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1/2)

加入书签

  对方的速度很快,但相对于钱多来说就是小儿科了,对方一拳直接砸向钱多的面门,同时脚下带勾,实在是yin险。

  钱多一反常态,没有躲闪,也是径直出拳,硬碰硬。

  脚下却纹丝不动,不躲闪,也不攻击。

  钱多的右拳和对方的拳头相撞,钱多只是觉得稍微有些痛感,再看对方,接连后退数步,脚下的动作还没做完,就被钱多那一下冲击力弹了出去。

  钱多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后脚一蹬,直接冲向了对方,对方还没能反应过来,钱多再次轰出一拳,尽管对方即使做出了格挡,但依然还是被钱多那变态的力量弹shè出去,钱多再次追上去,这次对方实在是无能为力了,只能硬生生的受着钱多的那一记重拳。

  钱多的这记重拳直接掏在了对方的腹部,对方旋即感到一阵绞痛,想要硬撑着站起来,可是真的做不到了,腹部的疼痛迅速传遍全身,最终单膝跪在地上,面部表已经扭曲,腹部的痛感仍然源源不断的传来,对方双手撑着地,等待着钱多的缓慢到来。

  钱多不以为意的走到了对方的面前,一把摘掉对方头顶上的鸭舌帽墨镜和口罩,顿时吃惊的张大了嘴。

  “怎么是你?”

  钱多一脸不可思议的惊讶道,这个人正是林峰。

  钱多转念一想,程龙已经给出了信息,是黑猫和林峰勾结,至于林峰是怎么和黑猫勾结在一起的,这个程龙也不知道。

  “说说,黑猫在什么地方?”

  钱多倒是很客气,面带微笑的说道。

  林峰不屑的看了眼钱多,简直是在藐视。

  钱多当然看的出来,也不生气,一手搭在林峰的肩膀上,一脸和气的说道“不打算说?”

  林峰还是皱着眉头,小声的着,看来刚才钱多的那一记重拳确实让林峰受到重创。

  突然钱多那只搭在林峰肩膀上的手直接摁在了林峰的脑袋上,直接摁了下面,把林峰的脑袋摁在了地上,地面上是沙子,林峰整个脸都被钱多死死的插了进去。

  林峰开始反抗,但毫无作用,钱多死死的摁住,脸上还是依然带着微笑“两条路,说,要么死!”

  林峰不再说话,还是继续反抗挣扎着,钱多也不甘示弱,死死的摁住,终于在几分钟后,林峰承受不住了,支支吾吾的说道“我说!我说!”

  钱多这才松开摁住林峰的脑袋。

  林峰开始大口喘着气,满脸都是沙子,鼻孔里,嘴里都塞满了沙子,钱多也不着急,让林峰尽的把自己的面部打扫干净,林峰低着头喘着气,突然林峰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小瓶白sè东西,朝着钱多眼前喷了一下,钱多当即就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林峰收起小瓶子,yin险说道“我要没有准备,敢自己单枪匹马的过来?知道你丫厉害了,一个人挑番二十几号人我可做不到,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君子,卑鄙手段我最擅长了。”

  林峰把钱多扛到了车里,是钱多的车,林峰对着车里的镜子仔细的打扮了一番,一踩油门,车子绝尘而去,林峰还不忘夸赞一句,好车就是好车,加速度就是快!

  林峰开着车没有回到他的大本营,而是来到了程式集团的大门口,走下车的林峰,抬起头看了看程式集团的几个显眼门牌,不禁感慨了起来。

  “我曾经也是集团的一员,可是现在却物是人非了,无奈啊无奈!”

  林峰摇摇头,径直走了进去。

  程莺正在办公室包公,刚开始接触工作,难免有些手忙脚乱,幸亏之前钱多把郭大牛驯服,集团又大换血,该走的走了,留下的尽管也有些不安好心的,可是也不敢明目张胆,因为钱多的英勇事迹早已传遍集团,有谁不知道钱多一个人直接把郭大牛带来的二十几号人挑番,最后还拉着郭大牛去吃了一顿火锅,至于郭大牛和钱多之间到底生了什么,没人知道,但就知道最后的结果是郭大牛心甘愿的跟在钱多后面,府称臣,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奇迹,因为之前就算程龙在位的时候,郭大牛也是不给他一点面子,在董事会上说翻脸就翻脸,让程龙多次难堪。

  但这次郭大牛这么听话的愿意跟着钱多,那就说明一个道理,那就是钱多比郭大牛猛。

  “咚咚咚…”

  有人敲门,一直在程莺身旁的助理忙去开门,程莺头也不抬的问道“谁啊,小刘?”

  没等助理小刘开口,此人就已经来到了程莺的面前,笑容可掬的说道“是我!”

  程莺抬头看去,顿时愣在那里,盯着对方看,没错,正是林峰。

  “是你!”

  程莺大吃一惊。

  “小刘你先出去。”

  程莺冲着门口的助理轻声说了句,助理转身离开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爸爸是你害的,我们正在找你,没想到你竟然自己找来了。”

  程莺皱着眉头,咬牙切齿道。

  “先不要生气,一生气就不漂亮了。”林峰一脸笑意,但怎么看都觉得令人作呕。

  “我也不想这样,可是程龙那个老家伙竟然要杀了我,我也给你透个底,你那个父亲我不是什么好人,知道你父亲身边的一个暗地里的杀手是谁吗?就是黑猫!”

  程莺又是一惊,对于黑猫的事听王龙说过,现在王龙才是她的亲生父亲,就是黑猫把她们家害的家破人亡,程莺怎么能镇静。

  “不可能!你胡说!”

  程莺用手指着面前的林峰大声吼道,她不相信是那个从小对自己百依百顺没打过一次的养父会和王龙嘴里的杀人不眨眼的雇佣兵头目相互勾结,她怎么也不可能相信。

  “好了,不管你相不相信,反正这是我亲眼所见,就是程龙指使黑猫杀了我,可是令我意外的是,黑猫最后却没有杀我,而是把我放了,很自然的我也就跟着他了,你父亲之所以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一方面有黑猫搞的鬼,另一方面恐怕也是因果报应。”

  林峰一改严肃口气,又一脸谄媚道“今天我来呢,不是跟你谈论程龙的,而是跟你谈一谈钱多的问题。”

  “你把钱多怎么了?”

  程莺一听钱多,马上就联想到了林峰的突然造访,如果林峰手里没有王牌,他是不可能冒险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又说谈一谈钱多的事,那肯定是钱多出事了。

  “他好好的,就在楼下的车里,走,咱们一起他。

  林峰转身走出房间,程莺哪里来得及再通知其他人,赶紧跟着他下楼。

  来到楼下车子旁,林峰打开车门,钱多正躺在后座上,程莺慌忙的上前使劲摇晃着钱多的身体,不停的说道“钱多!钱多!你醒醒!”

  可钱多还是双眼紧闭,没有醒来。

  程莺把身体探出车子,转身冲着林峰吼道“你把钱多怎么了?他要是出现什么意外我不会放过你的!”

  程莺怒气冲冲的盯着林峰。

  “你就那么关心他?难道你不知道我是一直喜欢你的吗?”

  林峰有些吃醋道。

  “呸!就你这种卑鄙小人,我就算死也不可能喜欢你!”

  程莺怒目而视。

  “那好,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办法了。”

  突然林峰对着程莺的面部喷了一下,程莺也随即晕倒过去,林峰又把程莺放在了车子的后排,林峰一踩油门,车子噌的一下蹿了出去。

  车子终于停下,周围是一片树林,树枝上还零星的挂着几片树叶,真的是挺萧条的。

  林峰把钱多直接拖了出去,扔在了距离车子三米远处,之后又在程莺面前喷了一下,几分钟后,程莺慢慢醒来。

  程莺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痛,双手轻柔着自己的太阳穴,睁开眼睛看了眼四周,不远处的林峰正在盯着自己。

  程莺感觉自己浑身无力,再一看远处,现钱多躺在那里,程莺想要过去看一看钱多的况,突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轻轻往回一拉,她直接就倒在了林峰的怀里。

  “其实我是很讨厌强人所难的,可是你既然真么坚决,我也只好采取最无耻的手段了,霸王硬上弓了,这可是你逼我的!”

  林峰看着程莺,面露yin笑。

  程莺开始无力反抗,拳头都攥不紧,打在林峰身上,林峰却觉得无比舒适。

  “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再有一个小时,如果再不把钱多弄醒的挂,他就永远醒不来了,你最好做个选择!咱们你从了我,我把他弄醒,要么我来硬的,就你目前这个样子,你认为你还有反抗的能力吗?最后钱多还是要死。”

  程莺看了眼远处的钱多,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渐渐的不再反抗,眼泪却流了出来。

  “这就对了,你不喜欢我,可是我还是得到了你,这算什么?说明我还是比他强!”

  林峰把程莺慢慢的扶进车子的后座,程莺轻轻躺下,双眼慢慢闭上,眼泪顺着眼角慢慢流下来,程莺心里愧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