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攻击受挫(1/2)

加入书签

  张天知道自已成为了凑数的炮灰,心中自然很是不满,不过也只能希望自已会对上的敌人不要太强。

  他看到三角眼男子满脸得色,忍不住露出假笑问道;“不知这位师兄尊姓大名,也是参加本场比赛的人员么?”

  三角眼怪目一番,冷哼道;“魔三十四忘了圣宗的规矩么,在这里你没有前尘旧事只有代号,有名字也是成为圣宗内门弟子之后被宗主赐的名!”

  张天听到这些话后更加放心,看来以后不会有人知道真正的魔三十四已死,接下来只需注意不要引起怀疑就行。

  他本来还想问有关魔宗内门之事,看见三角眼加快向前面一群人走去,也就闭嘴不说跟了上去。

  前面也是一大帮魔宗弟子,当先领头之人穿着青色斗篷衣袍,上面有一道大大的暗红色花纹图案,是一个年约七十余岁的老者。

  张天猜测这个老者就是自已的顶头上司厉长老,又见有他身旁的一群人神色惨然,周围的魔宗弟子全是兴灾乐祸的庆幸神。

  三角眼突然加快走几歩兴奋的对老者拱手道;“厉长老久等了,我刚才去找魔三十四时把本系困难说了,他愿意为您老人家出战冷长老那一系参战弟子。”

  “哦。”叫厉长老的老者惊奇一声看向张天,脸上微带的笑意却渐渐消失,最后摇头叹道;“他只有三阶修为,上去不顶事。”

  三角眼忙道;“厉长老别伤了魔三十四的心意啊。有他上去挡冷长老那一边的毒水也是好的。”

  厉长老冷视三角眼道;“要说上场参加此次大比还是你最合适,五阶修为总还能做些事的,不过挡毒水还是让三阶的弟子去损失要小一些。”

  三角眼喜极再次拱手道;“弟子谢过厉长老成全魔三十四的忠心,他也算死得其所了。”

  两人相视呵呵冷笑。张天却听明白了,自已是被这个叫魔三十三的杂碎推出来顶缸的。

  他咬牙低喝道;“师兄太看得起在下了,我只有区区三阶修为根本不成事的,师兄有五阶实力当上场才可取得好名次,还是你去参赛吧。”

  魔三十三把三角眼一瞪,斥道;“你不上去参赛就是对厉长老不忠心,当心我替他老人家清理门户!”

  厉长老冷冷看向张天,眼神愈来愈森然,语气却尽量装得和谒道;“魔三十四尽可放心上去参赛,有任何损伤我会尽力医治的。但千万要记得为师兄们多挡缓一下毒水攻击。”

  张天心中冷笑道;“果然拿自已当炮灰了。老子可不想死呢。”

  他见改变不了什么也就不再说话。只是微微点点头站在一众要上场的同阵营弟子中,对魔三十三投来的讥讽眼神视而不见,但心中已经把这个小人列为必杀目标。

  厉长老系参赛弟子里有人神期待。显然对自已在大比中取得好名次有信心,而且神倨傲的扫视身边之人。

  但更多的参赛弟子则神紧张,显然对比赛没有什么信心,更有些愁眉苦脸神凄然的弟子沉默不语,他们和张天一样是被强势弟子推出来顶替名额的。

  通过这些弟子的低声交谈,张天总算知道自已和修为低的人为什么会被推出来了,原来冷长老一系的实力一直是魔宗外门排前三的,他门下的弟子更是出手狼毒绝不留。

  那些想隐藏实力的弟子就选择不出赛,所以这次宗门大比的厉长老不被所有人看好。

  张天听到同队魔宗弟子的议论,心念中与墓园意识体联系。准备在况危急时动用墓园力量。

  已经有紧张的弟子从储物袋中取出各自法器,除了聚魂幡居然还有装毒水的水瓶,有些拿出毒虫子还是活动的。

  他看见身边到处是这些可怖的魔宗法宝,心中犹豫道;“看来自已这方的实力也很厉害,真不知道更为强大的对方又会有什么法宝,等下的战斗恐怕不会轻松。“

  厉长老这系的参赛队伍很快被叫到大厅中央,按编号分别上了比斗台,冷长老那系的队员则慢悠悠的从别处走来,不屑打量先上台的厉长老系弟子。

  “厉长老这一系怎么就派出这些垃圾弟子,看来是想保存实力在药田历炼时大显神威了。”

  “哎呀呀,我们解决掉这些垃圾后千万要小心,也许人家正准备在药田历炼中找场子哦。哈哈哈……!”

  到处响起冷长老系弟子的嚣狂笑声,他们的参赛人员更是笑得前仰后止。

  比斗台上的历长老系弟子沉寂不语,很多人都是一脸惶然,在看到对手拿出黑气更加浓郁的法器后更是不安。

  “哼!以为本座的弟子会被吓倒么!”历长老在一大帮弟子簇拥下走入各个比赛台中间,高声冷喝道。

  冷长老系弟子再狂也不敢对一系长老无礼,各自收声上了比斗台,心中有气便横眉冷目的看着台上对手,只差要吃人了。

  历长老又大声说道;“本系弟子务必要全力对敌,凡在此次大比中赢过对手,不论名次均有提升修为用的阴元丹一枚。”

  被冷系对手看得浑身不自在的历长老系弟子顿时有了些精神,更有一些人生出拼一把的念头,纷纷拿好各自法宝凝神戒备,只等大会裁判一声令下拼死开打。

  张天面前的对手年纪约三十多岁,满脸横肉看起来很是凶恶,此刻正残酷的盯着自己冷笑。

  他对这种目光很不舒服,对有威胁和杀意的敌人就绝不能手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