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老女人的心里(1/2)

加入书签

  华天行接过护士递过来的处方签,拿起笔来犹如手握毛笔一样的握着,在处方上写下了一张处方,递给将军说道:“按这个抓药,绝不可以出现差错,要不我可就输了,我输的可是小命啊?”

  将军接过处方看了一眼,想了想又从身边拿出一副眼镜戴上向处方看去:“喂,我说臭小子,你这处方写的是什么啊,怎么只有两味,这是怎么回事?”

  古院长接过处方一看,果然只有两味:“嗨,你这个臭小子,还真的只有两味?”

  华天行一楞立即笑道:“又不是当饭吃,这是治病,只要对症不在多少。”

  华天行站起身子说道:“将军,你的病我也看完了,相信我就照着我的药方子做,可别耍赖,明早上我来给你针灸,双管齐下。古院长,我们走吧,我还要接着和你打赌赌下去呢,走吧?“

  将军看着华天行笑道:“你这臭小子到处去打赌,你要赢点什么和谷院长?“

  古院长笑着把和华天行的赌注说了出来,将军听了不觉大笑了起来说道:“好,这个赌,我给你兑现。”

  古院长一听更是开心,这回有了给自己做后盾的,更是开心不已,看着华天行说道:“臭小子,走吧,这会给将军看病算你输赢对半,我们进行下一个。”

  华天行看着古院长说道:“什么啊,怎么还输赢对半,我刚才说的病症没错吧,那该算我赢了,怎么还对半?”

  “你的药方还没去抓药,再说现在抓没抓还不一定呢,更不用说见不见效了,还算你赢了,做梦去吧。”

  “喂,我说你们可不能骗我啊,到时候没吃我抓的药那可不行,不过你们没吃我的药我一把脉就会看出来,假设是少了一味我都能在把脉的时候看出来,你不用想给我打马虎眼。”华天行有意无意的一边走一边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古院长看着华天行说道:“少一味药你把脉都能把出来,你骗谁啊,鬼才信你说的话呢。”

  一帮人说话之间又来到了右后边一处住院室,这里也是一座小院落,二层小楼都掩映在一片银杏树后,也是有两个战士站岗,里三层,外三层的全副武装,古院长带着这帮白大褂带头走进了去,当即被院子里边的两个暗岗给拦住,华天行看着这两个全副武装的军人来到了古院长身前说道:“对不起没将军的指令谁也不许入内?”

  华天行说道:“这也是军事禁区吗?”

  军人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古院长看着军人说道:“请你通知一下将军,我们是来给夫人看病的?”

  军人转过身子往回走了几步,对着衣领子说了几句话,然后转过身子看着古院长说道:“对不起,你们稍等一会,将军不在,只有夫人在里边,一会他们来带你们进去。”

  说话之间,屋内走出了两个人来,对着古院长说道:“院长,请进吧?”

  华天行一边跟着走一边想:“这两个人到底谁的官职大呢?”

  华天行边走边看只见这个院子的规模和刚才的将军住处差不多,房子上也站着岗哨,只不过房子比那个将军住的少了一层而已,华天行想着想着不觉已经来到了屋子门前,屋子里又出现了一个人,把一行人接了进去,华天行向里外打量了一下,和将军住的基本相似,摆着沙茶几,窗台上放着一摸一样的两盆茉莉花。

  一行人进了屋子,华天行展眼一看,这是一个老太太,大约有六十多岁的年纪,说是老太太也不确切,只是这个人的气质能看出来并不很老,冷眼看去是个老太太,仔细一瞧很是有点高贵的气质,生活也不会错,只是一种内分泌失调造成肌肉松施,满脸的堆起了纵横交错的皱纹显得很老而已,但是腰板却拔得很直,没有一丝老态龙钟的感觉,只是从脸上到手上都是犬牙交错的皮肤使这个女人显得很老,在这个年纪保养很好的女人有的还像四十几岁的中年妇人一般,可这个女人被病折磨的简直就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古院长带着这一帮人走进去的时候这个所谓的老女人看向了这帮人有点惊异。

  古院长看着这个所谓的老女人笑着说道:“夫人,我们是来给你会诊的,你这个病这么长时间了连一点起色都没有,到现在还弄不明白这到底是得了什么病,所以我们要来好好的给你会诊一次。”

  “各大城市的医院我都是几乎走遍了也断不出我是得了什么病,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们看不出来也不奇怪,原来还以为你们这个医院的医术是最好的,谁知道你们也是束手无策,这也许就是命运的安排,这个世界不想留我了!”

  华天行从一进屋就在打量着这个女人,以至连屋中的摆设都没看清楚,假设他仔细看屋中的摆设也能断定这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