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钢板(1/2)

加入书签

  这一巴掌打得寸头一个趔趄,只见小雨此刻峨眉倒竖,凤眼圆睁骂道:“混账东西,竟敢调戏本夫人,我看你是找死!”

  夫人小雨本是将门之女,性如烈火,别看她在梅将军面前小鸟依人,在部队那也是姬指气使的主,手握重权,轻易是不会火的,真要是惹到了就是将军也敢顶撞的,绝对有一股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金枝玉叶,无奈这个寸头觉得自己是代表省厅下来亲自抓人,大有不可一世的气势,无奈,这一脚踢到了钢板上还不觉悟。

  夫人小雨是什么人,生气是在这个寸头用调戏的眼光在和夫人说话,这就令这个寸头不是一脚踹在铁板上了而是一脚踹在刀尖上了,还不疼死就怪了。

  寸头被打了一记嘴巴,一愣,扭头看着夫人小雨,随口骂道:“你个臭娘们,你敢打我,还敢袭警?”

  寸头话音刚落,又听大叫一声:“哎呀妈呀!”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飞出了门外,屋内的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谁也没看出来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见华天行看着夫人小雨微笑着说:“怎么样,姐,出没出气,要还是没出气,小弟就让他昏迷不醒,省得他那双贼眼乱看,叫他永远闭上。”

  夫人小雨心内清楚是怎么回事,原来夫人小雨站在华天行身边,夫人小雨打了寸头一记嘴巴,那寸头回过头来对面骂夫人小雨‘臭娘们’刚骂完华天行站在夫人小雨身边猛然力,一个侧踢,一脚踢在寸头的大胯上,那寸头就飞了出去,华天行踢完还假作没事一般站在那里,因为脚撤回来对面有饭桌挡着,侧面有夫人小雨挡着,所以谁也没看见,华天行看着寸头飞了出去,急忙伸着脖子向门口看去,口中说道:“哟,这小子怎么还会飞啊,了不起?”

  夫人小雨忍俊不住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可能是吧,没飞好,又掉了下来了,咯咯咯。”

  梅将军可是古武高手,哪里看不出来了,只是在微笑看着门外的寸头,只见寸头半天爬了起来大喊:“把这屋子里的人都给我抓起来,都是嫌疑罪犯,带回省厅好好审一审,我就不信了?”

  寸头一边捂着胯骨自己揉搓一边怒喝道:“都带走,你们没听见么?”

  华天行看着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向众人走来,华天行扭头看着杨团长,杨团长点了点头,二人说时迟,那时快,二人突然蹿了过去拳打脚踢竟将四五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全部打倒在地,下了枪支,两人一付手铐子铐上,又把寸头一把提了进来也锁住了双手顶在了墙角,其实这几个警察也都是身怀擒拿术的特警,也不会轻易就被打倒擒住,只是几个人都在电视里边看过梅将军的,能在电视里看到的岂会是小人物,所以谁也不想自找没趣的,只是这个寸头本来更该看出是谁,可他偏偏是鬼迷心窍,这可是省厅下令抓人,那还不得好好拍这个马屁,再加上又看到了夫人小雨和梦芙蓉两个大美女,正是色迷心窍,不辨东西南北了,这才一脚踢到了钢刀上了。

  寸头大喊:“袭警,绝对袭警,来人?”

  华天行走过去一把把寸头顶立在墙角,伸出长腿,一脚踩在寸头的嘴上:“人是来不了了,脚丫子来了行不行?”

  “袭警,你敢袭警,绝对是袭警,袭、、、”

  梅将军这时候坐在椅子上微笑着说道:“大家都坐下,坐下,真是扫了大家的兴啊,兄弟,松开他,让他说说他是谁,是谁派他来的,胡乱抓人?”

  此时屋内所有的人才是惊魂稍定,各自坐了下来看着梅将军,再看看寸头,只听得梅将军笑道:“这回可以说说你是谁派来的,是省厅厅长段杨,还是刘铁山,麻烦你给他挂个电话,就说我梅少刚在这里等着他来抓,还真是刚直不阿,给他挂电话?”

  这个寸头此时听了梅少刚自报姓名,仔细一看这下可清醒了过来,仔细一看,忍不住冒出一句:“我的妈呀!”

  通的一声跪在地上:“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我是瞎了狗眼,有眼不识泰山,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就饶了我吧?”

  说着直门在地上磕头“通通通”直响,梅将军看着华天行说道:“小兄弟,把这几个警察的手铐子打开,和他们没关系?”

  华天行立即打了个立正:“是!”

  只见华天行走过去,双手在警察的手铐子上双手较力“咔嚓,咔嚓”好像并没费什么力,几声咔嚓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