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1/2)

加入书签

  程莺做上了程式集团总裁的位置,二十岁的年纪就达到了某些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这很难不让人嫉妒。

  那些个不安分的因子也开始逐渐暴露出自己的野心,这里面不但有集团内部的矛盾,还有其他公司的竞争,程莺想要完成公司走上正轨的愿望,必须要有一个合适的接班人,同时身边还要有一干如钱多似的猛人为她保驾护航。

  先从内部矛盾开始解决。

  之前没有现,一直在公司兢兢业业的某个元老级人物,突然冒出来讨伐程莺,给出个诸多理由,例如年纪小,没经验,不懂得制定一些战略决策,不知为什么,之前一直和程莺合作很好的几个骨干纷纷叛变,都被那个人拉过去。

  这个人名叫姚军,尽管是元老级的人物,可是他的年龄也就四十多岁,和那些个五六十真的称的上是元老的人物有些不同,前段时间就因为程莺的身世问题,令许多元老出各自不同的声音,可是这个姚军竟然没有一点声音,依然是兢兢业业,毫无抵触。

  现在突然一下子冒出来,对于程莺确实有些措手不及,如果要是单单他一个人也还好解决,可是他居然拉过去一大帮公司的骨干,之前也说过,一个完整有效益的公司必须靠人才,没了人才你只是个空壳子。

  这点即使没有太多商场上经验的程莺也深谙其中的道理,所以程莺找姚军谈了一次话,想要找出其中的原因。

  “姚叔,不介意我喊你一声姚叔。其实我对这件事挺意外的,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所以我想请您直接告诉我,咱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总这样搞小动作,我也不知道您是为了什么,我也想为了公司着想,所以,我还是想请您把话说清楚,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坐在一起好好商量。”

  程莺很诚恳的说道。

  姚军没有表现出一副不可一世嚣张跋扈的模样,仍然是一副平静,从他的表上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的蛛丝马迹,或许这就是久经商场所练就的本领。

  程莺对他的这副表不反感。

  “我知道你的心是好的,可是这段时间的公司利润你查过没有,不但没有增长反而直线下滑,很多政策你不懂,找一些所谓的元老级人物帮忙制定计划,可是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了,几个老人凭借着经验足不出户就能洞察一切吗?好像有些差强人意了,公司养了那么多人,想让员工骨干兢兢业业的为公司服务,他们为的是什么?别说那些高尚的话,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靠着兄弟义可以不顾及自己,甚至可以把家庭搭进去,现在他们出来就是讨生活的,就一个字,钱。”

  姚军看了眼程莺,叼起一根烟,尽管程莺讨厌别人在她面前抽烟,但她没有阻止。

  姚军吐出一口烟雾,继续问道“没钱养活家庭,他就算想好好继续工作下去,也是不允许的,因为这不是紧紧靠主观来决定的,有很多的客观因素制约着他们,你可以看看你这段时间的公司报表,真的是一拉糊涂,你真的要好好考虑你接下来的计划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公司。”

  程莺若有所思的低下头,不说话。

  沉默片刻,程莺开口道“那好,我主动辞职,公司暂时交由你去打理,如果公司业绩有了明显的增长,我可以主动离开,这个办法不知道你满不满意?”

  姚军又吐出一口烟雾来,徐徐说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可以交给我试一试。”

  从这个时候起,公司暂时脱离了程莺,姚军负责。

  这边程莺自己把公司交了出去,没有对任何人说,更别说商量了,不过她认为她是对的。

  ……

  另外一边,八路猛子和尚踢出来要走。

  “龙哥,不管你说什么,我们三个都是要走的,尽管你没有怪罪我们,可是我们真的没有脸在呆在你身边了。”

  身为三个人的人八路表凝重说道。

  “真的想好了?”

  王龙也是面无表的说道。

  “想好了!”八路肯定的点点头,身后的猛子和尚也是跟着重重的点点头。

  “以后有什么打算?”

  王龙没再阻拦。

  “我们几个打算回老家去,出来这么久了,也想回去看一看,过几年安稳的ri子。”

  八路诚实说道。

  “你们要走我也没什么理由再去拦着你们,但是你们记住一点,你们永远都是我的兄弟,永远!”

  王龙从口袋里摸出三张银行卡,分别摆在了八路和尚猛子面前。

  八路刚要开口说话,王龙忙打住了他“如果还认我是你们的大哥就不要拒绝了,我也没多少钱,每人十万,不多也不少,在老家做个小买卖足够养活家了,你们跟我出生入死这么多年,这点钱真的不多,你们拿去。”

  八路猛子和尚各自拿了卡,对着王龙深深的鞠了一躬,一个个都起铮铮铁骨,居然眼角都湿润了。

  王龙也背过了他们,偷偷的抹了把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这么多年生生死死的一起走过来了,突然这么离开了,怎能不伤感,怎能不落泪,兄弟哪里是在一起吃吃喝喝就能够格的,那是战场上可以为他挡子弹的人,可以二话不说就可以为对方去死的豪迈,一生兄弟有多少,三两个足矣。

  最终八路猛子和尚他们还是走了,连个散伙饭都没吃,连口酒都没有喝。

  钱多和程莺还是后来才知道的,王龙告诉他们的,钱多和程莺没能亲自去送他们,觉得挺过意不去的,说找个机会一定要去他们的老家看看。

  同时呢,程莺也把自己辞去集团总裁的事告诉了王龙和钱多,王龙现在已经是清心寡yu了,没有那么多的仇恨和纷争了,他现在只想平淡的过ri子,好好的为自己活,养养鸟,浇浇花,ri子很快乐,所以对于程莺是否在集团继续任职他是真的不太关心了,只要程莺高兴,不受到伤害,他就无条件的去支持他。

  钱多虽然有些惊讶,那也只能赞同程莺的主意了,暂时钱多程莺他们还没有什么打算,一直和王龙住在一起,公司有股份,不至于饿死,钱多这几天差不多每天都要和章赫凡碰一碰。

  w市可是章赫凡的大本营,好看的刺激的,哪个地方这个纨绔大少不知道,钱多跟着章赫凡也算是开了眼界了,以前从未见面玩过的东西在章赫凡的带领下一一过了一把瘾,钱多无形之中还就慢慢的融入了章赫凡的这个圈子里。

  之前钱多也了解过富二代的那个圈子,从电视上就可以略知一二。

  没事睡个模特,闲的蛋疼了就一起飙个车,反正擦屁股的事都交给了他们的老爸,基本上这么个纨绔大少往往还都是独苗,爹妈疼还来不及哪里还有打骂的行为,就算是杀了人也能去疏通关系找人改判。

  章赫凡这个圈子的人和钱多之前的了解有些不同,他们差不多也都是家里的独苗,或许是因为他们都是被章赫凡领导的,所以做事也没有那么的蛮横跋扈,不过总有一种自身的优越感的毛病,看谁都比自己差,看谁都不顺眼也是他们这类富二代的特点了,这个其实也不能怪他们,爹妈溺爱,家里又有钱,从小就给他们灌输一种错误思想,家里有钱,在外面可劲的闹,闹再大有爸妈在后面顶着,反正不管出了什么事都和自己的孩子无关,这就是最终他们养成了一股嚣张跋扈的气焰。

  这天晚上,章赫凡领着钱多和他的几个死党,一起来到了一个刚开业不久的酒,听说里面的小姐不错,尽管钱多不会去真的尝试她们的滋味,可是周围有那么多比他还小的富二代起哄,他怎么也不可能落后逃跑。

  在一个角落坐下,一些钱多根本叫不出的酒一波接一波的端了上来,酒dj确实不错,音响质量也很高档,一听效果完全就可以和那些三流酒拉开不小的距离。

  舞池很大,男男女女在里面疯狂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气氛直接就被调动起来,很嗨。

  章赫凡和他的几个死党不知从哪里又勾搭了几个身材和脸蛋都属于中等水平以上的水灵白菜,趁着酒此时忽明忽暗就开始在那些白菜身上不停的游走,估计这些白菜也是对这种动作司空见惯了,纵使其中一个纨绔早已经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底,白菜仍然脸不红心不跳的镇定自若在那里喝酒,这不得不让初来乍到的钱多感到吃惊震撼,心想,这姑娘也太他妈有定力了,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没有丰富的经验和阅历还真难以做到这种程度。

  暗自感慨的钱多拒绝了章赫凡要给他找个美女的好意,钱多打趣道,家里有人管着,进这种场所已经是极限了,要是再被现做了出格的事,回家就直接跪遥控器了。

  章赫凡和几个死党在那里哈哈大笑,都说钱多不会享受,不过几个美女的观点却与这几个纨绔大少不一样,都说钱多是用专一的男人,也是值得托付的男人,此话一出,几个死党都要把美女推到钱多身上,几个美女也是有自知之明,说钱多家里有人才看不上她们呢。

  她们哪里知道,钱多恨不得此刻就左拥右抱,怎奈何他有这个心没这个胆,只能一笑置之。

  钱多自顾自喝了口酒,眼睛抬起看了眼前方,突然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和几个中年人一起喝酒,身边也是落座了几个美女,身材脸蛋丝毫不比身边的这几个水灵白菜差,那几个妖娆女人显得更加放荡,那个钱多看起来是熟人的中年人面露yin笑,一手抱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清凉,胸前的“炸弹”一颤一颤的,似乎将要爆炸一样,中年人被身边两个女人不停的灌酒,而中年人脸上始终是笑容不断,时不时的还要把脑袋伸进美女们的凶器里面,真是够的。

  钱多慢慢接近过去,仔细一看,竟然就是那个姚军,钱多顿时吃了已经,尽管他对程莺这种私自做出的决定没有做出强烈反应,他从程莺那里也是知道了她与姚军的对话,听程莺的语气,似乎那个姚军还挺正派的,说话做事都为了集团的利益,也更为了员工着想,那个时候起,钱多也是觉得,公司交给了这么一个有担当,肯替底下员工着想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