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黄金屋门(1/2)

加入书签

  突然又被人打开,只见外边走进了洪文达翁一记和中医学会理事张凯三个人来,华天行一见立即把眼睛看着高寒和梦芙蓉二人说道:“这几个讨厌鬼又来了,真是像看见三只老鼠,我得赶快开张药方离开,要不我会恶心的?”

  华天行看着三人都在和魏南征打招呼,也不理睬,低头在在桌子上开了一张药方递给魏南征说道:“这是魏老的药方,今天就按这张方子吃药,大约在过半月魏老就会下地走路散步了,这回不会再出现反复了,我在里边加了凝血散,血管也不会再出现破裂了,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魏南征看华天行要走急忙说道:“华神医,别走,别走,等下午再走吧,我还有点小事要和你商量,中午我安排了一顿便饭,不成敬意,聊表寸心?”

  这时候躺在床上的魏老说道:“救命之恩,我一定要报答,你千万别走,小儿还有话说,给我点面子?”

  华天行想了想说道:“不过是举手之劳,好吧,那就下午再走?”

  这时候张凯看着华天行说道:“华大师,我和你说的事考虑了没有?”

  华天行看了一眼张凯,扭头看了一眼屋内所有的人大声的说道:“大家听着,我给大家介绍一个人,这个人叫张凯,听说是什么华夏的医学理事会的理事,就是这个人昨天撵着和我要我针灸的针法,要我全部交给他,还美其名曰的说这都是国家的财产,我为华夏真有这样的什么理事的厚颜无耻感到羞愧,大家看看,现在又撵到了人家的住院部,我都为他的行为感到恶心,我劝这为什么理事赶快回家找个尿盆子自己照一照什么德行,这么无耻?”

  华天行可没什么客气的,二号长他都说不给面子也不给面子,更何况这个什么理事,更加没拿当个事了,这个张凯理事被华天行这么大声豪气的的一顿数落,真是颜面扫地,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好受点,听了华天行的话急忙说道:“华大师,华大师,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千万别领会错了?”

  魏南征这时候正想报答华天行找不到理由,听了华天行的话,又见张凯理事结结巴巴的语,于是沉下了脸色看着张凯冷冷的说道:“张理事是吧,实话告诉你,谁想要让华医生一时不舒服,我在这里和你说,我会要他一辈子不舒服,这里不欢迎你张理事,你马上给我有多远走多远,别让我再看见你,我不管你的背景有多大,马上消失?”

  张理事这回可慌了,急忙说道:“魏部长,魏、、、”

  只听得魏南征说道:“警卫员,把这人给我请出去?”

  警卫员本来就站在门口,一听的魏南征了话,哪里还会客气,走进屋中伸开五指一把提起张理事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就提了出去,华天行一见立时露出了一缕笑意。

  本来张凯翁一记和洪文达三人这次是准备和华天行缓和关系的,哪里知道魏南征此时也在场,张凯只觉得自己和魏南征还有些交际,不觉得心中一动,心中想假设自己在这里在逼一下华天行,魏南征说不定能在给华天行一点压力,说不定华天行就能迫于压力交出针法,因此乍着胆子就说了出来,哪里想得到华天行不但不买账还大声豪气的说了出来,,更没想到的是魏南征正愁找不到和华天行揭过自己和华天行的过节,这下是撞到了枪口之上,魏南征可就借题挥了,顺势就把张凯拎了出去,这下多少也能和华天行稍稍的缓和一下关系。在华天行此刻看着魏南征也不是那么让人恶心了,因此还朝着魏南征笑了一笑。

  魏南征此时也觉得自己不再那么尴尬了,魏南征看着华天行笑着说华大师现在的时间已经很晚了,也该到了吃饭的时候了,我们出去坐一坐吧?“

  华天行看着魏南征说道:“还是不打扰了吧,我们三个出去随便找个地方小吃一顿就回去了,你不要有什么想法,治病救人本是医者本分,应该的。“

  魏南征哪里肯放行,遂说道:“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在这里说话不方便,还是找个地方吧?”华天行只好点了点头。

  此刻魏南征内心感到舒服了很多,也不管其他人,做了个请的姿势说道:“请吧?”

  华天行带这高寒和梦芙蓉随着魏南征坐上了车,来到了一处地方,到了地方,几人下了车,华天行抬头一看是一座别墅,只见四周是草坪,正门上写着四个苍劲的大字,太白遗风,字迹是金钩铁画力透牌匾,华天行看了说道:“好一个太白遗风!”

  再看从别墅里边到大门开始两排警卫足有二十人,一色的军中迷彩服,叉开两腿,挺胸拔背倒背着双手,目不斜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