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1/2)

加入书签

  “还记得你第一次注shè的那种药水吗?”

  钱多刚坐进奥迪车里,丁磊就抛来一个问题。

  钱多迟疑了一下,实事求是钱多还真不知道他注shè药物的形,随即露出一脸的疑惑。

  “其实这都是张爱民的yin谋,我也是知道他的一点计划而已,最终计划我也不清楚,只有他知道,在你之前他已经试验了很多和你差不多大的学生,都是想要让他们超强,然后再利用你们,这也就是为什么张爱民会让你一毕业就让你直接进去江泉集团工作,这个其实只是个幌子,最终目的只不过是想要利用你本身的能力而已。”

  丁磊侃侃而谈,把他知道的一切计划都告诉了钱多,钱多倒也不惊讶,因为他本身就是个大大咧咧无心机的人,不过他也听得懂丁磊说的是什么,但他心大,宽,不会因为这个就绞尽脑汁的去想该如何去做。

  “那我现在要去做什么?”

  钱多看着表还是有些痛苦的丁磊问道。

  丁磊不说话,思考了一下“咱们直接去见张爱民!”

  路上,丁磊也叮嘱钱多,就当作什么事都没有生,顺其自然,看看张爱民的反应。

  已经深夜,但当张爱民接到丁磊的电话时,也是一惊,派去的两个人看来已经失败,到底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人,依然还是镇定自若。

  最终在老人的住处见了面,钱多依照丁磊的叮嘱,仍然是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完全就是一孩子。

  其实丁磊和张爱民各自都是心照不宣的事,但谁都没有主动捅破,都是各自寒暄着,丁磊还是以往毕恭毕敬模样,张爱民也是宠辱不惊。

  这让丁磊有些意外,倒不是因为老人能有如此定力,而是事已经到了这个程度,而且自己也是提前打了电话的,刚才丁磊环顾四周,竟然没有现保镖,这让丁磊有些吃惊,同时也不得不佩服张爱民这种定力。

  “张总,我也就不兜圈子了,我直接说了,我的命是你救的,如果你想要我的命,我二话不说,马上还给你,可是一直我有个疑问,为什么不能敞开来说呢,有什么事不需要我知道的话,我绝对不会插手的,为什么非要置我于死地。”

  在沉默了许久后,丁磊皱着眉头说道,说的那么理所当然,此刻他不再是那个司机兼保镖了。

  钱多一脸不管不顾模样,继续吃着刚才从茶几上拿起的苹果,没心没肺的看着电视上一档猜谜语的节目,此时正好一个谜题被一个十岁的女孩猜中,钱多一拍身旁的沙大声喊道“好!”

  随后就咧嘴笑了起来。

  张爱民不知道钱多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被钱多这一声大吼吓了一跳,斜眼看了一眼,旋即就面对着丁磊,镇定的回答道“需要理由吗?我要一个人死,都是不需要理由的!”

  张爱民的语气冰冷。

  丁磊也是一笑,想要继续问下去,突然就看见钱多一个转身,右手径直掐住了张爱民的脖子,由刚才嘻哈天真孩子般的笑容突然变成了现在这般狰狞面容,让一旁的丁磊也是吓了一跳。

  “妈的!我他妈最讨厌人家给我装深沉了,怎么着,你不知道我们今天是来杀你的吗?以前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坏,坏到骨子里去了!草!”

  最后钱多直接就是咬牙说的,张爱民此时已经涨红了脸,嘴巴微微张开,但也没说什么,一旁的丁磊想要说些什么,但也硬是咽了下去。

  “哈哈…”

  让钱多和丁磊大为吃惊的是张爱民没有求饶,没有屈服,而是肆意的大笑起来,就是一直在笑,不说话,钱多哪能容忍他的这种对自己的挑衅,右手手指又加力几分,张爱民突然就跟哑巴一样,笑不出来,啊啊的吐出了舌头。

  “钱多放开他!让他说话!”

  丁磊知道张爱民肯定有事瞒着他们,忙勒令钱多松开手,因为之前来的时候他就说的很明白了,不要闹,想办法从张爱民嘴里掏出一点有用的价值。

  钱多没有犯浑,随即就把手松开了。

  张爱民随即不停的咳嗽起来,几分钟后,恢复平静。

  钱多丁磊没有说话,张爱民最先开口了。

  先是嘴角往上一勾,扯出一丝不屑的笑容,这完全就是在对钱多的蔑视。

  “你们真的以为我没有把柄攥在手里吗?你们也太小看我了。今天身边的保镖也是我刻意支开的,想要我的命,可以啊!现在就拿去!”

  张爱民随即露出一副视死如归,毫不畏惧的表。

  丁磊一听这话,眉头一皱,钱多动作更快,他才不管他有什么yin谋,敢这么狂,而且还露出对他轻蔑的笑容,所以,钱多的右手又快速掐住了张爱民的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