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1/2)

加入书签

  自从钱多从w市的突然离开,至尊纨绔对钱多的英姿飒爽流就不能忘怀,终于把一切打点好以后,带着自己的几个死党,驾驶着自己有几分炫耀成分的豪车,浩浩荡荡的就朝着l市奔来。

  其实正常况下,下午就可以到达,可是都是些瞒着家长出来撒野的孩子,虽然现在高科技很达,可是只凭借一个导航仪,而且几个家伙还是一个多月不更新,怎么可能那么的顺利到达呢。

  所以在路上出现了一些小插曲,直到现在才到达。

  对于这个二世祖,此时的钱多真的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伤,因为这个时候的他正好出于特殊时期。

  “你现在在哪里?”

  钱多突然有一个念头闪过脑海,这让他变得突然有些兴奋。

  “我这里看见一个陶然居!”

  章赫凡很诚实的回答道。

  这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

  “马上停下!我在陶然居里面打架呢!把能打的家伙都捎上,三楼!速度!”

  钱多匆匆挂掉了电话,因为他听见外面大厅里已经开始嘈杂起来,不用说,史公德已经杀过来了。

  “这把刀你拿着,必要的时候,能突出去就冲出去,别管我!”

  丁磊表有些慌忙的来到丁磊面前,从腰间摸出一把一尺多长的刀递了过去。

  “丁叔,你也太小看我了,你可别忘了,还是我救了你一次呢!刀你留着,我…我用这个就行了!”

  钱多环顾四周,把一张椅子,哐当一下直接砸在了地上,椅子顿时四分五裂,钱多直接抄起一根最长的椅子腿,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看不出一丝的慌张。

  丁磊也不再继续坚持,所以就形成了这么一个场景,一个中年人带着一个年轻人,一人拎着砍刀,一人拎着凳子腿,颇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豪迈。

  丁磊和钱多走出房门,史公德带着一众打手正好也来到了门前,就这样,两人和一群黑压压人群对峙着。

  “原来是你们两个人!我看你们今天是来找死的!给我剁了他们!死了我兜着!”

  史公德看了眼丁磊,他是认识丁磊的,顿时火冒三丈,用手一指丁磊和钱多,旋即就出了诛杀令。

  打,这是唯一的活路。

  钱多可一点也不含糊,胖子史公德刚怒吼完,就被钱多一个措手不及的一个鞭腿,身体顿时如虾状,钱多还想在他的脑袋上来一棍子,可是刚把凳子腿举起来,对方的人冲着他就蜂拥而来,不能为了出自己的恶气让自己受伤,钱多忙抽回身体,调整好自己的姿势,对着黑压压的人群,拳脚并用,偶尔也用一招他极为不耻的猴子偷桃,这也不能怪他,对方都要置他们于死地了,再在这里儒雅那可真就是找死了。

  对方人人可都拎着砍刀,有史公德的豪壮语在前,那他们可不再顾及会不会闹出人命,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一刀刀狠狠的朝着丁磊和钱多的脑袋上劈来。

  尽管丁磊的武力值不小,可是对方人数实在太过庞大,这不,不多会,丁磊后背已经挨了三刀,本来是白sè的衬衫,此刻破烂不堪,而且还被鲜血染的通红一片,场面不忍直视。

  钱多也好不到哪里去,本来就赤身上阵,多多少少也被砍刀划了几道,可是此刻的钱多已经满眼充血,对于自己身上的伤已经毫无感觉,看见和自己背对背战斗的丁磊已经快扛不住了,一声怒吼后,一棍子打在对方一人脑袋上,那人直直趴在了地上,钱多又是一记撩yin腿干翻想要再次对丁磊下黑手的家伙,已经来到了丁磊的面前。

  “丁叔,往后退!”

  丁磊想要继续支撑着,怎奈何大腿上不知道什么多了一道刀伤,刚想上前,一阵剧痛,不得不往后撤,其实这也是急之下的策略,因为战场是在不够宽阔的过道里,对方人数确实庞大,但却不能都上的了战场,也就站在最前面的五六个人充当先锋,后面那黑压压一闪,一方面充当气势,另一方面就如英勇就义的后续部队,被钱多干翻之后再补上。

  钱多终究也是人不是,他也会累,这不,此刻他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在心里,还不忘痛骂那个纨绔大少章赫凡,刚才就说已经来到了陶然居门口,这都多久了还他妈不现身,就算没有多强的武力值,好歹来个前后夹击,起码也让自己轻松一点,分担一些压力嘛。

  就在钱多刚伸出一条腿就被一刀划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后,就听见“啪啪”几声枪响,没有听错,确实是枪响,别说钱多了,就连一直瘸着后退的丁磊也是一惊。

  钱多对面的这帮家伙更是傻眼了,又是几声枪响,随后就传来一个非常稚嫩的声音。

  “都他妈把刀放下,谁想吃花生米再给我动一下试试!”

  尽管声音有些稚嫩,但伴随着啪啪的几声枪响还是具有一定的震慑力,众人也都乖乖的把手里的刀撂下,毕竟自己再牛逼也是匪,犯法的,人家开枪打那可是合法的,给他们吃个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公然和jing察对峙。

  “都他妈出来!”

  开枪的那个小jing察正是章赫凡,也不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是怎么搞到这一身jing服,关键是手里怎么还有一把枪。

  章赫凡不傻,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大哥钱多肯定是堵在里面了,所以第一步就是要让大哥赶紧出来,站在自己身边起码会安全点。

  除了被钱多打倒在地爬不起来的人其他一众人都退回到了大厅内,钱多和丁磊相互搀扶着来到了章赫凡身旁,不过也没有立即表现出兴奋之。

  “怎么回事?谁是这里的老板!”

  章赫凡还真的有模有样的要来做个判官来审判审判,就连钱多也不知道这个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史公德被刚才的几声枪也吓的不轻,可是在此期间他也一直在想,这周围的jing察局的人他都打点好了,除非他主动汇报况,绝对不会有jing察主动上门查他的,所以史公德尽管还是有些畏惧,但也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