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章,复燃(2节)(1/2)

加入书签

  ()

  “我无意中得到的,送给姐姐护身之用。不过可能是它之前的主人用得多了,只剩1点持久了,这传说中的法力,看来也只够再用一次了。”

  他可惜的说道。

  “姐姐于我有救命之恩,我自当相抱。本想陪伴姐姐身边作鞍前一卒,只可惜我如今才技浅陋,怕辱没了姐姐的英明。不过我自会另行历练,如今只把这神戒交给姐姐,先保姐姐一个周全,待到那日我学就技成,必然再来寻姐姐效力犬马之劳。”

  “小雨言过了。”

  我很感动,便恭敬不如从命,收下了他的这份心意。

  “不过上进归上进,可莫一时急于求成,坏了自己的身子。有一天如果我有运气有了自己的行会,你可是要来我这儿给我当一员得力干将的呀。”

  “有姐姐这句话,我便也安心了!”

  他兴高采烈地说。

  “那姐姐你自己多加保重,我们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恩,一定!”

  ……

  当我来到道士学院的大门口时,碰巧遇上了梨贞,他还是拿着埽具,仿佛那院门外终日都有永远也打扫不完的东西。

  “梨师兄!”

  还与他离得尚远,我便已经迫不及待的高声唤道。

  “夜姑娘!?”

  他抬起头来望见了我,自是一阵欣喜,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从那高高的青石阶上跑了下来。

  “真的是夜姑娘回来啦!”

  “是呀,回来了。”

  我微笑着看看他说。

  “我不在的这几天,干爷爷身子骨还好么?”。”

  他说着,伸手帮我牵马。

  “快进院吧,老师若见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不知道该多高兴呢。”

  “梨师兄,我就先不进去了。”我说。“这样吧,你先帮我把这红枣牵进去,告诉干爷爷我回来了,不过眼下还有点儿事要去办,晚些时候再回来给他老人家请安。”

  “哎,好的。”

  他点了点头。

  “不过你可要早些回来啊,免得老师等急了要拿我撒气的。”

  “嗯,我知道了。”

  ……

  离开了道士学院,我独自踏上了那日曾与他登峰的山路。

  就在快到半山腰的时候,我听到了那来自峰顶上的悠扬的竹笛声。

  那曲调依旧是那么优美动人,只是冥冥中仿佛又添了几份淡淡的伤感与清愁,清愁,是那辽远的、海一样的相思。

  “美丽的梦,留下美丽的忧伤。人间天上,代代相传。”

  我凝视着他那依旧唯美的背影,轻轻的念起了她的诗词。

  “但是心,真的能化作石头么?为了眺望天上来虹,而错过无数人间的月明……”

  “你都知道了。”

  曲毕,他缓缓地说,望着脚下的赤月峡谷。

  “嗯。”我说。

  “原来你每天在这里超度亡灵,是在守着和她之间的那个承诺。”

  “……”

  “你自幼便得天尊的亲传,年纪尚轻,就身怀绝技,等级比那沙巴克的天傲还要高,被誉名是天下间最顶尖的道士——白羽御幽兰。”

  我又说:“只是你空有一身的本领,却不知为什么而活着。没有抱负,没有梦想,更不知道人间冷暖,对身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冷淡、漠不关心,且我行我素,桀骜不训。”

  “传奇人间,又有什么梦值得我们去追逐么。”

  他远眺苍空,似问我,又似问天。

  “人魔乱世,还有多少事物值得我们去关心么。”

  “你的确是一柄锋利无比的剑,只不过,你这把剑没有一个能容得下你的剑鞘,所以处处锋芒毕露,所以容易刺伤周围的人,也伤了你自己。”

  我走到他的身边,同他一起看着远处,那是他的回忆,那里有他所有的伤、和痛。

  “你之所以在沙巴克待了五年,就是希望能为自己找一个答案——究竟为什么而活着。”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那么但愿我从未去过那里。”

  他轻叹,带着一丝酸楚。

  “那样很多人就不会死,是吗?”

  他的无忌和无知令他的手上沾满了无谓的血,其中也包括我的月灵姐姐,从他的酸楚中,我感觉得到他心中无数的忏悔。

  “一把好剑放任着,被不应该用它的人所用,就成了这世上最厉害的杀人凶器。因为它没有自己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