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1/2)

加入书签

  钱多瘫软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程莺,悲从心来,哭丧着脸说道“媳妇,你看我都累成这样了,你就不能给我发点福利嘛!”

  程莺想了一下,咧嘴笑道“行啊!一会我给你捶背,给你按摩总可以了?”

  程莺眨巴着眼睛看着钱多。

  “就只能做这些?”

  钱多有些不甘心的继续问道。

  “这样还不行吗?我可是第一次给一个男人捶背艾!”

  程莺一脸吃惊,认为她自己已经做出了极大的牺牲。

  钱多突然转念一想,先洗完澡再说,等会往床上一躺,看准机会,一个饿虎扑食我就直接来个霸王硬上弓,管你从不从呢,先把自己火泄了再说。

  钱多得到了些许安慰,直接跑去了洗澡间开始快速冲澡,半个小时后,钱多裹着浴巾就直接走了出来,看见程莺还在看电视,钱多挑逗的说道“媳妇,我都准备好了,刚才收拾房子把我累到了,你不是要给我捶背按摩嘛,快来!”

  钱多走进卧室,直接趴在了床上,准备着程莺的上钩。

  程莺把最后一瓣橘子塞进了嘴里,支支吾吾道“知道了!马上就来!”

  程莺走进卧室,看见钱多一脸享受的趴在床上,似乎在那里意yin着什么,程莺差点笑了出来,但最终还是忍住了,程莺脱掉棉拖鞋,上了床,慢慢的踩在了钱多的后背上,钱多顿时就感到从后背传来轻微疼痛感,但那种感觉让他很舒服,让他非常放松,钱多竟然还时不时的发出**声,卧室的气氛突然变得旖旎起来。

  就在程莺专心致志的为钱多踩背按摩的时候,钱多突然一个转身,程莺脚下一下踩空,瞬间失去了平衡,身体往一侧倾斜下去,钱多旋即一个熊抱,直接把程莺死死抱住,然后又来了个快速转身,直接把程莺压在了身上,这个时候,钱多的小弟弟也非常给力的直接整装待发,早已撑起了一把小伞。

  还没等到程莺反应过来呢,钱多直接把嘴巴贴了过去,也不管程莺同不同意,就是贴上去不松口了。

  程莺的胳膊都被钱多压在身下,动弹不得,程莺开始有些着急,支支吾吾的,钱多哪里管的那么多,准备用舌头撬开程莺的牙齿,怎料,刚把舌头伸进程莺的嘴里,突然从舌头上传来一阵疼痛,程莺直接把钱多的舌头咬住了。

  钱多赶紧投降,求饶道“媳妇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敢了!”

  “你要是再敢动手动脚的,我直接把你老二给废了,让你做中国最后一个太监!”

  “起开!”

  程莺又大喝一声,钱多赶紧从程莺的身上移开,但是他的舌头还被程莺死死的咬住,越拉越长,让钱多顿时又是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在钱多完全离开程莺的身体的时候,程莺也松开了嘴,钱多终于获得了ziyou,口水都流了出来,眼泪差点痛出来。

  钱多跑到洗刷间,照着镜子,伸出舌头,检查有没有伤,还好,一切正常,没有发现明显的外伤。

  钱多字了把脸,重新来到了卧室,这次他可是老实了很多,不敢再对程莺造次,而是背对着程莺,一脸不高兴的说道“我睡觉了。”

  或许真的是伤了钱多的心,在把床头灯关掉以后,程莺慢慢的爬上了钱多的身上,直接骑在了上面,然后很主动的亲吻了钱多,程莺亲吻了很久才离开钱多的嘴唇。

  钱多再次被撩拨的浴火焚身,双手直接抱住了程莺的身体,使劲往下一摁,程莺直接趴在了钱多的身上,钱多可以明显感觉到程莺胸前那傲人双峰带给他一股温暖柔和的压迫感,那种感觉美妙极了。

  当然程莺也没有反抗,让钱多尽情的放肆,就在钱多想要剥开程莺那仅剩一层的睡衣的时候,程莺把头附在钱多的耳旁,轻声说道“钱多,我想要等到我们结婚的那一晚可以吗?”

  钱多听后,顿时不解,还有些怒意说道“你怎么那么保守呢,我们现在和夫妻不是一样了吗?怎么偏偏要等到洞房的那一晚呢?”

  钱多非常不理解程莺的想法,刚才还**焚身,此刻顿时烟消云散了,老二也低下了头,钱多也是彻底没了xing趣。

  程莺把头埋进了钱多的胸膛,感受着钱多心脏一次次的冲击,沉默不语,周围异常安静,只能听得到彼此的心跳。

  最后程莺轻声说道“我不是保守,我特别渴望婚姻,我也一直觉得我就是你的妻子,我不可能再去喜欢别人,我每次看见女人穿上婚纱都会感动的流泪,真的,我真的挺羡慕那些穿上婚纱结婚的人,可是又有谁是真的嫁给了自己的爱的人呢?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我如果错过你,我肯定会很后悔的,所以我不想错过你,我也想把所有都交给你,甚至是身子,不过我的心早已经是属于你的了,你又何必着急呢。

  从小我没有得到任何的母爱,我不知道一个孩子在母爱中成长是什么样子的,可是我有两个爸爸,还有你,我知道你也是真的爱也,我也理解你对我做出的一切,只是我真的想让我们的婚姻变得更有意义,我也想去见见我们的爸妈,我想被他们称赞,我想听他们说,你看,我们家的儿媳妇真的很漂亮,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我相信我一定会很幸福的,不是吗?因为我又多了一个爸爸,我也有妈妈疼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钱多突然觉得一滴滚烫的液体滴落在了他的胸口,程莺哭了。

  钱多突然觉得无比羞愧,他为刚才的行为而感到不耻,钱多用手轻轻抚摸着程莺的秀发,轻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给你一个难忘的婚礼,我也会让你成为最漂亮的新娘,我的爸妈也一定会对你疼爱有加的,他们会把你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看待,真的!我保证!”

  程莺的肩膀开始剧烈怂动起来,一滴滴泪水滴落在钱多的胸口,炽热。

  “我不要耀眼的婚礼,我只要平平淡淡,只要能让你觉得娶我是幸福的,让你爸妈觉得我是个合格的儿媳妇我就心满意足了,我要为你生好几个孩子,我在家里相夫教子,你在外面打拼,我永远都是你的支持者,哪怕世上所有的人都反对你,我依然和你站在一起,不离不弃!”

  程莺哽咽着说道,钱多用手擦了擦程莺眼角的泪水,双手捧起程莺的脸颊,嘴巴直接贴在了程莺那两片粉嫩柔软的嘴唇之上,深深的,久久的,就是这么一吻。

  钱多这次没有贪婪享受,很快的离开了程莺的嘴唇,很庄严肃穆的说道“我向你保证,我爱你,我这一辈子只爱你一个,不会再有哪个女人走进我的心里,只要你,足矣。”

  钱多眼角湿润了,为了有这么一个知书达理的媳妇感到高兴,又因为自己遇到这么好的姑娘而感到庆幸,人生在世怎样才算圆满,父母健康,找到一个懂你爱你默默在你背后支持你的伴侣就是圆满。

  这一晚,他和她相拥而眠。

  ……

  钱多不知道程莺为什么要把房子重新整理一遍,钱多没有多问,把房子整理完后,程莺也就不再继续住在里面了,而是彻底搬到了王龙那里,一个单独的农家院子,有花有草有小鸟,每天听着鸟叫起床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钱多对此也是举双手赞同,这样挺好。

  经过和王龙的商量,再过几天准备离开w市,钱多程莺王龙,一起回到钱多的农村老家,按照钱多那里的习俗举报一场婚礼,高高兴兴,热热闹闹。

  王龙也没有异议,钱多也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幸福努力奔波着。

  这天,钱多没事在院子里逗鸟玩,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钱多摸出手机一看,是章赫凡的号码,不用问肯定又是这小子又找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想要和他一起分享,钱多对这种事情可是乐此不疲,来多少就接着多少。

  “大哥,你不是让我们几个没事的时候注意着那个中年男人嘛,我们有消息了,你快过来,还是之前那个酒。”

  “知道了,我马上到!”

  钱多挂掉电话,出门打车直接去了酒。

  来到酒,还是原来那个位置,还是章赫凡的那几个死党,坐在那里和几个水灵白菜亲亲我我,当他们看到钱多走过来的时候,都很有默契的一拍女人丰腴屁股,女人也不生气,抛出一个媚眼,直接扭动着自己波涛汹涌的双峰和圆润挺翘的屁股,迈着猫步直接就走了。

  其中一个纨绔二代递给钱多一根软中华,自己也叼起一根,剩下的就直接扔在了桌子上,谁想抽自己拿。

  钱多对这么一伙人也没理由客气,家里有的是钱,他们也以此来表现自己的家世优越,你真的是要推辞,他们还真就不高兴了。

  “哥,你让我注意那个男人,那天我去ktv和几个同学一起过生ri,去厕所的时候就碰见了那个中年男人,你猜他正在干什么?”

  这个纨绔大少眨了下眼睛,还故意卖了个关子。

  章赫凡可不吃他这一套,抬脚就踹了他一下“妈的!继续说!卖什么关子!”

  少年有些扫兴的说道“他正在溜冰呢!我草!在那里忘我的吸,看来他是个瘾君子了,也不怕别人看见,就在那里光明正大的吸,那就吸的一个忘我!”

  少年还做着夸张的动作,在钱多面前手舞足蹈,就跟个说书的一样,绘声绘se。

  “你没看错?真的是我们在这个酒见到的那个人吗?”

  钱多听到少年所说的话有些震惊,但还是想再次确认一下。

  “哥,我敢肯定那个人就是之前你说的那个男人!我们之间的距离那么近,再说我又不近视,俩眼都是15的,不可能看错的,他在那里吸了好久,眼睛一直闭着,一脸享受的模样,看来也是有些年龄了。”

  钱多想了一下说道“章赫凡,哥现在可是要求你了。”

  “大哥看你说的那里话,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我一定尽力做好!用求这个字不就把我们的关系拉开了嘛!”

  章赫凡倒也豪爽,一点也没有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样子,确实像个能交心的兄弟,这可能也是这些富二代们所想要表达的另一面。

  “你在这里的关系硬,你帮我查一查那个男人的底细,不管你是动用你爸的关系还是请私家侦探,一定要把他的底细查清楚,看看他手底下有没有什么业务,和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