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1/2)

加入书签

  最终钱多在床上酣睡了两个多小时,程莺一直在来回踱步,看的王龙也是一直心神不安。嫂索,看最哆的清女生爾說

  “你打算怎么做?”

  王龙看着有些焦躁不安的程莺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是如果真的如钱多所说,我真的不忍心看到,再怎么说那也是程龙的一生心血,最后把集团交给了我,而我却失去了他,亲自把它交给了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真的不知道接下来姚军会对集团做一些什么事,不敢想象。”

  程莺眉头紧皱着,她也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如何是好。

  天黑的时候,钱多终于醒了过来,程莺对钱多可没有一点的同心,也不问问他是不是应该喝点热水,还是要吃点饭,直接用一种质问的口气问道“你之前说的那些是真的吗?”

  钱多此刻的脑子里全是浆糊,他睡觉前所说的那些话他怎么可能知道呢,看着一脸怒气的程莺,使劲摇头道“不知道,不知道…”

  “姚军的事,你之前把关于他的事你都借着酒劲统统说出来了,这个事是不是真的?”

  “啊…是真的…”

  钱多迟疑了一会,反正是真的,现在不说万一再被程莺抓住,说是对她有所隐瞒,她再生气,那就得不偿失了。

  钱多赶紧站了起来,看着程莺说道“我可告诉你,我也不知道我之前到底说了什么,不过我和你说,那个姚军的背景不简单的,他的把兄弟可是这里的地下皇帝王越,这件事可不能莽撞,就算想要做些什么,那也要从长计议。”

  钱多提醒道。

  “对了,你打算怎么做?”

  钱多还是会担心程莺会冲动,直接冲进集团,从姚军手里把公司夺回来。

  “可是…可是一个完整的公司就这么被姚军控制了,以后再变得不干不净,那我怎么对得起程龙?这还是他最后还是遗愿!”

  程莺也是有些犯难,她当然明白那个王越是怎样的人物,毕竟她也是在这个城市长大的。

  “如果我们和王越对着干,咱们也没有大的背景,扳不倒他,即使公司咱们夺回来了,得罪了当地的土皇帝还有咱们的好ri子过吗?每天不是收你的保护费就是有人来公司捣乱,你能怎么样呢?好了,这件事由我来办,你就不要管了,也是真的不想和那个什么王越硬碰硬,我就一个人他可是整个市,我直接找那个姚军谈,争取公司就是做正当生意,不要和那些娱乐场所有所牵连。”

  钱多苦口婆心的劝道,程莺还是一脸的不放心,最终钱多答应她,带着一份合同来。

  程莺这才安心下来,其实这件事对于钱多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大的事了,知道了对方的真实背景也就明白自己几斤几两了,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嘛。

  钱多还是单枪匹马的再次来到了姚军的办公室,今天凑巧,办公室只有姚军一个人,姚军看见钱多再次造访还是有些惴惴不安。

  钱多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道“姚军我这次来呢是想跟你摊牌的,我不是来跟你争公司的,我只是想让你不要毁了这个公司,让其继续做着程龙以前的生意,起码这也是正当生意,给你也会带来很多的方便,不是吗?”

  姚军思考了一下,刚想要说什么,直接被钱多打断了“我这次来是通知你,不需要你的同意!你把这份合同签了,程式集团不会划入其他公司,一直duli存在着,有效期起码也要十年。”

  钱多把早已经准备好的合同放在了姚军的面前,钱多来到姚军身旁,突然把手搭在了姚军的肩膀上,笑着说道“你也体谅我一下,我媳妇可是程龙的女儿,最后程龙把公司交给了程莺,程莺呢也算是被你逼了下来,是,每年分红也不少,可是程莺这个人固执啊,她不想看着程龙辛苦打下来的江山被别人改的面目全非不是,你说呢?

  姚军看着一脸吊儿郎当的钱多,和那个在茶馆里放狠话的人根本联系不到一起,顿时也是吃了一惊。

  “别这么看着我好,我可是诚心诚意的和你谈的,如果你要是没诚意那可就别怪我玩狠的,今天要么你死就是我亡,反正我遗嘱都留好了,你可别逼我!”

  突然钱多从口袋里直接摸出了一把翠绿sè的匕,特别jing致,这把匕还是丁磊留给他的,算是一把留作纪念的匕。

  姚军直接愣在了那里,他不是害怕,他是被眼前这位有些神经质的年轻人彻底降倒了。

  姚军清醒过来之后,抬眼看着钱多,缓缓说道“那我要是不同意呢?”

  “我靠!你耍我呢是,我都这么说了,你还这副死样子,上次茶馆是这副模样,这次还是这个模样,我看你真是找死啊!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要是不签我可就把你丫吸毒的事告诉你的大哥王越喽!”

  钱多从口袋里又拿出一个录音笔,钱多打开录音笔,里面传来两个人的对话。

  “你可是有些年龄的瘾君子了。”

  “那是个不好的爱好。”

  ……

  姚军瞬间石化,一句话也接不下去了。

  “你不要惊讶,我这个人呢也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谈话的时候总爱录音,所以有时候一些人不好的习惯我都知道,而且我传播的速度也是挺快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试试。”

  说这话时,钱多还是一脸的平淡,丝毫没有一丝的怒气,更像是两个朋友在聊天,可是有哪个朋友竟然偷偷录音的呀!

  “据我所知,王越先生可是禁止他的兄弟吸毒的哦,是不是很令你失望啊,那这么看来的话,你可是违反了帮规啊,我还听说你们的帮规可是很严厉的,最严重是挖眼睛对不对?那要蛋了这个吸毒的帮规会是怎样的?割舌头?”

  钱多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怎么看都是yin险jiān诈的。

  王越是w市的地下皇帝没错,可是他不同于其他黑社会大哥,尽管他也赌也玩黄,可是他就是痛恨毒,至今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毒这个字深恶痛绝,不但自己手底下的场子不能沾毒品,他还立下帮规,自家兄弟都不能碰毒品,一旦违反帮规,立即执行帮规。

  当然了接触一年的和刚刚接触的王越还是划分了界限,会有不同程度的惩罚,不过像姚军这种拥有多年的经验的话,似乎是应该够得着挖眼了。

  这也就是王越为什么在w市极具影响力,同时也是别人不是太反感的黑社会老大,起码他没有赚那些昧良心的钱。

  姚军一听钱多这话,身后冷汗直接出来了,额头上的汗珠也是滴落下来,姚军这才觉,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真的不是一般小角sè,不但有智谋,还有变态的武力值。

  无可奈何的姚军只能签下了这份合约,其实仅仅一直合约又怎么能困得住姚军呢,其实对他最大的威胁却是那个录音笔,这个钱多当然也非常明白,所以录音笔是他的救命稻草,这也是姚军不敢轻易动他的原因。

  钱多高兴的把合约拿给程莺看,而且每年呢姚军还会支付一百万的封口费,这一百万对于钱多程莺王龙来说真的是足够了,整天游山玩水都是可以的了。

  钱多当然把有效期十年偷偷改成了永远,程莺看到这个才真正的放心下来,自此公司的事也算圆满结束了,钱多和程莺商量了一下,年底就回家,而且隆重的举报婚礼。

  程莺和钱多一起来到了程龙的墓碑前,放上一束鲜花,倒了三杯酒,沉默了一会,程莺徐徐说道“爸,请允许我还能继续喊你一声爸,你交代的事我已经完成了,当初我答应你要一直管理着公司的,可是你也知道,我从小就讨厌公司里的氛围,从小在你身边对那些勾心斗角的商场上的事更是无比憎恨,所以当初答应您,我也是逼迫着自己答应下来的,这段时间下来以后我也知道,我是真的不适合那个位置,公司业绩下滑,不过还好,总算还是补救了过来,公司业绩也在节节攀高,希望可以聊慰您的在天之灵。还有一个消息就是,我要和钱多结婚了,而且还是在他的老家,我也很想住在农村,山清水秀,整天无忧无虑,空气不知道比城市好多少倍呢,你或许也会为我们感到高兴,虽然我们即将离开了,但是每年的清明节chun节我都会过来陪您的,一定不会让您感到孤单,谢谢您对我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谢谢您…”

  程莺开始哽咽起来,最后直接就是失声痛哭,程莺忍不住捂着嘴在那里抽泣,最后程莺转身跑开了。

  钱多看着墓碑上贴着的那张程龙的头像,用袖子擦了擦,喃喃说道“爸,我也管你叫一声爸,毕竟我现在基本上就算是程莺的老公了,也就提前喊您了。”

  沉默了一下,钱多继续说道“刚开始的时候,您还不同意我和程莺的事,非要让我赚到一百万,可惜呀,一直到现在我也没有赚到一百万,不过借着您的公司,每年还是有不少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