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二十九:尝试绑架(1/2)

加入书签

  尼洛想了想道;“我还是让管家开车送你去吧,这样我也放心点。”

  韩小果不置可否,嘻嘻笑着点头说;“好。”

  管家亲自驱车送韩小果出门,尼洛也悠闲的前往门口相送。韩小果坐进车里,摇下车窗,冲尼洛摆摆手道;“我走了,你别担心,东西买好了就回来。”

  尼洛懒洋洋的伸手拍了拍韩小果的头;“嗯,早点回来。”

  ※※※

  车子自柏油马路上划出优美的弧度。韩小果坐在车内,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一时陷入沉思。她想起当初在陶尔米小镇时,尼洛送她脖子上项链的景。他说,那块红宝石原来只是产自非洲的原石,后来他觉得漂亮才加工成宝石,送给了韩小果。

  韩小果将脖子上的项链拿在手中看了看,心思回转,转手又将项链放到了衣服口袋里。

  车子很快就到达了伦敦的市区。管家威廉将韩小果带到了一家专门卖画画用品的店里。

  威廉在不远处等着,韩小果却在店里边悠闲的看东西,边挑挑拣拣的慢慢腾腾的将要买的东西买好。

  韩小果这边东西买好后,想了想又对威廉说难得来了伦敦。想要四周转转。要管家威廉先生去附近的停车场等她。

  威廉自然不好多说什么。韩小果作为主人的要求,他即便不愿,只能无奈的执行。

  韩小果趁着威廉去停车场的空当,很轻松的就将威廉给甩掉了。她还没有摸清楚尼洛总是能迅速找到她的原因,还不至于又一次的冒冒失失的再尝失败滋味。

  她先是找不紧不慢的找了一家很有伦敦风格的小茶座,悠闲的点了一杯咖啡,然后默默的等着。

  韩小果选的座位位置很好,从窗户旁的位置可以看见马路对面的一座很有英国风的红色电话亭。而她刚刚从那处经过的时候,故意将项链上的吊坠,也就是尼洛送韩小果的那颗宝石放在了电话亭中的一个隐瞒位置。

  她之所以坐在这家小店的边上,一方面是为了确认不要让不相干的人无意将宝石拿走。另一方面她也是为了,倒是很想看看尼洛如果找过来的话,到底是这边的小店,还是那边的电话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韩小果的身上是没有任何的能与尼洛联系的东西的。他以前给过韩小果一个手机,但是很快又被收回了。韩小果坐在小店里,喝着杯中的咖啡,不尽然的想,尼洛此番会在干嘛呢?

  一个小时后,果然,韩小果现附近的车子增多了。一个半小时后,韩小果远远的看见,阿尔伯特和尼洛从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悠然的下车。韩小果视力极好,明明那么远的距离,还是可以瞅见尼洛阴沉的脸色。

  俩人在有电话亭的路口四周的转悠了一下,自然是没有现韩小果的影子。不出一会,管家威廉也从一辆车子上下来。似乎与尼洛说了什么,尼洛的脸色变了变。接着几人一起又重新坐进车子里面。很快消失在马路上。

  韩小果的脸色也不太好,眉头皱着。心思不明。

  根据刚刚那几人的反应,韩小果几乎可以肯定,尼洛送她的项链中的确含着可以跟踪她的仪器。那仪器或许做过了纳米处理,极小,镶合在宝石的里面。如果事是这样的话,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韩小果回到中国时,在人流量那么多,地理位置那般繁杂的状态下。尼洛还是很快就能找到她居住的那间小旅馆。

  韩小果已经找到了问题的源头,那么下一步的话,就是如何悄无声息的让这个世界上名唤韩小果的女孩永远消失的事了。

  韩小果这般想着,眉头挑了挑,她一定可以想到法子,得到想要的自由。

  结了账,从店里面出来,不出一会,就走到电话亭旁边。刚刚想推门进去时,身后却突然有阴影袭来,接着就是头部感受的一阵疼痛,头上也被套上了袋子再然后就是黑暗中。

  韩小果知晓她是被人给绑架了。心中一时间后悔自己的大意。她在伦敦除去了只认识尼洛一人外,似乎连个朋友都没有。绑架她的人连个搜身动作都没有,而且又是在电话亭旁边埋伏的。可见这人对她有些了解。在伦敦绑架她的人不是为了钱财,也不是尼洛仇家的话,那么绑架她的人也不难猜出了。

  果然,韩小果感觉到她被放置到一辆车子上面,车子在行驶图途中稍微颠簸着。让韩小果心中隐隐担心事下面的展了。

  韩小果在心中默默的数数,等数了好几百遍一千的时候,车子才停了下来。从数数可以判断,他们并未将韩小果带远。

  下车后,韩小果又被带着走了一段时间。接着全身上下被什么东西绑住了。

  接着听到一个熟悉的女声转来道;“你们搞的怎么样了?”

  然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道;“都按照你的吩咐搞好了。”

  女声继续;“那就好,没有出什么岔子吧?”

  男声;“怎么会,我们是道上的老手。”

  女声短暂的沉默后就一阵擦擦的声响。然后女声继续道;“这些钱是给你们的。后面的事,你们最好做的干净利落点,要知道,这个女人可是尼洛家的。”

  男声似乎的顿了顿声音带着一丝愤怒;“我们绑她之前,你怎么没有告诉我们,这个女人是尼洛伯爵家的?这下子我们闯祸了。”

  女声嘲讽的笑了笑;“你在开什么玩笑,告诉你们了,你们还敢吗?反正现在你们已经将尼洛给得罪了,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将这个女人解决干净才好。”

  男声沉默了许久,接着就是另一个男声道;“我们还是按照她说的去做吧!反正也没有后路了。只要将这个女孩解决的干净一点,谁也不知道是我们做的。”

  几人谈论完后,

章节目录