能不能成为朋友,如果你愿意和我说话,愿意和我相互理解,那么我就可以成为你的朋友,萨吉。”

  ……

  夜深人静,我轻轻地睁开眼,不知什么时候,竟坐在这木墩上打起盹儿了,或许兼程赶路的疲倦已经到了极点。

  四下看了看,萨吉也已经趴在草床边上睡着了,正鼾鼾地打着呼噜。只是那草床上却已经空然无人,睡在那儿的笑笑却不知了去向,我走过去,那草席,还是温乎乎的……

  在刚刚出村,还尚离村落不远的林里,我发现了她。拄着跟木棍,一步一步,慢慢地向密林深处的方向挪弄着艰辛的步子。

  “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救了它们么?”

  我绕路抄到了她的前面,在还可以借着明亮的月光看得到远处的村落的地方截住了她。

  “就算你去顽达那儿,让它把你交给塔旺处死,你的族人也未必相安无事。因为他们还是要和顽达一起归至塔旺的麾下,有一天他们要被带去比奇边境的战场,你或许不曾知道这个村落外面的世界究竟如何,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世界要比你想象中的要大太多太多,我也只是那其中的一粒微尘。以一己只懂得靠蛮力去战斗的林中兽人去和当今英雄辈出的这天下间的无数魔道战士们发动战争,结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