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亲人相认(1/2)

加入书签

  太守夫人小心的搀扶夫君坐下,再抬头笑道;“还要感谢小兄弟替我夫君报仇,那花王庄的凶贼!”

  她看清走近的张天时猛然顿住,整个人呆愣当场,双手不听使唤的向扬起,眼睛里流下泪来。

  有伤在身的太守奇怪的看向妻子,道;“夫人,妳因何如此失态?”

  大厅众人都把目光集中在太守夫人身上,她一向举止端庄行事公正,极受下人尊敬。

  二夫人打量着大夫人和张天,眼神闪过一丝yin霾,暗暗捏紧手中的锦帕。

  “像,实在是太像了!”太守夫人连声慨道,手指张天神份外激动。

  太守看向张天,仔细打量半晌点头道;“当初第一眼见到这少年,我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经夫人提醒才想到他和我年轻时像极,夫人妳莫不是认为?”

  张天早已泪盈满眼眶,颤抖的嘴唇说不出话来,但眼前两张显得憔悴的脸还是和记忆里爹娘的样子开始重合。

  “天儿,你一定是天儿,快回答我,你就是我失散了十年的天儿啊。”太守夫人突然冲前几歩紧紧扶着张天双肩,爱怜心疼的凝视着他道。

  大厅众人霍然神剧变,太守更是挣扎着站起道;“夫人妳说,什么咳咳咳!”

  太守夫人回头对丈夫哭喊道;“他是天儿,是我们失散了十年的天儿啊老爷!”

  “咳咳!是咳!天儿回来了啊!咳!”太守剧咳不止,但还是大笑不止,还想挣扎着来抱张天。

  张天看到比记忆里苍桑许多的爹娘,忍不住流下大滴大滴的泪来,正要开口相认却被大厅其他人打断话头。

  张保家跳脚大吼道;“大哥,大嫂她忆子得了失心疯,你怎么也不清醒了,这小子分明是我二房的下人天张啊!”

  张探郎恨声道;“我那大表弟分明已经死在乱兵中,怎么可能还活着,姨父千万莫让小人冒认了亲谋夺家产去!”

  张佳仪紧紧抓着兰儿的手,也是小声道;“他不是姨父的孩子,绝不会的,我们不可能是表兄妹,对不对兰儿?”

  她眼睛红红的望向兰儿,希望得到自已想要的回答,但兰儿看着太守夫人抱张天认亲的样子,只是感慨的摇头不语。

  “我自已的孩儿不需二弟一家来辩认,我和夫人自己认得出来。”太守冷淡的道,然后慢慢从坐位上站起。

  二夫人忙上前扶住夫君,道;“老爷还是先把身体养好,认亲的事稍后再说,而且这小子来路不明,还需细细查验才可呀。”

  太守夫人被周围反对声激得怒了,回头呵斥道;“柳氏妳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自已的儿子还有错吗!”

  二夫人冷起脸道;“大姐妳说是老爷的儿子就是了,他有什么证据来证明呢,张家的产业可不能叫来路不明的小人夺去了!”

  太守夫人听到二夫人的话,忙掀起张天的袖子来看,果然见到自已当年咬出的齿痕,顿时激动大哭道;“老爷快来看啊,这是我们的天儿,他回来了。”

  张天什么也不做的任太守夫人查看,只是冷冷注视二夫人。

  太守急匆匆赶到张天身边,打量几眼后笑道;“果然和我当年十分像,怪不得当初一眼就注意到了,回来就好,回家就好啊。”

  二夫人不乐意了,在后面高声叫道;“老爷请一定要查清楚才能相认啊,千万不要让天宝和金宝认个骗子做大哥啊!”

  他背过身去拉两个儿子,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小声道;“你们快和爹说大哥是假的,要是让这个骗子到府里来把钱拿光,以后就没钱给你们买糖了!”

  八岁的张天宝当即领会,对太守大喊道;“爹爹请明查此人,也许是专门来骗人的,否则哪会这么巧先到府里来当下人。”

  张金宝也跟着说道;“爹爹别让大哥骗光我们的糖,最多我分一点自已的糖给他。”

  “什么大哥,他根本就是一个骗子!”二夫人冷冷语喝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