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成了恶仆(1/2)

加入书签

  “老夫子好,学生因为事担搁迟迟不能来上课,还望夫子恕罪。”张天正专心听老夫子授课,外面响起一个放荡的男子声音道。

  张天和所有学员回头望向来人,正是自已入城时见过的醉酒青年,现在脸上还有浅浅的酒晕没有散去。

  老夫子摇叹息道;“张探郎,你应做众学员的表率好好读书,方能不坠张太守的门风啊。”

  “知道了,反正我会是太守府未来的家主,绝不会落了我张家的面子。”张探郞自得意满的道。

  “大哥千万别瞎说,姨父的太守府自有二表弟和三表弟继承。”张佳仪急得提醒道,生怕自已的亲大哥再说出什么疯话。

  “哼呵呵,这两个鬼能干什么。”张探郎不屑的笑道,同时歪歪扭扭坐回自已的位置。

  老夫子咳了一声道;“都安静下来,我们继续读这篇梦游西仙境记。”

  书院学员们又朗声读起文章来,八岁的二公子频频回头怒视张探郎,被老夫子叫起来呵斥一通,五岁的三公子则有些迷糊的样子。

  张天把一切看在眼里,觉得太守是知道两个孩子可能会被欺负,所以才叫自已来当伴读。

  他决定等下如果生事,一定站在两个小孩子这边,那个张探郎以大欺小太不是东西了,就凭这花天酒地的模样也妄想继承太守府。

  果然,正午时分老夫子宣布下课后离去,其他学员忙着回家去吃饭,三公子却气冲冲的跑去找张探郎骂架。

  “张探郎你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我爹才是张家家主,太守府未来也应该由我和三弟来继承!”三公子怒吼着质问道,但小小个人儿实在不能对二十岁的张探郎产生威摄。

  张探郎轻蔑的笑着站起来。双手揪着三公子的衣服提起来道;“敢这样和大表哥说话,皮庠了是吧,现在又有谁能帮你。”

  张佳仪惊道;“大哥快放下二表弟,他还是个小孩子,让姨父知道也不好。”

  张探郎狡辨道;“我怎么是欺负二表弟呢,小孩子不懂事就要受教训,先让他知道高处很危险,乱向上爬会跌得很惨的。”

  三公子急道;“放下我哥哥,要不然我就去告诉娘亲!”

  “哈哈,你们那个娘我可不怕。”张探郎嚣张的说道。

  张天看不下去了。走过去一把抢下二公子放下,对着两个孩子大声道;“现在已经下课了,请两位公子随我回府吧。”

  他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向大门走,周围的人全都讶然不已,坐在无处的兰儿也惊得瞪圆了双眼。

  张佳仪惊讶得捂住嘴巴。突然现大哥满脸冷汗,忙问道;“大哥你怎么了。快告诉妹妹啊。”

  张探郎本想抬手指着张天骂。却现双手居然脱了臼,仿佛断了般垂着不能动,骇然之下什么也没说的摇摇头。

  “兰儿快过来扶大哥去看医师,他的手好像不能动了。”张佳仪现真的不能动,忙招呼贴身丫环道。

  兰儿快歩走过来,看着张探郎垂着的手奇道;“大公子不是练武之人吗。怎么会这样轻易折了手臂。”

  “刚才那个学员是那家的,竟敢管我的私事。”张探郎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