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惹祸(2/2)

加入书签

断了,不觉得有点心慌,骂道:“你他妈的还不松开,你要是把我的胳臂拉断了,我爷爷非枪毙了你不可,松开,在不松开老子弄死你,尼玛了个逼的,你到底松不松开?”

  华天行一声不吱,只是越拉越紧,一会儿,只见叶正明的脸上出汗了,华天行说道:“骂啊,你怎么不骂了,还什么你爷爷枪毙我,现在老子先弄断你的胳臂,再弄断你爷爷的脖子,看谁枪毙谁,他妈的夏侯渊要杀我,你他娘的也把你爷搬出来了,你还狗仗人势,今天等你爷爷来的时候我先把你弄死,再把你爷爷弄死,省的你有爷爷你就可以欺压良民了!”

  叶正明此刻胳臂被华天行拉的又酸又麻,只疼得说不出话来,脸夹在铁栏杆的缝隙中,额头上的皮都拉开了,血顺着额头直流,叶正明哪里受过这等苦,实在受不了只好说道:“我服了,你松开吧,我服了还不行么?”

  华天行看着叶正明:“我说了,今天我先弄死你,省得你以后欺软怕硬,老子就弄死你,看你那个倒霉的爷爷来的时候怎么枪毙我。”

  叶正明觉得胳臂就要断了,在被华天行拉一会胳臂就会和身体离开了,想到这里不觉得浑身都是汗,也顾不得丢脸了,大声地喊道:“我彻底服了,你是我爹,我求你放了我吧,你是我爷爷,我祖宗,疼死我了。”

  叶正明说完这话不觉得脑袋一阵昏晕,竟然晕了过去,华天行看着叶正明是真的昏晕过去,心中说道“不管是做梦还是现实,总不能把人弄死,”不觉松开手叶正明慢慢的倒在地上,华天行趴着窗口看着叶正明倒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放下心来自语:“天哪,他还没死,没死就好。”

  远处,团长办公室的窗户上,正有两副望远镜在看着华天行的一举一动,只见华天行趴在禁闭室的窗户口在向里边看,其中李教官说道:“杨团长,没事吧,可别把那小子的胳臂真给拉断了,那可是麻烦事?”

  杨团长笑道:“你看,华天行那小子这不是松开了吗,没事,就是出事,他爷爷是司令,我爸也是司令,他能把我怎么地,最多是两个人打架事出意外,也不能把我怎么地,你是教官可以给我做证吧?”

  教官说道:“这个自然,华天行这小子看来是练过古武吧,要不身手也不能这么厉害?”

  杨团长笑道:“也许是吧,也得给那小子点苦头吃,否则这小子没法管,他爷爷把这小子惯的都不成人样了,我们替他管一管,他还不得请我们吃饭?”

  “走,过去看一看,看看那小子是死还是活。”杨团长看着李教官说。

  二人一会来到了禁闭室门前,华天行看着二人说道:“杨团长你们来了?”

  二人趴着窗户向里边看着,只见叶正明躺在地上只有进气少出气多,二人大吃一惊,急忙看着华天行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快把门打开,可别出什么人命才好,你小子是怎么弄的?”李教官急忙说道。

  华天行打开门伸手再叶正明的脖子上摸了摸:“还没死,还有气,这小子这么不禁弄,就这么两下子就要死了,不可能啊?”

  杨团长使劲瞪了一眼华天行:“快送医院抢救。”

  几分钟时间一辆救护车拉着叶正明向军区医院驶去,三人跟着救护车来到了医院的抢救室,医院的大夫急忙实施抢救,三人站在抢救室门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说话,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大夫从抢救室里走了出来,三人迎了上去,李教官急忙问道:“大夫,人怎么样了?”

  大夫看着李教官:“人是抢救过来了,但是胳臂好像是废了,恐怕得截肢,肌肉严重拉伤恐怕没办法接好了,我看你们还是得通知家属,这一个当兵的胳臂要是被截肢了还不得有点什么原因吧,他是怎么弄得,我做军医几十年了,也没看到过这种伤势,好像是被什么机器夹着硬扯的?”

  杨团长和李教官听了真是吓了一大跳,相互对看了一眼“就没什么好办法把他接上了么?”李教官焦急地看着大夫问。

  “只有打上钢板,让他慢慢的恢复了,能恢复什么样子谁也说不定,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我们已经尽力了。”大夫说完就走了。

  杨团长和李教官对看了一眼走进了抢救室,看着叶正明,只见叶正明的脸色苍白没半点血色,身上打着夹板,手背上挂着点滴,闭着眼睛。叶正明听见屋子走进了人,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李教官骂道:“尼玛了个逼的李教官,你让人弄断了我的胳臂,老子是不会放过你的,还有你杨团长,还有那小子,你等我出了院,我非弄死你们几个不可,尼玛了个逼的,你们等着。”

  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