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被大房要去做仆人(1/2)

加入书签

  张保家一喊完,马上就有好几个看家丁举棒冲向张天,那些丫环吓得闭上眼睛不敢看。

  “都不准闭眼睛,就是要让你们好好长长记性,知道这里是谁当家,别尽想讨好外人去!”张探郎挥舞双手呼喝道,尽显主子的威风气势。

  张家保的夫人李氏露出不忍之色,劝道;“夫君不要对下人如此严厉,探郎并没有大碍,打这个少年几板子就算了。”

  “哼”张保家冷哼一声,显然并不打算听夫人的话。

  张佳仪望着书生装扮的张天,脸露婉惜神色,不忍的别过脸去,在旁伺的兰儿则低垂着头不敢看。

  张天把周围人的表尽收眼底,心中暗道;“二房家主竟设私刑肆意取人性命,如此为富不仁,也不怕坠了太守兄长的声誉。”

  他见大棒打来,轻轻挥手去挡,一下子就把那几根打来的粗木棒打断,惊得院子里众人瞠目结舌。

  张保家最先反应过来,大怒道;“竟然身怀武功,快如实交待,你是不是混入太守府的贼人探子!”

  张天朗声道;“请家主不要心疑,在下学得一些武功仅是行走自保而已,绝不是坏人之流。”

  张探郎见张天语气恭敬,顿时壮起胆气跳脚大骂道;“呸,你不是坏人谁是,借故弄折我两条胳膊!”

  “你们都别愣着啊,快把这个叫天张的人抓到府牢里去,我姨夫一定会好好,审问的!”

  张天冷冷看着张探郎,什么话也不说己让他声音怯下去。

  李氏轻出声道;“老爷先别妄下决断,也许这其中有些误会呢。”

  “能有什么误会,分明就是这个下人弄折我的手。妹妹也可以做证的!”张探郎恶声恶气的对李氏喊道。

  张佳仪也不满起来,不过是对自已的大哥斥道;“别对母亲这样说话,当时我只看到你和这个下人抢二表弟,不知道你的手是如何断的。”

  张探郎勃然大怒就要说话时,李氏却和颜悦色问张天道;“你把今天生的事如实说出吧,我不太相信自已儿子的一面之词。”

  张天觉得这李氏倒也讲理,便说见张探郎抱着二公子不放,怕甩出毛病就去接过来送回家,一再强调自已只是抱二公子没有碰张探郎。

  张探郎气得直跳脚,但却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因为张天抱走二公子非常突然,自已的手居然被带脱臼了。

  李氏看到儿子脸红脖子粗的样子,一想就明白张天说得可能是真话,心中更是摇头叹息不已。

  同样深知自已儿子秉性的张保家怒哼道;“就算大少爷受伤之事与你无关,但做为二房的下人要记住。维护二房的利益才是你该做的!”

  张探郎气得大喊道;“什么与他无关,难道我的手就白折了吗!”

  张保家冷笑道;“身为二房的下人。去维护外人还与大少爷受伤有关。岂是能轻饶的!”

  “你们去找铁棒来把天张的双手同样打折,让所有下人长长记性,二房的主人究竟是谁!”

  张天强压心中怒气,冷冷看着周围的人,心中忽然有些感伤自已只去书院听一天的课。

  他正准备施展魔影歩跃上院墙头时,突然有个娇腻女声在院门响道;“二房大院很热闹嘛。”

  所有人望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