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夜探(1/2)

加入书签

  俩人就这样坐着,梦芙蓉看这高寒的手越来越黑,梦芙蓉两眼直紧紧盯着高寒,这时只见高寒的手只见又黑又亮,急忙拿起刀子在高寒的手指上轻轻地割开一个小口,只见那黑色的血“嗤”的一声喷射了出来,在割另一只手也是如此,大约有顿饭的时间才把黑色的血放净,脸色也逐渐的恢复了本色。

  华天行这才收回了搭在高寒后心的双手的双手,高寒休息了一下,看着盆内的黑血内心非常吃惊,喃喃的说道:“好吓人啊,好臭,怎么又腥又臭啊?”

  高寒说完话急忙走下地对着镜子好一顿照,知道自己的量还是像原来如此光彩这才放心走了回来坐在沙上说道:“快给芙蓉看看看看她中没中毒?”

  华天行立即给梦芙蓉把了把脉,过了一会眉头迟疑的皱成了一团说道:“奇怪,你为什么就没中毒呢?”

  梦芙蓉说道:“我也喝那汤了,你不是没把出来吧,再好好的把一下脉?”

  华天行想了想也不迟疑有拉过梦芙蓉的另一只手把起了脉,过了一会摇了摇头说道:“你确实没中毒,真是好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既是想不出来华天行也不再去想,高寒突然说道:“我知道了,很可能谁会内功谁就会中毒,对他么没有危险的人就不会中毒,他们的毒主要是针对你的,因为我这点内息根本就对他们构成不了威胁?”

  华天行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对,你想一想,他们所有的人都是武功高手,那地方虽然挂牌对外,可是并没有一个吃饭的人,这点岂不是很奇怪吗?”

  华天行说道:“确实很奇怪,今晚上我非得去探一探,那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这个魏南征所表现出的态度还真是温文有礼的谦谦君子,他们以为我不是每晚上都修炼,现在看来这种剧毒只要不修炼毒性就不会作,等我们回去了就是做也怀疑不到他们,真就是早已设计好的,老狐狸,老子就偏偏不让你们得逞,打开门窗,把臭味清理一下再说。”

  三人清理了一下空气然后关好门窗,三人走出了房间找了个小地方吃了一点饭补充体力,外边的天色也渐渐地黑了下来,华天行开着车之向着太白遗风走去,离太白遗风还有一小段距离,华天行找了个地方停下了车看着高寒和梦芙蓉说道:“你俩就在车里坐着,哪也不要去,我自己一个人就好。二人也知道自己帮不了什么,梦芙蓉说道:“天行哥,我看你就不要去了,不如我去找我爸爸,把这事告诉他,让他派人来监视,反正也是国家的事,由他们担当我想总比你一个私人的力量大?”

  华天行摇了摇头说道:“你爸爸是政治局的,只管那些勾心斗角的事,再说现在还没有确切的证据怎么和他说,等我探听完了再给他们说,再说那姓魏的是针对我来的,这个忘恩负义的汉奸,要不给他点颜色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老虎不威他还当病猫了,至于他们知道后怎么处理那就是他们的事了,你俩只管在这里坐着等我就好,一会我就出来了。”华天行也不管她俩怎么想的依然故我得走了。

  车上高寒和梦芙蓉两人看着华天行的背影瞬间就消失在了大街上,高寒看着梦芙蓉说道:“还真是睚眦必报的,这样的男人还真是可以托付终身的!”

  梦芙蓉说道:“高姐姐,你说天行哥这算不算是英雄好汉子?”

  高寒笑道:“这才是真男人,有担当,也有安全感!”

  却说华天行一个人渐渐接近了太白遗风,只见太白遗风里边并没有什么灯光,华天行跳进栅栏,绕过摄像头能摄到的地方渐渐来到了白天的练功场地,只见练功场内也是黑暗无比,没有半点灯光,华天行正在纳闷,想着“难道真是自己多疑了,正在沉思,忽然听见打动的声音从练功场内传出,但并不十分清楚,华天行在练功房四处绕了一圈,及至来到了门前突见那门并没关严,露出了一缕灯光,华天行顺着灯光往里边瞧去只见练功场内除了白天那十多个女子之外,又增加了十多个女子,她们都是身穿练功服,各个站得笔直,围成一圈,有白天银舞带的是几个女子,格外又多出了十多个女子都是身穿练功服,各自为战都在认真的打斗,那一丝不苟的严肃态度还真是一帮训练有素的战士,仔细看了看银舞在逐个的指导,看来还真是个教官,独有和自己动手的华枝和四个女子都是各自手捏着飞针闪展腾挪,四人绝不管是谁,得便就是把手一扬,有时是几根银针,有时是单根更有时候是一把绝不管谁是谁,也不管是脸还是屁股,银针乱飞,却也奇怪,这种打法还真是生平第一次见过,这些女子身手矫健,这样银针乱飞也没有人被射中,华天行正看的入神,只见银舞走了过来站在一边看了一会说道:“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