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返回云海(1/2)

加入书签

  华天行严肃的道:“谁想杀我小妹,我和他玩命,是谁?”

  梅映雪倒在华天行怀里笑道:“这还差不多,很有安全感,小哥哥,我就跟着你了,很有安全感,你说我妈要是真的杀了我你咋办?”

  华天行笑道:“杀就杀了呗,留着也是个祸害,还不如早点杀了好,留着也没什么用,你说是不是?”

  “我的妈呀,你说什么,我拧死你,你再说我没用一个我看看来?”梅映雪老眼盯着华天行问。

  “哎哟,姐啊,这个小饭桶可不能杀,留着她还能装点饭菜什么的。”满屋子的人都大笑了起来。

  一顿饭在欢声和笑语中结束了,吃完饭高寒又拉着华天行在院子里学习拳术,还真是孜孜不倦,学得非常认真,一丝不苟,华天行也是教的仔细。

  夜晚回来华天行去了给梅映雪针完灸就指点高寒五心向天打坐练习吐纳之法,一月下来,梅映雪的病已经恢复到了没得病之前,还真年轻了不少,一看就如十七八的年纪一般,梅映雪心特别的好,每天拿着镜子自恋了起来,有时候也来到外边看着高寒和华天行对练,整个院内的草坪都被二人踏成了一块练武场子。

  这日梅映雪在家再也呆不住了,也到了上学的时间了,再不上学学习可真的跟不上了,只好和华天行说道:“小哥哥,我今天要上学了,你在家好好陪着高寒姐姐练武,可不许想别的,回来我是要检查的?”

  华天行看着梅映雪:“检查什么?”

  梅映雪拉着华天行看了一眼高寒说道:“我告诉你,悄悄告诉你。”

  华天行看着梅映雪,之见梅映雪搂着华天行的脖子,嘴贴近华天行的耳朵说道:“不许对高姐姐有非分之想,波。”的一声在华天行的脸上亲了一下:“你是我的知不知道?”

  梅映雪说完似笑非笑的拿起双肩包飞快地走出了家门,扭回头看了高寒一眼说道:“小哥哥是我的,我走了,晚上见,拜拜!”

  华天行一见梅映雪走出家门急忙对高寒说道:“快点,我们赶快收拾一下东西?”

  高寒看着华天行问道:“收拾东西,收拾什么东西。收拾东西干嘛?”

  华天行笑道:“好回云海啊,在这里这个小丫头老是缠着我,再不走可就走不了了,好麻烦,一个把持不住在出点什么事,这一生可把脸丢大了,丢不起人不是。”

  高寒看着华天行心中暗暗寻思“这个华天行是越来越深沉了,还真不是个池中之物啊,平时看起来是嘻嘻哈哈,从上次怒打严部长的儿子开始就已经彰显出与众不同,总是心中有数,还真是个雷厉风行之人,与高层相交不卑不亢,还真是个不择不扣的好男人。”

  高寒看着华天行在收拾东西愣在那里想着心事,华天行收拾完了东西从房间里走出来看着高寒还站在那里问道:“想什么那,不想走了?”

  高寒猛地回过神来笑道:“我也没什么东西收拾的,来的时候就穿这一身衣服,把随身东西装在包里就可以走了,你不和夫人打声招呼么?”

  华天行笑道:“昨天都打完招呼了,我姐今天有事,回不来,是九五城内开高级会议,我们只好自己走了,你看这两张飞机票都买好了?”

  高寒看着华天行突然从口袋拿出了两张飞机票,笑道:“原来你早有准备,你个臭小子。”

  “咦,你也学会了叫我臭小子,告诉你,我可是你师傅啊,对师傅要有礼貌,要尊敬知不知道,回去我得好好给你上一课,,哎,现在的年轻人啊、、、”

  在小雨家呆这么长时间,就只有此刻高寒才和华天行二人独处一室,高寒内心说不出的松快,平时在屋子里都有梅映雪一双眼睛在随时监视自己,很是难受,只有此刻好像才找回了自己,听了华天行老气横秋的话笑道:“好啊,到飞机上你再给我上课吧,我倒想听听你这个老夫子还有什么高论。”

  高寒一边说着话一边把吧提包拎了起来:“走吧?”

  华天行想了一想又坐回写字台前看着高寒:“我的给小妹留几句话。”

  说着话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便签,想了一下写道“梅花飞舞映雪寒,行色匆匆留便笺。风花雪月不足取,留意学海乘风帆。”

  高寒看了心中一动笑道:“你的文采真的不错,还真是提笔立就千,下笔一挥而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