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高寒飞针(2/2)

加入书签

我可就一条命,丢不起。”

  这时之见魏老的呼吸渐渐粗重了起来,胸口上下起伏,人还是昏迷不醒躺在那里

  魏南征此刻可真是湖海豪情化作柔肠寸断,看着华天行心中是甜酸苦辣千百味,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着华天行说道:“华神医,谢谢了,谢谢了,是你救了家父,我这条命今后就是你的了,谢谢!谢谢!”

  华天行看了魏南征一眼想讽刺几句,可是看了高寒的眼神,只见高寒之门的摇头,只好把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想了一想人家热脸总不能贴冷屁股吧,再说二号还在这里,也不能不给二号丢脸卷面不是。

  华天行笑着看着魏南征说道:“我也是撞大运,撞大运,拿几根针头过来?”

  高寒随手拿一盒注射针头递给华天行,只见华天行再仔细的看着魏老的脑袋,看了片刻,把一根针轻轻地刺了进去,染后闭上眼睛,左手把着针,右手手掌紧紧贴着针尾,在慢慢的吸附着,过了一会只见华天行慢慢的抬起了手掌,只见针尾有一股细细的血线从针尾流了出来,众人这时早已经围了过来,看着华天行的一举一动,梦芙蓉手中端着一个小茶杯子在接血,高寒看着华天行满脸大汗不止,高寒掏出手绢在给华天行不断地擦着汗水,时间慢慢过去了,针尾的血液已不在流淌,华天行慢慢的拔出了脑袋上的针头,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在高寒和梦芙蓉的掺扶下,坐在了一边的陪护床上,盘膝坐好不再理会别人。

  此刻屋内没有半点声音,就连掉下一根针也会听得非常清楚,众人看看华天行,再看看魏老,只见此刻的华天行犹如老僧入定一般,五心向天,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时间过了半个小时,华天行慢慢的睁开眼睛,四围看了一眼看着高寒和梦芙蓉说道:“时间到了,把针左三右三旋转拔出来,然后把病人转过来,在背后飞针刺穴,这次该你试一试了?”

  高寒看着华天行迟疑的说道:“我行吗,别让我丢人了好不好?”

  华天行趴着高寒的耳朵说道:“死马当活马医,这可是一个锻炼的机会?”

  高寒看着华天行悄声的说道:“两米远我现在也能刺进去,可是隔着衣服就没准了?”

  华天行笑道:“有我呢,这个人现在怎么刺都没有事,他已经活过来了,你就当那是棵大白菜,对自己有点信心,我在这里能让你出丑么,已意带气,已气驭针,吸日月之精华,,我随气走,气随我行,别拍,针扎错了和偏了我来纠正,不要怕?”

  华天行伸手拍了拍高寒的肩头,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魏老的身前和梦芙蓉把魏老身子挪了个位子,后背向着床尾,衣服抻平,看着高寒说道:“来吧,别害怕,来吧?”

  高寒在和华天行学习了气功,没有一刻闲着,走路练,睡觉也练,吃吃饭也能拿着筷子飞出去砸在墙上的人体示意图上,在宿舍里拿着银针在人体模型上千万次的练,华天行在高寒不经意的时候老是观察着高寒的一双洁白的玉手,只见拇指和中指都在不经意中起来一尘老茧,所以华天行让高寒去刺穴。

  高寒最后硬起心肠站在魏老的身前两米,捻针挥手在华天行的呼叫下,只见高寒在口里轻轻的念叨:“吸日月之精华,我随气走,气随我行,已意带气,以气御针,只听“嗤”的一声那针夹着一缕风声向着魏老的后背飞去:“嚓”的一声,不偏不倚刺准了穴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