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1/2)

加入书签

  “事已经过去了,你也就不要再想了,这几天我就在家里陪着你,哪都不去!”程莺面带笑容的看着钱多,钱多嘴角微微上扬,以示回应。

  “咱们什么时候回l市?”钱多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么一句,一旁的程莺愣了一下,随后说道“你想回去了?”

  钱多突然露出一副谄笑“没有,我在这里还没有玩够呢,我可不想急着回去!”

  钱多的这个问题让程莺吓了一跳,这当然不是说程莺不想再回到l市了,只是还有很多事没有解决,因为她的婚事程式集团已经和远帆集团彻底闹僵,她虽然不知道接下来远帆会有怎样的动作,但这个时候她也不可能不管不顾的一走了之。

  程莺笑了笑“好啊,我带你到处逛逛,也让你看看w市的繁华!"

  说到这里,程莺一脸的自豪。

  ………

  w市郊外一处烂尾楼里,两伙人还在对立着,其中一伙个个都把头给蒙了起来,看不清他们的样子,人数五六的样子,和他们对立的一伙则是田丰。

  田丰身后还是那几个彪形大汉,膀大腰圆。

  “我弟弟呢?”田丰眉头紧锁,看着面前的几个蒙面人大声喊道。

  “这件事你做的令我非常失望,根本没有达到我的预期效果。”领头的一个蒙面人声音冰冷道。

  “达不到你的预期效果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按照你所说的做的,没有成功只能说明你之前的部署不够紧密,和我说不着。”

  怎么说他田丰也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对面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把他的弟弟抓了起来,以此要挟他,

  但是一个来路不明的蒙面人想牵着田丰的鼻子走,未免也太猖狂了,田丰当然有资格提高他的声调,以此表示他的不满。

  这时从蒙面人的身后,推过来一个哭喊着的救命的人,零头的这个蒙面人毫无征兆的从背后摸出一把锋利的匕来,动作麻利的直接把这个哭爹喊娘的人的右耳割下来一块,这人顿时出杀猪般的嚎叫。

  站在他们对面的田丰瞬间傻眼了,他没有想到这个来路不明的不敢暴漏自己真面目的家伙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住手!”田丰大吼一声,狠狠的盯着这个把他弟弟耳朵割下一块的家伙。

  要说田丰是个狠角sè大家都知道,可是人都是有感的动物,尤其是在亲面前,田丰的弟弟叫田收,丰收,听这个名字就知道他的父母是个农民。

  没错,田丰的父母的确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不过在田丰十几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弟弟比他小了整整八岁,是田丰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才把他拉扯大,兄弟俩的感很好,在外人面前田丰给人的感觉就是个冷血动物,但在田收眼里,他却是个好大哥。

  “你他吗再敢动我弟弟一根毫毛我今天就算是跟你同归于尽你也别想活着离开!”

  田丰红着眼睛,怒视着面前的这个蒙面人。

  他的弟弟痛的双手捂着自己还有半个的右耳,不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